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手上的木盒,我突然覺得好像知道另外一半的木盒去了哪裡......我默默的替還躺在保健室的眾同班同學們畫了個小十字,上帝保佑你,不過美艷的惡魔女老師就不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了,嗯。

 

下課之後倖存下來的同學也都陸續回到學院,很快的場地淨空又只剩下我們幾個了。

 

「漾漾,我們直接回學校餐廳吃午餐吧,時間剛剛好。」拿出手機看了下上面顯示的時間,千冬歲張開移動陣的結界。

 

「嗯,好。」我把木盒塞進隨身背包裡跑到喵喵他們旁邊,幾秒鐘的時間眼前的景象便又換回熟悉的學院餐廳。

 

正想隨便找個空桌坐下,遠遠的就看到夏碎學長朝這邊招手,旁邊還坐著一個臉有點臭的學長。

 

旁邊的喵喵眼睛一亮,很快的跑到他們那桌旁邊,「好巧,學長你們今天沒工作嗎?」喵喵高興的找了位置放下包包,隨口問著。

 

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學長開口,「不,我們的工作剛結束。」說完,學長抬起眼看向我,還在猶豫要坐哪的時候我正好對上學長的視線,想了想便走到學長旁邊空著的位置坐下。

 

大家都坐定位之後第一個消失的是萊恩,不用說應該是衝去搶限量飯糰了。

 

「那大家順便一起吃飯吧?喵喵去拿餐!」感覺上有點興奮過度的喵喵站起身走入人群,很快的便看不見人影。

 

「我也去幫忙。」坐在離夏碎學長有點距離的千冬歲也跟著站起身。

 

啊啊,我原本也想去幫忙的說。

閒著沒事坐在位置上,我往旁邊偷瞄了開始閉目養神的學長一眼,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

 

「知道我累就少想點廢話。」學長突然睜開眼瞪過來,哼了聲,還是一如既往的凶惡。

 

呃、我知道了......是說既然如此我還是先去拿點東西來吃好了,也順便讓學長可以好好休息,因為我很難保證自己在這邊可以保持放空不去胡思亂想,所以還是先走為妙。

 

「嘖,要就快滾。」不等我自己站起身走出去,學長伸出手直接一把把我推進人群,我猜要不是他現在坐著不然應該還會補一腳上來。

 

我摸摸鼻子乖乖走到甜點區拿了個小盤子把蛋糕和甜品裝滿,等到我慢慢走回座位時喵喵和千冬歲拿回來的餐點已經幾乎擺滿了桌面,連要把小盤子放上去都很勉強。

 

我說,我們應該只有五個人要吃飯吧?而且今天那隻五色雞還沒來耶,吃不完的話要怎麼辦啊?

 

夏碎學長輕敲了敲桌子兩下,冒出來的黑色東西馬上解答了我的疑惑,「小亭,吃飯了。」

 

黑頭髮的女娃從桌底下鑽出,「可以吃了嗎?可以嗎?這些真的全部都可以吃嗎?」

 

我一秒改變想法,這裡的東西應該夠吃吧...

 

小亭張著嘴虎視眈眈的看著桌上滿滿的食物,口水都快流下來,夏碎學長抽出紙巾擦了擦一邊命令,「還不行,等我們都吃飽了才可以。」

 

黑蛇小妹妹的臉馬上垮下來,被夏碎學長命令只能先在旁邊等著。

 

「那麼大家開動吧。」

 

直接略過發著青紫色光芒的詭異義大利麵,我謹慎的挑了一盤看起來比較無害、顏色正常的咖哩飯。學長則拿了一盤精緻的三明治,夏碎學長的是日式套餐,千冬歲跟他吃的一樣,喵喵的是看起來很普通的簡餐。

 

才剛吃沒幾口,站在旁邊的黑蛇小妹妹投來的強烈注視感實在讓我吃不下去,只好果斷放下手中的湯匙,結果一轉過頭去就看到他正望著我剛剛拿來的一整盤甜點發呆,頗有想連盤子一起吞下去的氣勢。

 

我趕緊把盤子端起來,拿起上面的其中一個塞進嘴裡,三兩下便解決掉。看到這幕畫面的黑蛇小妹妹嘴巴張的更大了,一張可愛的小臉都皺了起來,要不是夏碎學長在旁邊坐鎮,我覺得我的甜點應該已經不保了。

 

哼哼很好,只要全部吃掉就不用怕被搶食了!

 

正想繼續進攻第二個,手卻抓了個空,剛剛還端在手上的盤子早就被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學長給拿走,放到旁邊的桌上,是就算伸長了手也拿不到的距離。

 

「啊,學長...

 

「先吃完你的飯。」不等我出聲抗議,已經吃掉一半三明治的學長瞪過來,不容置疑的開口說道。

 

可是可是你看黑蛇小妹妹那張渴望的臉!如果等我吃完的時候蛋糕已經被吃光了的話要怎麼辦啊?

