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嗯…」松野小松睜開眼睛,眨了幾眨,看著眼前一整片純白的空間,頓時覺得有些茫然。

 

「這裡是哪裡啊…」自己剛剛不是還穩穩地睡在被褥之中嗎?怎麼一轉眼就突然跑到了這種鳥地方?

 

正在四處張望著環顧四周的小松不經意的低頭一看,卻因為沒看見自己的下半身而嚇了一大跳,「欸?」

 

「欸?!等等…怎麼回事?!」終於察覺到自己現在的姿勢相當不對勁的小松用力推了推在自己腰側兩旁的牆壁,想努力將卡在牆壁之中的自己給拔出來,無奈身體只能夠小幅度的移動,再怎麼用力最多也只能到臀部上方一點的地方,想移動的再多就會因為臀部而卡住了。

 

身體從腰部的地方硬生生被牆壁給分成了兩邊,完全無法得知下半身所在的牆壁另一邊的狀況。雖然腳踩得到地,試著往後瞪了瞪雙腿後也沒踢著什麼東西,估計另一邊的景色應該和自己現在眼前所見的相差無幾。

 

不過這種姿勢不管怎麼說也太不妙了…先不說這姿勢的恥度頗高,要是被誰給看見的話……尤其是一松那個傢伙,大約真的會很不妙的啊……

 

思緒至此,小松的腦袋裡頓時浮現出前幾天和一松做愛時的情景,當時的自己好像也是用這個姿勢來著……雙頰很快的刷上了一陣潮紅,正想甩甩頭讓腦袋冷靜下來,牆壁的另一邊傳來了低沈而熟悉的嗓音率先打斷了自己原本的思緒。

 

「……小松哥哥?」

 

的確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嗓音了。

 

這副低沈的嗓音雖然在音調之間聽不出有太多的情緒起伏;雖然在話語之間總是想刻意透露出一股冷淡的氛圍,像是想將自己與世界之間劃分出一道與世隔絕的牆。

但是即使如此,一松手裡的動作卻總是溫柔的。這副低沈而安穩的嗓音會在撫摸著自己的臉龐時、在親吻著自己的雙唇時、甚至是在進入自己的身體時,一遍又一遍地喊著自己的名字。

 

『小松哥哥…喜歡、你……』

 

咽了口唾液,小松開始覺得有些口乾舌燥。

別說是讓頭腦冷靜下來了,小松感受到自己連身體都開始有些發熱。

 

「……一松?」小松張嘴應了聲,卻聽見自己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些沙啞。

 

「啊,果然。」牆壁的另一頭很快傳來了回應,「……不過,小松哥哥在這裡做什麼呢?」

 

「欸?啊、那啥,等我發現時就已經卡在這裡了呀…」有些慌亂地回了話,小松此時倒是很慶幸他和一松之間隔了道牆,還能夠掩飾住自己大約早就已經紅透的臉龐。

 

「欸…原來是這樣啊。」一松漫不經心的答道,視線直直地盯著就在自己眼前晃著的自家長男的臀部,遠在牆壁另一邊的小松自然沒看見一松漸漸蒙上一層慾望的雙眼,更沒發現對方的聲音也同樣變得比平常還要更加低沈了些。

 

「所以說那個、一松啊,你趕緊來幫哥哥我……噫?!」話才說了一半,小松卻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人給重重地捏了一把,一下子沒忍住便叫了出聲。

 

「一松…?在對哥哥我做什麼呢…?」試探性的朝對方問了話,牆壁的另一邊卻遲遲沒有回應,只能隱約聽見一些粗重的喘息聲,小松開始覺得自己心裡不妙的預感似乎就快要成真了。

 

一直在自己屁股上游移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揉重捏著,時不時還會朝穴口的地方惡意按壓著,「唔…!一松…唔嗯…啊…!」好不容易才稍微冷靜一些的身體一被這麼觸碰又逐漸變得發燙起來。

 

感覺到一松的另一隻手撩起了衣服的下擺後輕輕地撫摸著,順著自己的腰側一路往下,最後停留在牛仔褲的褲頭上,解開鈕釦後很快地伸入內褲中,握住自己已經半勃的性器開始搓揉著,「嗯…!一、一松…快住手…!哈啊…啊…!」小松被摸的禁不住開始呻吟、喘息著,斷斷續續地喊著一松的名字。

