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等等……唔!」被用力推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學長不容反抗的跟著壓了上來,從旁邊取出一條繩子乾脆把我的手綁在一起壓制在頭頂上,連想逃都動彈不得。

一手抬起我的下巴,學長勾起嘴角,「原來我不在時你這麼寂寞啊,」伸出舌在我的唇上輕舔了幾下,而後被溽濕的感覺慢慢的移到耳邊,「嗯?」

「我才沒有…嗯…」耳朵被輕咬著,已經大敞開來的襯衫底下露出一整片的肌膚,學長的手正在上面不安份的戲弄著。

「那些肉麻的話你是從哪裡學來的?」頗有追究到底的氣勢,學長已經將唇舌轉戰到胸前,原本的那隻手早已伸到更下面的地方,握住性器把玩起來。

「是喵喵她…啊啊…學長…!」我只能偷偷在心裡向被賣掉的友人懺悔三秒,胸前一直有斷斷續續的快感傳來,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正被掌握在手中,學長技巧性的揉捏和摩擦已經讓我的思考變得逐漸混沌起來。

「連最後一封都是?」停下嘴邊的動作,學長抬起頭往前移動了些,直接往我的唇上重重咬下,變得有點不高興。

完全知道第三封簡訊內容的我卻迅速漲紅了臉孔,只能撇過頭支支吾吾的,「那個就…不是…嗯…」想起那天傳出第三封簡訊的情形,我自己都覺得快羞愧死。

「那就是你自己寫的了?」笑了起來,心情轉變十分迅速的學長很滿意的吻了上來。

「唔…哼嗯…對啦…」一吻結束,我喘息著回答,下體的性器從剛剛到現在都一直被玩弄著早已瀕臨宣洩的邊緣,學長卻還在持續的加重刺激,「哈啊…學長、不要…會射出…來的…啊啊…!」抓緊了學長的手臂,禁不住更多刺激的性奇在同時射出一股白濁,有一些灑到下腹上,更多的全都沾染在學長的手上。

「哈啊、嗯哈……」我還躺在床上喘息著,前面卻有一股力道將我往前拉,讓我直起腰來跪在學長的大腿兩側。

另一隻手拿起潤滑液往股間擠了大量的冰涼液體進去,學長沾滿剛剛才射出的溫熱液體的手則是往上撫摸著我的胸前,「嗚…!」抖了抖身子,在股間徘徊的手指正按壓著緊閉的穴口,接著便有兩根手指頭戳刺進去,淺淺的抽插著慢慢地擴張,「嗯…唔嗯…」

「唸出來。」

正輕喘著感受異物在體內的動作,學長卻突然開了口。

「什麼東西…嗯呃…」手指又更往深處前進一些,呻吟了聲我只能斷續的反問學長突如其來的話。

「簡訊的內容,」勾起十分狡猾的笑容,學長抬起頭在我的唇上吻了幾吻,「唸出來給我聽。」

瞠大眼睛,學長將第三根指頭也擠進我體內,靈活伸縮著的手指冷不防地往敏感處壓下,「不、不要…啊啊…!」

「你還記得內容吧?」低下頭轉往胸前舔咬著,和語氣不同的是手指在後方激烈的活動,已經被擴展開來的穴口也慢慢地留下過多的潤滑劑以及體內分泌出的液體。

可以的話我還真想忘記……那種讓人羞恥到想死的內容讓人想忘都忘不掉,到現在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但是把裡面的內容念出來這種事不管怎麼想都讓人覺得無法接受啊!

有些模糊的想著,張嘴想拒絕卻一開口所有的字句就全被拆成支離破碎的單詞,「學…長但、但是…我不…嗚嗯…!」

「噫啊…?」顫了顫身子,在體內抽插著的三根指頭猛地全數抽出,「等…啊…」取而代之的則是學長熱的幾乎要燙人的性器抵在尚未完全闔上的穴口。

「來吧,從第一封開始。」學長掛著一臉好整以暇的笑容,還很卑鄙的抓著我的腰往下壓,將性器往前推入一些又很快的退出。

「嗯…」突然空虛的體內發癢難耐的像是火在燒,低著頭喘著氣,我抬起頭不滿地看著學長,反倒被吻個正著,一直沒有動靜的性器又開始淺淺地抽插起來,更像是另一種惡劣的變相催促。

