「下次不准再給我賒帳了啊混蛋畜生───!」

 

松野小松一邊扶著已經完全睡著的一松和輕松往回家的方向走著,一邊朝身後一如往常暴跳著的豆丁太擺了擺手,隨口喊了聲「知道啦」搪塞過去。

 

相當難得的,今晚的小松非但沒有喝到爛醉,甚至還和空松一起幫忙著把兄弟們給合力拖回家。

 

到家後小松把熟睡的一松和輕松給扔到軟綿綿的床鋪上,空松也把背在身上的椴松及手臂上扶著的十四松給輕輕放下,又替四個人都蓋好了棉被後才跟在小松的後面走下樓。

 

小松轉了轉有些痠疼的肩膀,走到廚房裡打開冰箱,又拎了兩罐啤酒出來,挨著客廳的矮桌旁坐下。

 

「一松和輕松那兩個傢伙完全睡死了嘛。」把其中一罐扔給坐在對面的空松,小松俐落的拉開罐子上頭的易拉環。

 

「明明喝得比哥哥我還少呢~酒量還真差啊。」小松的臉頰上只染了一點微醺的紅,仰頭又灌了一大口啤酒入肚,露出自豪的笑容。

 

「這沒什麼好驕傲的吧,小松。」接過對方扔來的啤酒,看著自家大哥得意洋洋的表情,空松有些無奈的扁了扁眼。

 

一手提拿著剩下一半的啤酒罐,另一手則撐著臉頰,小松直直的盯著空松看了好一會兒,嘴角勾起一道不懷好意的弧度。

 

「話又說回來,空松你果然是個很溫柔的傢伙啊。」

 

「欸?」正喝到一半的空松頓了下,看著小松臉上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笑容,心底湧出一點不祥的預感。

 

「你啊,每次都刻意不會讓自己完全喝醉對吧?」小松連頭都懶得抬,乾脆直接把臉貼在桌子上。

 

視線往上,空松的臉明顯漲紅了許多,額上還掛著幾滴冷汗,完全就是一副被說中的表情。

這傢伙還真好懂。

小松暗自想著,嘴角又忍不住揚起了一點。

 

「今天也是,你沒怎麼喝酒吧?」晃了晃手裡所剩無幾的啤酒,小松仰起頭把瓶子裡的液體給一飲而盡。

 

「難道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必須要負責把兄弟們給好好送回家才故意保持清醒的嗎?」

 

將空了的鋁罐鏘的一聲輕放在桌子上,小松直勾勾地看著自己性格溫柔的兄弟兼戀人。

 

「唔!那、那是因為……」急著想反駁的空松卻一時無語,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才咕噥著開口,「……小松你是怎麼知道的?」

 

「嘿嘿,這種小事情,哥哥大人我一看就知道啦。」蹭了蹭鼻子愉快的笑出聲,小松坐起身來,伸出一隻手覆到空松的頭上,揉亂了對方的頭髮,「放心吧,我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突如其來的摸頭讓空松愣了一下,在小松因為醉酒而染上醺紅的臉上,一如既往的有著那樣溫暖、可靠而───令人心動不已的笑容。

 

空松有些按奈不住的撐起身子,向前傾去的同時也握住了對方的手腕,在小松反應過來之前便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又縮短了許多。

 

……除了這件事情之外,」另一手撫上小松的臉頰,從掌心裡傳來鬆軟有彈性的觸感,空松閉上眼睛便吻了上去。

 

「唔!」小松暗了暗眼,主動地將被握住的手腕掙扎開來,環住空松的頸項,熱情的回應著。

 

「唔嗯嗯哈哈啊!」一吻結束,小松輕喘著氣,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熱得發燙。

 

看著小松的臉上不再是那自己熟悉而富有餘裕的笑容,空松感覺到自己的心底像是瞬間被飽含著愛慕的暖流給填滿似的,非常暖和、也非常滿足。

 

忍不住又在小松的唇上輕吻了幾下,空松勾起嘴角,有些意猶未盡的舔了舔上唇,靠在小松的耳邊輕聲開口。

 

 

 

這個,也請你務必要保密啊,長男大人。」

 

 

 

***

 

日安,我是阿甲。

這次的更新寫的是「有1就有2!-長兄松only」大會主辦的「糧食增產特企」第一週的題目,

(傳送門:https://www.plurk.com/p/lqvlue 有1就有2!- 長兄松ONLY

謝謝大會決定舉辦長兄松only!當初知道有這個活動時身為長兄girl的我真的超級開心!!

以及謝謝策劃了這麼有趣的活動!可以吃到這麼多長兄糧真是幸福啊!!

雖然因為沒能趕上繳交期限所以還不曉得有沒有辦法投稿XDDDDD(完全是自作自受

不過即使不能投稿也沒關係,最後還是決定把這個短篇給寫完了!

無論是當做替大會做宣傳或是混更新(欸)我覺得都很棒!

總之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小短篇!有什麼想看的內容歡迎隨時留言給我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過
  • 嗯…😁😊
  • 感謝閱讀> <

    阿甲 於 2017/01/17 19: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