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嗚嗯…」輕吟著,在體內的異物不斷反覆的插入、抽出,異樣的不適感漸漸削弱,取而代之的是從裡頭緩緩傳出的熱度。

 

「經理,還難受嗎?」彼此的身軀緊貼在一起,江初岑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對方的燥熱,在詢問的同時緩緩加快抽插的速度。

 

用力搖搖頭,周庭竹喘息著難以開口,「嗯、嗚慢、慢點!」隨著那人的手指在體內抽插,逐漸濕潤的穴口不時發出情色的聲響,周庭竹燒紅了臉低著頭咬唇盡全力抑制自己的聲音。

 

「經理,聲音不要忍著……」察覺到對方的動作,江初岑低頭道,同時多放了一根指頭進入,對方傳來悶哼時更加劇了喘息,「叫大聲點嘛、我喜歡經理淫蕩色情的呻吟聲」惡意的說著低俗的話,江初岑試著將指頭插的更深入,在暖濕的裡頭按壓著柔軟的內壁,在碰上微突的地方時對方猛地狠狠一顫。

 

「嗚啊啊!哈啊、哈嗚嗯、啊!」周庭竹喘息不已,那瞬間猛然淹沒全身的快感鮮明的無法忽略,「啊、啊!那裡別、不准碰嗚啊!哈嗯啊!」

 

滿意的勾起笑容,在這裡啊,「經理這邊,很舒服對吧?嗯?」不理會對方的要求,江初岑湊上對方的耳邊,舔咬著耳朵,手裡同時刻意的朝對方的敏感處抽插,「這邊,只要稍微碰一下你看,經理發出色情的聲音了呢」用露骨色情的言語刺激著,江初岑將另一手伸至他的下體,握上他的性器上下套弄著、在頂端摩擦,「這邊也變得很有精神哦,都濕透了真可愛吶、經理

 

「嗚、嗚啊不行啊啊、哈啊快、快要嗯嗚!!」前後同時被強烈的刺激著,周庭竹閉緊眼嗚咽著輕顫身軀,再度在對方手裡宣洩出來,第二次高潮後幾乎要站不住腳。

 

「嗚嗯!哼嗯」感覺到體內的手指被一口氣抽出,周庭竹悶哼一聲,緊接著是更大的熱燙抵在自己的穴口,緩緩推進。

 

「經理,我要進去囉」將自己隱忍許久的腫脹緩緩插入對方體內,柔軟溫熱的內壁一顫一顫的夾緊,江初岑無法克制自己感到更加興奮的下體逐漸脹大,「經理你的裡面、好棒好濕、好熱」糟糕、這種觸感比想像中的還要刺激太多。

 

「住、住嘴說什麼蠢話啊、啊太深、太深了夠了嗚啊!」紅著臉嬌喘,周庭竹吃力的罵著身後正在自己體內肆虐的男人,片段的話語被他拆的破碎,最終無法言語。

 

「經理、你咬的好緊嗚,不行、太棒了」攬著對方的腰挺進,一下下地插到最深,每一次都狠狠地衝擊著對方的敏感處。

 

「嗯、啊!哈嗚啊、嗯啊啊!」腰肢被迫隨著抽插而挺動,再難以隱忍的叫聲從口中流露出來,每一次的挺進都令他全身蘇麻不已,強烈的快感自下體猛地蔓延到全身。

 

江初岑騰出一隻手伸到對方的胸前,玩弄著突起,不時用指尖戳弄著尖端,偶爾施力輕扯著揉捏。

 

「嗚啊不、不要嗚痛、輕點哈啊、哈啊啊!」插入時的力道一次比一次更重,胸前傳來的刺痛伴隨著快感,周庭竹弓起身子試著躲避這樣的刺激,卻反而換來下面更劇烈的抽插。

 

「吶、經理,舒服嗎?」貼上對方濕熱的身軀,將另一手下滑至對方的下體搓揉起來。

 

「啊、嗚啊那、那種話我才不嗯啊啊!」下體被猛地搓揉,身體又是幾度輕顫,聽見對方的要求,周庭竹紅透了臉說什麼也不願意開口。

 

「告訴我嘛、我想聽到經理親口說……」不死心的加重下方的力道,伸到他下體的手,江初岑用食指堵住最前端的小孔,接著上下套弄摩擦,果然換來對方禁不住的呻吟。

 

「不、不要放開、放開哈啊、啊!嗚啊!」幾乎要射出的快感被硬生生的堵住,周庭竹難耐的呻吟著。

 