 

學長扁了扁眼,轉過頭去朝夏碎學長示意,「夏碎。」

 

「小亭來,站在這裡。」夏碎學長朝小亭招了招手,黑蛇小娃馬上屁顛屁顛的跑到夏碎學長的另一邊,是從我的角度看不到的位置,「看我這邊,我們吃飽了才可以吃。」小亭乖乖的把臉轉向夏碎學長,一張小臉皺的更厲害了,「小亭好餓!」

 

「這樣行了吧?」學長重新把被我推到旁邊去的咖哩飯放到我面前,「吃完就準備回黑館了,不要磨磨蹭蹭的。」

 

「唔,好啦。」塞了一口飯進嘴裡,我一邊嚼著一邊有點口齒不清的回答。

 

用力吃著飯的同時我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咬了一口燉肉,一邊想著學長急著要趕回黑館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啊啊對了,說到黑館,學長我們房間裡面的餅乾都沒了耶,好像昨天剛被我吃光的樣子。

學長你明天有空跟我回家補充糧食嗎?可以順便買蜜豆奶啊,我記得好像也快沒了嘛。而且左商店街賣的餅乾我不敢吃耶...我上次居然被洋芋片夾到手!洋芋片會咬人耶!你聽過這種鬼事嗎!

 

「安因昨天才帶了異族的點心過來,先吃那個就夠了。」坐在旁邊等我吃飯的學長涼涼的拋了回答過來,「至於,呃,那個飲料,我上星期才買過,不用買,你想回家等我週末再說吧。」

 

噢噢,好。

聽到學長難得的語塞,其實我有點想笑,不過我怕飯噴出來噴到學長這餐就會變成我人生中的最後一餐。

只不過原來學長被別人知道喜歡喝蜜豆奶也會覺得害羞喔?

好稀奇。

 

「閉嘴,吃你的飯。」學長又瞪了過來,我趕緊低頭扒飯。

 

我一邊認真嚼飯,眼角還不時瞄著那盤被學長收走的蛋糕。

 

那個啊,學長,你知道的我已經快吃完了說所以嗯那個,蛋糕啊應該可以吃了吧?

 

「嘖。」學長還是冷冷的,卻把裝蛋糕的托盤拿到他自己前面,叉了一塊蛋糕伸到我嘴邊,「張嘴。」

 

嚥下盤子裡的最後一口飯,我張大嘴咬下叉子上的蛋糕,瞬間幸福滿點的瞇起眼,超好吃的!這好像是限量版的樣子,之前看到原世界的新聞,店門口排了好長的一條人龍咧,沒想到學校餐廳就有,而且還無限量供應!

 

「我上星期才經過那家店。」學長朝我扁眼,又叉起另一塊蛋糕,「想吃幹嘛不說。」我張嘴一口吞掉,這樣一來一往間很快一盤滿滿的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啊就、就我一時也沒想到咩,看到你回來我才想到你好像有去原世界跑任務這件事。

 

「果然很笨。」學長很過分的笑出聲,接著放下叉子站起身,「這樣行了吧?準備回去了。」

 

「喔喔、好。」我也跟著站起身,走到學長旁邊,跟喵喵他們道別之後一下子就回到了學長的房間。

 

正要把身上的背包拿去放,手機傳來了叮咚兩聲,顯示有兩封新簡訊。

 

打開手機,是喵喵和千冬歲簡訊,兩個人還幾乎在同時間送出訊息。

 

是什麼事情這麼緊急啊?怎麼剛剛不說還特地用簡訊……點出內容,第一封是喵喵的。

 

「漾漾居然故意跟學長放閃給我們看!好過分,喵喵要跟你絕交!」後面還附有憤怒的表情圖案。

 

……等等,她在說啥?誰跟誰在放閃!我剛剛明明只是在吃午餐吧喂!

 

無言的點開千冬歲的簡訊,上頭的內容更是讓我整個人毛骨悚然起來。

 

「雪野家有專門詛咒情侶的咒術喔,漾漾。」

 

幹什麼幹什麼你跟我講這種東西幹嘛我不想知道!而且幹嘛特地強調我的名字啊!

 

看我一臉慘澹的站在原地,學長探頭過來,看我簡訊的內容,「你站著幹嘛……噗哧。」

 

你笑我!你居然笑我!你也是當事人之一耶!

 

「我剛剛就發現了,」學長聳聳肩,一副蠻不在乎的表情,「反正夏碎他弟的咒術動不了我倒是你自己可要小心點吶。」學長拍拍我的肩,然後很語重心長的逕自走掉。

 

等等什麼叫做你剛剛就發現了?難怪我還在想說學長什麼時候變這麼好心沒有把整盤蛋糕砸到我臉上就算了還親自餵我吃

 

原來這一切都是有計謀的!

我被整了!

 

 

 

***

 

日安,我是阿甲。

 

大家好久不見了,不過今天的見面完全是出於意外XDDDDDDD

一直到今天看到讀者的留言我才驚覺這篇居然沒有貼上來!(噴

害我想說我明明記得這篇之後有補完啊ryyyyy接著跑去鮮鮮確認,這篇的更新已經是1/5號的事情啦wwwww

總之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yay)!!!!!

完全對自己的金魚腦袋絕望了啊啊啊.....

 

雖然是舊文了不過希望大家喜歡,謝謝鍵閱和等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