 

一松乾脆直接將褲子連帶著內褲都一併脫下來,一手開始套弄起手裡已經完全勃起、頂端還不斷流出白濁液體的性器,另一手則是沾了些白濁後便往穴口伸去,在附近壓了壓使肌肉放鬆後便緩緩地伸入一指,耳邊儘是在牆壁另一邊的小松所發出的喘息和呻吟,眼前的景色再加上聲音的刺激,一松感覺到自己也早就已經興奮起來,便有些按奈不住地加快了手裡套弄的速度,又往後穴多添了兩根手指。

 

「啊、啊啊…!一松…等、別…哈啊…嗯、啊…!」感受到自己的後穴被手指給撐開,再加上性器被人握在手裡快速套弄著,小松紅透了臉頻頻喘息,眼裡也逐漸盈滿了霧騰騰的水氣,止不住地呻吟著,一陣陣蘇麻的快感不停從後穴和性器上蔓延到全身。

 

「哈啊……都是小松哥哥你不好哦?」粗喘著氣,一松又加重了手上套弄的力道,「用這麼色情的姿勢和聲音誘惑我……」咬了咬牙,一松將正在後穴擴張的手指插得更加伸入,熟練的在敏感處按壓和抽插,牆壁的另一邊很快的傳來對方不成聲調的軟綿呻吟。

 

「噫!那裡、啊…!不、不行…啊…!」被前後不停傳來的雙重快感給刺激的不停顫抖呻吟的小松早就沒有多餘的心力去仔細聽一松說了些什麼,只覺得此時所有的感官全都集中在下半身上,所有的快感也都在此刻匯流到已經瀕臨臨界點的性器上頭,「一松…要去、要去了…!呀、啊…!哈啊、啊啊…!」隨著拔高的呻吟和身軀劇烈的顫抖,小松就這麼在一松的手裡射出了滿滿的精液。

 

「哈啊、哈…嗯哈…」高潮過後的小松滿臉通紅的大口大口喘息著,身體也還輕微的顫抖著,覺得四肢都有些發軟。

 

抽出被淫液弄的溼漉漉的手指,一松褪下自己的運動褲及內褲,將早就完全勃起的硬挺性器抵在充分擴張後還沒完全闔起的穴口,「哈啊…小松哥哥…」將臀辦往兩邊分的更開一些,一松一邊磨蹭著穴口一邊揉捏著手裡手感頗佳的臀部。

 

「欸?啊…等等、一松…」高潮過後的身體還相當敏感,意識到對方馬上就要將性器給插入的小松正想出聲想阻止,「現在還不行……噫啊啊?!」話都還沒說完小松便感覺到粗熱的性器猛地一口氣插入到自己體內的最深處,硬挺的前端正好抵住自己體內最敏感的地方。

 

「噫呀、嗚啊啊…!哈啊、嗯啊…!」甜膩的呻吟無法控制的不斷從嘴裡流洩出來,身體也不停的顫抖著,臉上潮紅更添一層的小松微張著嘴,眨了眨眼,淚水便沿著臉龐滑落下來,被狠狠插入的劇烈刺激甚至連自己才剛射過的性器都稍稍抬起頭來。

 

果然、很不妙啊…

被頂的腦袋一片空白的小松有些恍惚的想著。

所以才說不想讓一松那個傢伙給看見的…

 

「啊哈…嗯…!」垂下眼喘息著,身體微微顫抖著,小松輕輕揚起了嘴角。

 

真的太不妙了……

實在是超級、舒服的啊…

 

***

 

日安,我是阿甲。

第一次嘗試寫了小松的同人文!不過沒想到第一篇就是H啊!XD

其實最初看小松時對大哥沒有特別的印象和想法,

但是沒想到越往後面看就變得越來越喜歡長男了啊QQ!

真的很喜歡歐搜的笑容啊♡♡♡

於是第一篇的小松同人就先獻給了一松X小松這對笨蛋情侶,

在聽「占卜師」那卷DRAMA時也是被這兩人萌的不要不要的XDDDDD

真的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寫H文了,

這篇也是磨了非常久~~~

不過說到第一篇同人文就是H這件事情,

只能說歐搜真的太太太可愛了讓人忍不住想污他♡♡♡(欸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