「不行,經理要先好好的回答才行喔?」惡意的拒絕了對方,江初岑後方的侵犯也沒停下,一下又一下的挺進。

 

「嗚、哈啊舒、舒服好舒服」羞恥心終究被性慾給征服,周庭竹嗚咽著開口道,下體的難受已經到達極限,「初岑江初岑我想、想射啊、啊啊!」他哭咽著喊著對方的名字,體內被猛力一挺,耳邊是那人的低喘,體內被注入滿滿的熱液,性器前端的堵塞在同一時間鬆開,「噫啊、哈嗯啊啊!!」隨著幾聲拔高的呻吟,大量白濁射出後,顧不得那人還留在自己體內,周庭竹喘息著往身後那人靠去,雙腳幾乎要站不住。

 

讓自己喘下來後,雖然留在他體內的感覺很棒,但裡面的東西終究得好好清理才行。江初岑猶豫了會兒還是開口道,「那個、經理總之先讓我拔出來吧?」語畢,江初岑稍微低頭便對上那人不滿的視線。

 

「混蛋誰、誰說你可以射在裡面的」撇過頭咬唇,被內射的時候很舒服什麼的、他絕對不想承認。

 

「抱歉嘛、因為經理的裡面太舒服了。」低下頭討好的舔舐著對方的耳朵,握著對方的腰肢往前,在彼此間稍微拉出一點距離,接著從他的體內緩緩抽出自己疲軟下去的性器。

 

「嗯」悶哼了下,讓對方抽出後,周庭竹轉過身和他面對著面,倒在他懷裡。

 

「經理?」看見對方難得的主動,江初岑將雙手攬在他的腰肢,親暱的抱緊。

 

「抱這麼緊做什麼……帶我去清理啦、笨蛋。」

 

「唔可是經理」懶懶地蹭著對方的頸窩,對方從剛剛到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挑戰他忍耐的底線。

 

「做什麼唔嗯不准亂摸」應聲問道,察覺到對方的手又不安份起來,周庭竹皺起眉低吟。

 

「我想再做一……嗚呃!!」經理你好狠……!就算姿勢剛好也沒必要抬起膝蓋往他的下面踹吧!!

 

「我說,幫我清理。」

 

……是。」

 

 

 

 

 

在那之後,江初岑還是跟往常一樣每天早上帶著早餐去騷擾上司,接著極限的打卡,又被罵了一頓之後才肯乖乖去工作。

 

才剛被趕出來的江初岑哼著小調一邊晃到自己的座位上,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幾個女同事卻突然從旁邊湊上來。

 

「欸欸、我說啊,你每天被這樣罵不會覺得很肚爛嗎?」一個短髮的女同事一臉不滿地看著在不遠處的經理辦公室,「都是阿岑你太溫柔的關係啦,對他稍微好一點就得意忘形起來了!」

 

「聽你講話我覺得更肚爛。」瞟了一眼對方,江初岑一臉平靜的開口道。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講話───」自認好心卻被狗咬的女同事被激的想上前理論卻被一旁的友人給攔住。

 

「唉唷阿芳算了啦,阿岑,你最近真的別跟他走太近會比較好喔,」另一個捲長髮的女同事把好友給攔住,一臉正經的開口,「我之前聽到一些上層有在講打算把他給換掉了,好像是因為在他任內業績一直沒有改善的緣故……說到這個,我們這邊的業績會開始成長也是阿岑你的功勞吧?那傢伙最近一定是擔心會被你篡位所以才拼命加班的吧?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啊?心機真重!」撥了撥瀏海,女同事越講越激動。

 

「別把我說的跟神一樣。真不曉得你到底是哪裡來的證據說這種話。還有你的洗髮精可以考慮換個牌子。」嫌惡地看了對方一眼,江初岑淡淡的回應,徹底的無視旁邊兩個暴怒起來的同事。

 

那個人在暗地裡做了多少努力───你們完全不曉得吧。

 

每天總是無償加班到最晚的那一個,即使回到住處也還是帶著大堆的公務,常常一連好幾天都奮鬥到深夜,在自己的好說歹說之下才肯上床睡覺。

即使好不容易熬到深夜能夠就寢,他的睡眠品質卻一直都很差。老是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每隔幾個小時就又會模糊的醒來。一早醒來,臉上常常寫滿著倦意。

但即使如此,他卻仍舊是辦公室裡最早到的那個。

 

他所做的這些努力,他所拼命付出的這些,卻只因為他的職位而被解釋成理所當然,甚至像現在這樣造成了反效果。

這些他從來不曾說出口的事情,常常跑到對方住處一起過夜的江初岑比誰都還要清楚。

 

