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有一點點材木松

 

 

小松舔了舔唇,揚起嘴角,刻意收緊了臀部,果不其然聽見牆壁另一邊的人發出了「嗚!」的一聲。

 

「吶、一松…」

 

「唔…什麼?」

 

「讓哥哥興奮起來的你……可要給我好好負責啊…

 

「哈啊…我知道了,小松哥哥…」

 

 

***

 

 

「啊、啊…!哈嗯…!」小松紅透著臉一邊喘息著,一邊墊起腳尖承受著身後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以及伴隨而來的劇烈快感,深埋在自己體內的性器時不時準確地往敏感處狠狠撞上,有時又像是刻意掠過一般只從旁邊輕輕擦過,無法看見牆壁另一邊的狀況讓小松將精神都集中在下半身上,敏感處被觸及時的刺激和從旁擦過的失落感都同時放大了數倍。

 

被這時有時無的刺激折騰的幾乎要掉下眼淚的小松只得努力地在喘息和呻吟之間開口,「嗚…一松、還要…嗯啊…!」撒嬌似的聲音裡還混合著一點若有似無的哭腔,配合著小松討好似地主動抬高臀部,顯然成功的讓牆壁另一頭的一松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幾乎要把持不住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毫不留情地往對方體內最敏感的地方撞去。

 

「噫啊…!那裡、哈啊…好舒服…啊啊…!」幾波酥麻的快感如潮水般不停湧上,被身後激烈的操幹給弄得幾乎無法思考的小松渾身發軟,感受到舒服的後穴也不禁收絞的更加緊緻,原本還能夠墊起腳尖的雙腿此時也不停的打顫著快要支撐不住身體,要不是有牆壁能夠讓雙手支撐住身體,大約早就軟倒在地。

 

「嗯…小松哥哥…」在身體互相碰撞的聲音之中從牆壁的另一端傳來一松沙啞而低沈的聲音,「已經快要射了…」

 

「嗯哈…哥哥我、也…啊啊…!」隨著身後抽插的速度加快及力道加重,小松早已硬挺著不停流出白濁的性器也在抽插之中即將瀕臨限界,「啊…這麼激烈、的話…哈啊…會去…嗚啊啊…!」感受到一股熱流注入體內的同時小松也拔高了呻吟,下半身的性器在同時間一顫一顫的射出精液,射精時繃緊的身軀在高潮過後徹底的癱軟下來。

 

「唔哈、哈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小松感受到體內疲軟下來的性器慢慢地退出自己體內,從下半身傳來的黏膩的感覺不難想像從穴口一直到大腿的地方大約已經被弄得一片黏糊且狼狽不堪了。

 

居然在沒有被愛撫的情況下就射出來…

真是很久沒有做的這麼過癮了啊…

 

不過,果然還是…

 

還在輕輕喘息著的小松有些恍神,眼皮也變得越來越沈重,在意識完全模糊的前一刻似乎隱約能聽見一松的聲音說了些什麼。

 

***

 

猛地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象理所當然的是自己已經看了二十幾年、再熟悉不過的自家天花板。

 

從被褥中坐起身來,小松發現自己不但全身都冒著汗,內褲的褲檔裡頭也有種黏呼呼的感覺。

 

不敢置信的拉開褲頭往裡面一看,松野小松此時完全不想承認自己都已經是長到二十多歲的成年男子了,居然還會在睡夢中有生理反應。

 

……騙人的吧?難道說剛剛那些全是夢嗎?

 

啞口無言了好一會兒,小松轉過頭看向睡在被褥另一端、看起來睡得很熟的一松,又想起剛剛在夢中做的相當激烈的場景,感覺到下半身逐漸起了反應的小松漲紅了臉決定趕緊去廁所處理一下。

 

幾乎是從房間匆忙逃到廁所的小松當然一點也沒有發覺自家四男其實早就在跟自己差不多的時間點也醒過來了。

 

「哈啊…唔嗯…」將睡褲連同內褲一起褪下到腳踝處,小松握上著自己硬挺的性器上下套弄著,腦海裡儘是在夢中和一松激烈做愛時的片段及場景。

 

「嗯…一松…啊…」閉上眼睛沉浸在自慰之中的小松渾然沒有發覺廁所的門已經被悄悄的打開。

 

「唔…?」感覺到上方的燈光被陰影給籠罩住而緩緩睜開眼睛,小松卻被眼前一張一模一樣的臉給嚇了一大跳,「一、一松?!」

 

一松彎下腰來,一手撫上小松因自慰而變得潮紅的臉頰,另一手沿著對方的衣服下擺伸入,輕觸著柔軟的肌膚,「要自慰的話,還是用本人比較好吧?」不等對方反應過來,一松舔了舔干澀的唇後便對準雙唇吻了上去。

 

「嗯…!唔嗯…」原本握住性器的手鬆了開來,小松伸出雙手攬住一松的背,主動地回吻著。

 

「哈啊…」結束又深又長的一吻,小松都覺得腦袋有些昏沉,「一松你怎麼…?」

 

「小松哥哥你做了一個夢對吧?」將頭埋在對方的肩膀上輕咬著瑣骨,咬了咬後又伸出舌頭舔了舔。

 

「欸?」有些吃痛的縮了縮,被一松咬過及舔過的地方有些發癢。

 

「和我SEX的夢。」

 

「欸?!為什麼一松會知道?!」

 

「當然是因為我也做了一樣的夢啊,笨蛋松哥哥。」

 

「咦~真的假的,沒想到六胞胎之間還能夠做到這種事情呢!」

 

一松看著眼前自家長男微張著嘴傻笑的模樣,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唔…嗯哈…」被吻得有些暈頭轉向的小松想起了在夢醒之前有個讓自己有點在意的地方,「那個、一松啊,在我們醒來之前…你說了些什麼對吧?」

 

「哥哥我有些在意呢~」並不阻止一松的手肆意地在自己的身上游移,小松主動地抬起腰肢將自己送入對方的懷抱中,「一松對我說了些什麼呢?」

 

望著自家長男的臉好一會兒,一松吻住了對方的雙唇,決定不告訴他。

 

「……沒什麼哦。」

 

雖然誰也沒有說出口,沉浸在接吻之中的兩人卻浮現出了共同的想法。

 

 

 

『果然,還是這樣比較好呢……可以和一松(小松哥哥)接吻什麼的。』

 

 

 

 

 

此時此刻,站在廁所門外的松野椴松以及陪對方半夜出來上廁所的松野空松正陷入史無前例的尷尬之中。

 

「嗚哇…果然有的呢,homo松哥哥們…好歹也挑一下時間地點嘛,真是的。」

 

「那個、Totty…不如我們也...」

 

「回去吧。」

 

「誒…」

 

 

***

 

日安,我是阿甲。

我終於把這篇給補完啦!

雖然相隔了三個星期就是了XD

這次寫的主題雖然主要是在於「夜有所夢」的部份,

不過其實也想表達出這兩個人正是因為在白天時一直互相思考著對方的事情,

所以才會在晚上做了同樣的夢這樣的感覺,

希望大家有順利接收到這樣的想法XDD

另外雖然似乎很不明顯感覺也有些無關緊要......不過這次在文章裡努力做了一點前後呼應,

說出來的話感覺這樣的用意就白費了,所以希望大家有順利察覺到這次所做的一點小努力!XD

總之、日後我大概也還會嘗試著寫許多關於長男總受的其他配對,

希望大家也可以看的開心~有特別想看的配對或題材也可以告訴我!

最後,讓我們一起來心疼空松三秒鐘吧wwwwww(好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