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早上六點。
地點:黑館,學長房間。

「唔……?」手上傳來細微的震動,掙扎了會才睜開眼睛,發現震動是從是手腕上的老頭公傳來。

發生什麼……啊,對了,我昨天晚上拜託老頭公用這種方式叫我起床,還請他順便放出一個隔絕聲音的結界,不過不曉得能不能順利瞞過學長就是了。
至於會委屈老頭公充當鬧鐘的原因是我一點都不想相信那隻見鬼的手機會用什麼溫柔的聲音當做鬧鈴,要是順便把學長吵醒可就大事不妙了。

在老頭公的掩護下輕手輕腳的偷偷爬下床,鑽進浴室裡很快的盥洗、換上外出服,從桌上拎走自己的隨身包後便打開房門退出房間,輕輕的帶上房門。

從學長的房門口一路往下衝到一樓大廳,七早八早的現在果然什麼人都沒有,平常熱鬧慣了的大廳一片寂靜,連牆壁上的圖畫都安安靜靜的垂掛著,怪嚇人的。

吃過早餐後步出黑館,掏出手機看了下已經是超過六點半的時間,丟下移動符的幾秒後出現在眼前的是熟悉的景象,清晨吹來的風和平時相較之下有些微涼,大片草地上還閃著晶瑩的露水,還未完全散去的霧氣讓白園呈現出不同於以往的氛圍,精靈們穿梭其中的細小嬉笑聲更多添了幾分悠閒的氣息。

已經有人影佇立在不遠處,我趕緊向前跑去,「夏碎學長、抱歉久等了!」

「不會。」同樣穿著一身輕便服裝的夏碎學長笑了下,接著憑空抓出一張紙,上面寫滿了日期之類的項目,應該是夏碎學長排好的訓練時程表,「那麼,因為是第一天,就從最簡單的開始吧。」

「好的。」







喀啦一聲,房門傳來關上的聲音。
睜開眼睛慢條斯理的從床上坐起,已經醒來好一段時間的冰炎並不急著下床梳洗,今天是他在這忙碌的幾個星期內難得沒有工作的日子。

再說,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半,那個笨蛋大概過沒多久後就會回來了,可不能被他發現自己其實早在他出去的第一天就察覺到了,不然接下來的事情就不好玩了。

這幾個星期以來一個接著一個的中短期任務讓冰炎即使在那天察覺到不對勁卻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細究,短暫的休息時間只夠回來過夜一晚。
雖然這種日子要說有趣倒是也挺有趣的───每天早上看著褚冥漾偷偷摸摸的出門,回來後沖過澡、換回原本穿的那套睡衣,接著再躡手躡腳的爬上床,最後再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躺回原本的位置上。

只不過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冰炎支著下顎勾了勾嘴角,打算今天來弄清楚這個已經連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都偷偷早起跑出門的學弟到底在做些什麼……居然還需要特地下結界阻隔掉所有聲音,這擺明了是完全不想讓自己知道的事情。

還在思考著幾種可能性,房門突然傳來被推開的喀啦聲。
很快的躺回床上拉起被子蓋著,連空氣的流動都慢下來的房間內相當安靜,冰炎明顯感覺得到有什麼東西在走動著,即使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也不難想像剛從外面回來的人正抓著衣服躲進浴室沖澡的情景。

過了一段時間,冰炎感覺到身旁的床墊陷了下去,另一端的被子也被掀起,接著是帶著沐浴香的身子躺了進來。兩人之間只相差著短短幾公分的距離,冰炎索性直接伸出手攬住那人的腰肢,卻覺得手上的觸感和前幾個星期有著微妙的差異。

「唔!」明顯被嚇了一大跳的褚冥漾瞬間僵直了身體,戰戰兢兢的轉過頭,完全沒想到看起來明明睡很熟的自家學長怎麼會已經醒了。

「一大早的,跑哪去了?」收緊了手上的力道將人更往自己的方向靠,把頭靠在對方的肩上,環在腰上的兩隻手時不時輕捏著,像是在確認什麼似的動作卻也帶著不少調情的意味在。

「欸?沒、沒什麼就是說,那個,教授交代今天的課程要提早到做準備」褚冥漾結結巴巴的說完,連自己都有點心虛,剛洗完澡的身體似乎又緊張的開始冒汗。

 

「這樣啊。」冰炎笑的更深,選擇不戳破對方明顯有大漏洞的謊言,只是把攬在腰上的手收的更緊些,心理便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這傢伙……居然會在意這種細節嗎?

埋著頭低低的偷笑,冰炎決定多陪他玩一陣子,這種認真的心情實在太可愛。

 

 

 

 

 

接下來的這幾天,冰炎每天都裝做無事的帶回一天比一天還多的蛋糕禮盒、點心盒子……諸如此類,說是任務獎勵。

甚至時不時還會有住在黑館的黑袍們陸續送來族裡的特產,數量驚人的盒子逐漸堆滿了房間的桌子,放不下的還得放到地板上,面對這個情況褚冥漾的心情真的只能用絕望來形容。

 

摸了摸自己還算剛好的腰肢,又看了看平坦的小腹,褚冥漾無力的垂下肩膀。

 

為什麼偏偏是現在!他好不容易才熬過夏碎學長地獄般的一個月特訓啊!