站起身,忽略旁邊還在憤怒著亂叫的女同事,江初岑心情甚差的帶著公文走到經理辦公室。

 

習慣性的敲了兩下門,不等對方回應便逕自推開門,「經理,我有東西要你簽名。」

 

「我說啊,完全不等我回應就自己開門進來倒不如不要敲門嘛你。」接過文件,即使已經習慣對方的隨性,嘴巴上仍不忘念個幾句。

 

「是因為經理說要敲門比較有禮貌我才勉強敲門的耶。」在等對方審核的同時江初岑很大方的坐到旁邊的沙發椅上,有意無意的回著嘴。

 

意識到對方的沉默,江初岑奇怪地看了對方一眼,卻猛地對上他的視線。

 

對方注視著自己良久卻不開口,江初岑只得率先打破沉默。

走到對方的桌子前,江初岑湊近對方的臉,「經理,你用那麼熱情的眼神注視著我是想暗示我什───」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不等對方說完,周庭竹一掌啪在對方臉上用力推開,撇過頭用另一隻手摀住自己微紅起來的臉。

 

「我是在想,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我不是說早上,是剛剛。」不太自然的開口,周庭竹其實很難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明明從進來到剛剛都沒什麼異樣的……和平常一樣屁孩的說話方式、一樣輕浮又色情的暗示性挑逗,其實真的跟平常沒什麼兩樣。

但他就是有這種感覺。

總覺得今天的江初岑好像哪邊不太對勁。

 

愣了愣,江初岑微微睜大眼睛,接著用力往那人撲去───「不愧是我最愛的經理呢───經理你果然最愛我了對不對───經理其實你愛我愛的要死對不對?嗯嗯嗯我都知道喔我也最愛經理你了───」

 

「好端端的你、你突然發什麼神經……快給我放手!不准給我擅自下結論混帳!誰愛你愛的要死了啊!給我滾開!」猛地被突襲,嚇的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的周庭竹聽完對方一連串的胡言亂語,紅透了臉朝對方吼著,察覺到外面已經有幾個人疑惑地往這邊看,周庭竹臉氣急敗壞的使勁想推開。

 

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含有刺激性的話嗎?

沒有吧?應該沒有吧?

他不過就是很正常的關心下屬而已沒錯吧?

 

看他今天難得這麼反常的樣子就勉為其難的讓他抱一下下、應該沒關係吧?周庭竹猶豫了一會兒,按下桌上的按鈕,對外的窗簾便全自動的拉下。

 

「好了啦,要抱就給我站好。」見對方賴在自己身上又不開口,他只能無奈的站起身,卻被抱的更緊。

 

「其實我好意外經理會發現呢。」將臉埋在對方的頸窩,這是他專屬的、最喜歡的位置,「我一直對隱藏情緒很有自信的。」

 

「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啦。」搔搔頭,其實他本人也很困惑啊,「就是有那種感覺。」

 

對方又沈默下來,周庭竹嘆了口氣,「我說你不是號稱男女通吃的情場高手嗎?我看你在辦公室裡人緣也好得很,工作表現上也沒什麼大問題啊。」

 

只有在這種時候,周庭竹才會體會到對方年紀其實比自己小。不自覺的放輕了語調,雖然對方說話老是不正經,周庭竹卻有些認真的擔心起來,「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又被林部長給念了?早就告訴過你上班要認真點的嘛,別老是往我這跑……

 

江初岑的反常讓他煩躁起來,「你不開口我也不曉得你怎麼了啊,一直抱著我也不能解決事情的吧?遇到事情就要想辦法解決啊,一直逃避也不是方法。你到底是怎麼了啊?」

 

………所以說,我最喜歡經理了。」好不容易等到他開口,濃濃的哭音卻嚇了周庭竹一大跳。

 

那個萬年發情的傢伙居然在哭?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周庭竹也跟著慌張起來,「事到如今的你還在說什麼傻話啊?別顧著亂告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啊!」

 

 

***

 

夜安,我是阿甲

這篇是兩篇合在一起的wwww然後一樣是因為開頭H的關係而多空了幾行w

不過第二篇(其實應該是第八篇啦XD)是新的更新噢噢噢wwww

然後從下一篇開始作者我會乖乖的一篇一篇貼上來的啦XDDDD(因為庫存用完了

總之寫傲嬌經理寫的很開心wwwww

寫自創跟同人總是有不同的感受呢★

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可以有感想什麼的啊wwwww

作者一個人自HIGH實在是很孤單呢(yay)!!!!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