一吻結束,學長停留在和我鼻尖相碰的近距離,慢慢地開了口,「快點,褚。」略顯沙啞的聲音能聽見在裡頭包含著的情慾,「我想聽你親口說。」

原本只是小幅度抽動的抽插轉為一點一點的更往深處推進,卻都很快的抽出,體內早已被撩撥的收縮不停,對上學長被染上一層色彩的赤曈,我最後只得妥協的硬著頭皮開口,「學長…嗯…!」才剛開口,原本靜靜埋在體內的性器便同時往深處插入,「啊…!我好、想你…早…早點…嗯啊…!」一句話還沒說完便被猛地狠狠插進深處,用力地撞在體內的敏感處上。

「繼續。」學長獎勵似的又往上用力頂了頂,偏過頭吻上臉頰。

雙手環上學長的頸項,我乾脆把臉埋在頸邊逃避學長熾熱的視線,隨著體內一上一下的律動咬牙喘著氣,「嗚嗯…學長,早點回家…我一個、人…啊…很寂寞…嗯啊…!」

一隻微涼的手摸上我被汗濕的後頸,輕柔的按壓著,另一種異樣的酥麻直從後頸傳來,「做的很好,褚。」伴隨著學長低沈的嗓音,更讓人全身發軟。

環住學長的雙手落下的同時我整個人被猛地往後一推,往後躺倒在床鋪上,緊接著而來的便是一陣猛烈的抽插,讓我更說不出話來,「哈嗯、不,啊啊…!嗚嗯…啊啊…!」

「學長不…嗚啊…!不要、會射…嗯…要射、了…哈啊…!」猛如潮水的快感一層淹蓋過一層,堆疊到最高的地方時在體內活動的性器卻突地停下動作,就這樣靜靜埋在體內的深處,「啊…咦…?」

「第二封簡訊,開始吧。」低下頭輕吻鼻尖,學長露出狡詐的笑容。

小幅度的在深處抽動著,若有似無的擦過敏感處,只差一點就能宣洩出來的慾望被不上不下的吊著實在難受的不行,「嗚…嗯…學長…」不自覺的擺動著腰肢,炙熱的腸壁也難耐的絞緊,總是帶來莫大情潮的敏感處此時卻老是被像是惡作劇般的輕輕掠過,「學長…好惡劣…唔嗯…!」話音剛落便被狠狠往前撞了下後又停住不動,學長哼了聲算是回答。

高漲的情慾顯得越發難受,事到如今我已經管不了羞恥不羞恥的問題了,腦袋裡只剩下令我全身發熱的緊促慾望。抬起臉主動拉近我和學長之間的距離,從額際的地方滑落下一滴汗珠,沿著學長的臉龐滑下,顯示出學長的情慾其實和我有著同樣的激動。

張嘴唸出印象中仍舊清晰的內容,「學長,我的身體…嗯嗚…」同時間在我體內的緩慢摩擦讓我輕吟起來,「也很寂寞…啊…我會在床上,等你回來…噫啊…!」

才剛說完下方便又恢復成一陣陣激烈的抽插,早已瀕臨頂端的慾望哪受得住這樣的刺激,很快便射出一股白濁,「嗯啊…不、啊啊…!」

「唔…!」學長悶哼了聲,體內同時也被注入一股熱液,很快的填滿了緊窒的內部,過多的濃稠液體則是沿著臀部緩緩流下,弄髒了白色的床單。

「哈嗯、啊…!」已經射過兩次的我渾身無力的躺倒在床上大口喘息著,有種快虛脫的感覺。

學長伏下身在我的額上、臉上和唇上都落下幾吻,才慢慢的從我體內退出去,「唔…?」有點疑惑的抬起眼望向學長,已經有點體力透支的我被折騰了這麼一段時間,終於能夠休息當然是很高興沒錯啦,不過我還以為學長會要我連最後一封簡訊的內容都一併……

學長一邊把我從床上扶起身,準備帶去浴室清理,一邊挑起眉笑了下,吻上。





「第三封簡訊的內容,我剛剛已經充分的聽過了。」




 

 

 

***

 

日安,我是阿甲。

 

經過三次補救(?)之後我終於補完他辣!!!!!!!!!!!!(脫衣狂奔

然後學長那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第三封簡訊的內容是他們兩個H的過程啦wwwww(///艸///
希望可以讓大家看懂XDDDD

這篇H文真的快榨乾我的腦袋辣!!!!!!
雖然這說是這樣說不過就算是現在還是很喜歡這篇H文當初的構想,
讓漾漾一邊做一邊唸出簡訊內容什麼的真的太惡劣了XDDDDDDDDDD
但又覺得這種H文蠻有趣(?)的,所以可以順利寫完心情還是很愉快的wwww

希望大家也可以喜歡囉~謝謝喜歡、鍵閱&票票禮物都大感謝!!!
有任何意見都歡迎直接底下留言或是到留言板告訴我噢噢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