 

每個人還像約好了一樣每天輪流送點心過來,連奴勒麗都送來聽說吃了會噴火的惡魔杯子蛋糕,上面還有兩個可愛的惡魔觸角和尾巴咧,這分明是想整他吧!

 

不過人家的好意他也不好意思(其實是沒膽)拒絕,每個送來都只能汗顏的道謝收下,沒想到一個星期過去已經變成了這麼恐怖的景象。

 

抹了抹臉,褚冥漾正在猶豫要不要將這堆蛋糕拿去分給班上那幾個好友時,手邊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的冰炎正好回到房間裡。

 

「喏,今天的任務獎賞,」冰炎把木雕的蛋糕盒放到已經快變成一座小山的諸多盒子上,「北方木精靈特製的手工餅乾。」

 

……那個,我說啊,學長……」已經哀莫大於心死的褚冥漾實在不曉得該怎麼開口阻止自家學長繼續增加那座蛋糕山的高度。

 

「蛋糕的話一天只能吃一個。」事實上根本完全知道褚冥漾想說什麼的冰炎一邊將身上的黑袍脫下扔進洗衣藍裡,一邊直接打斷對方的話,忍著笑意讓聲音盡量平穩的開口,硬是把話題彎了一個方向。

 

「咦?什麼不是啦我不是要說那個,」褚冥漾愣了會才發現自己差點又被唬嚨過去,趕緊把話題拉回來,「我是想說那個蛋糕可不可以……

 

走到桌子前拉開椅子坐下,冰炎覺得自己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看著褚冥漾緊張的模樣終於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放心吧,我不會因為你多胖個幾公斤就嫌棄你的。」冰炎一邊笑著一邊隨手拆個蛋糕盒,拿起附贈的玻璃叉子切了一口份量的大小,站起身將蛋糕送進對方嘴裡。

 

還處在驚嚇中的褚冥漾木然的嚥下那塊蛋糕,甜蜜芳香的味道在嘴裡化開、還有那軟綿綿入口即化的口感也是美味到無可挑剔……抽了抽嘴角,褚冥漾實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那我一個月的魔鬼訓練是在訓練心情爽的嗎!

你知不知道夏碎學長排的訓練課程表有多沒人性啊啊啊───

 

 

 

 

 

「學長……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嘆了口氣,已經徹底心死的褚冥漾知道實情之後乾脆直接坐到冰炎旁邊大方的一口一口咬下對方遞過來的點心。

 

揉掉紙盒扔進垃圾桶,冰炎拆了第二盒蛋糕,「你第一天出門我就覺得不對勁,不過一直到那天你回來發現我是醒著的那次才知道你跑出去幹什麼。」

 

…….學長你是怎麼知道的?」褚冥漾想不出有哪裡露出馬腳,雖然說當時扯的謊有點那啥,不過也沒這麼容易被拆穿吧?

 

「抱著你的時候觸感跟之前不太一樣,明顯瘦了一些。」冰炎回想起自己在更久之前對他說的那句「你胖了不少」,沒想到會讓他受到這麼大的刺激,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你誰不好找怎麼會偏偏去找夏碎那傢伙?」這點倒是令冰炎怎麼想都想不通,在自己知道狀況之後的不久自家搭檔也在任務中坦承他這個月充當褚冥漾的教練,不過因為他不斷跟自已強調不想讓冰炎知道所以才一直瞞著。

 

「你沒聽千冬歲說過嗎,」又餵了口蛋糕進去,冰炎一邊涼涼的說道,「夏碎之前接過學校指派的新生訓練任務,是一年級生公認最恐怖的魔鬼教練。」

 

聽完這段話褚冥漾馬上被剛嚥下的蛋糕狠狠嗆了幾下,嘴角又是幾抽。

 

如果我早知道這種事情的話絕對不會自找死路的!

 

想起這一個月來夏碎學長每天都掛著溫柔笑容的卻完全不容一絲通融的惡鬼訓練,褚冥漾內心無限悲痛。

 

 

***

 

日安,我是阿甲。

放了這幾天連假放爽爽放到差點忘記更新這回事WWWWW
不過阿甲下星期開始就要到學校自習了(杯催考生
最有空閒的這星期只產出了一篇小短篇真是有點對不起各位> <(還敢說

然後是說大家可以先猜猜看漾漾這幾天到底幹什麼去了XDDDDDD

最後,謝謝喜歡和鍵閱~有任何感想歡迎到右手邊會客室告訴我ㄛ!

 

---7/13補完---

 

呼wwww好久沒寫這麼完整的短篇了wwwww
雖然最後字數有點爆了不過這篇寫的很開心XDDDDD
然後魔鬼教練夏碎整個超有畫面的是怎麼回事WWWWWW

 

總之,還是希望大家喜歡囉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