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點十五分,葉昀抱著書包從校門口一路拔腿狂奔衝上四樓,用力打開教室的門一邊氣喘吁吁的大口喘著,一副剛跑完體適能一千六的模樣。

無力的癱倒在座位上,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和精神都在一大早受到嚴重的打擊。

平常根本不怎麼運動的他不但一路從家裡狂奔到學校,中間還刻苦的跑上一段號稱跑完會短命的短命坡,又爬上了遠在四樓的一年級教室,此時此刻葉昀覺得自己的肺已經快要爆炸了。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他今天在家門口遇到的那個人來的可怕。

 

***

 

葉昀才剛走出玄關打開大門,就跟一個身高至少一百八的高大男子面對著面大眼瞪小眼。

雖然從他身上的制服看得出來眼前這個什麼表情都沒有、不發一語的男生大概是跟自己同個學校的二年級生,但身高不過一六五的葉昀面對一個硬生生高出自己一顆頭的男生還低著頭死死盯著自己,心裡實在是很難不感到有點壓迫的。

「呃,那個…?」

「書包給我。」

「……咦、你說什…」

「書包給我。」

葉昀睜大眼睛看著對方,手心狂冒著汗,心臟緊張的幾乎要跳出喉嚨。

眼前的這個人雖然不致於面露兇光,倒不如說一張白白淨淨的臉上啥表情都沒有,但看看那雙銳利而冷血(?)的眼神,再加上這種令人心頭發涼的內容,不管怎麼看這儼然就是───

葉昀不敢相信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還是在自己的家門口)遇上活生生的搶劫。

他開始拼命回想,自己應該沒有在什麼時候不小心得罪了誰吧…?

但他不僅家世普通相貌普通課業普通,連唯一的特點就是身高比同年齡的男生還要矮上一截,平常低調的不能再低調的他在班上也只有一個死黨鄭語希,葉昀想破了頭也想不出到底在哪得罪了人……

先不管這些了。

總之、對方要的就是錢吧?

葉昀發著抖把手伸進書包裡,翻出皮夾絕望的塞到對方手上。

他低頭看了看手裡的皮夾又抬頭看了看葉昀,似乎無法理解事情為什麼會朝這個方向發展。

「哈?」他皺著眉想伸手把皮夾還給對方,葉昀卻沒看出他眼裡的疑惑,只覺得自己被銳利的眼神給狠狠掃過,嚇的他接連倒退了好幾步。

「噫!」果然還是太少了嗎…!

「對、對、對不起───!」幾乎要泛出淚來的葉昀腦袋裡只剩下逃跑的念頭,他抱著書包想火速逃離現場,轉頭一看卻發現那傢伙不但緊追在後還一邊大叫著別跑。

怎麼能不跑啊?!

腦海裡浮現出水果日報的社會板上各種慘不忍睹的畫面,體育成績向來奇差的葉昀眼角噙著淚,用盡全力拿出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左彎右拐的轉進各種小巷子裡,繞了好大一圈的遠路一路狂奔到教室裡,連自己跑過了校門口前長長的上坡都沒感覺。

 

***

 

追丟了人後宋宇軒站在路口喘了喘,看著自己手裡握著的心上人硬塞給自己的粉藍色皮夾,心裡的感受實在不能說是不複雜的。

「你在幹嘛?」感覺到肩膀被別人拍了下,宋宇軒才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快遲到了喔。」往後一看,果然是和自己同班了兩年的好友楊秀禾。

兩人並肩走了一段路後,宋宇軒盯著手上的粉藍色錢包再度陷入思考中,楊秀禾忍不住開口問,「我說,你手上拿著誰的錢包啊?」明顯和對方不搭的錢包顯然不會是他的,不過該不會是……

「秀禾,我問你,」

「什麼?」

楊秀禾心裡頓時湧出一陣不祥的預感。

「如果你喜歡的人把錢包塞到你手中,是什麼意思?」

「……你剛剛做什麼去了?」

等宋宇軒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講過一次後,楊秀禾只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被這傢伙給氣到腦中風。

「你這個白痴!!」一邊向對方怒吼著,楊秀合一邊走上往三樓的樓梯,打開就在樓梯轉角的教室的門,

皺著眉搔了搔頭,把書包放到座位上,宋宇軒覺得自己被罵的有點莫名其妙,「不是你叫我要主動進攻的嗎?」

上天果然是公平的。

楊秀禾扁了扁眼悶悶的想,眼前這個蟬聯數次全學年第一的高材生的情商真是低到令人歎為觀止……簡直就是負數。

「而且,聽說幫喜歡的人拿書包的話,對方就會有『受寵若驚』的感覺啊…」飄忽著視線撇過頭,宋宇軒對於這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也感到很納悶。

「所以說!」一邊將下節課的課本從書包拿出來,楊秀禾皺著眉忍不住變得暴躁起來,「你的步驟不是徹底的錯了嗎!」

「……哪裡?」

「從頭到尾!」楊秀禾幾乎是忍無可忍的怒吼著,「拜託你稍微用用你那顆全年級第一的腦袋啊?!」他抹了抹臉,疲憊的嘆口氣。自從認識這傢伙之後,總覺得自己原本的個性都變了啊…

「楊秀禾,」兩人的談話被身後傳來的聲音給打斷,「你上次的週記還沒交,老師叫你中午過去找他。」副班長推了推眼鏡,遞出手裡的通知單,「還有,明天放學之前要去學務處一趟喔。」

「哦好,我知道了,」從對方手裡接過白色的單子,楊秀禾語氣溫柔的應答著,和方才暴躁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衝著對方露出招牌笑容,「謝謝你啊。」

「呃、啊,不客氣。」副班長的臉上閃過可疑的紅暈後便抱著班級日誌轉身跑走了。

在旁邊默默看完整個過程的宋宇軒有點無言,「真想讓他們看看你的真面目。」

「你給我閉嘴。」楊秀禾狠瞪了對方一眼,「總之,至少要先從朋友當起吧?」

「中午吃飯時不經意的巧遇啦、放學後不經意的走到同個路線什麼的都行啊,」一邊翻開課本一邊說道,楊秀禾實在很語重心長,「這樣懂了吧?」

「嗯。」宋宇軒嚴肅的點了點頭,完全沒發現自家好友臉上充滿擔憂的神情。

 

***

日安,我是阿甲。

大家好久不見了!(你也知道

升上大學後怠惰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真是不好意思XDDDD

還在努力適應有時候報告跟作業很多、有時候明明很閒卻啥都不想做(喂)的大學生活當中,

之後會緩慢地陸續將這篇點文寫完,希望大家喜歡這次的故事(*´д`)

時田讓你久等了真是抱歉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