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醫療班的緊急通知後我馬上趕到指定地點的保健室,裡面站著夏碎學長和輔長,走到病床旁看著躺在上頭的人,我不禁有些傻眼。
想問問看現在的情況,兩個人臉上的表情又都有些微妙,害我有點不曉得該不該開口。

病房裡安靜了好一陣子,誰也沒開口,我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呃,學長他...怎麼了嗎?」搔了搔頭,看著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的人,我完全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學長身上連一點傷口都沒有,看起來也不像是病危還啥的樣子,氣色還蠻紅潤的咧......真的要說的話,倒還比較像是學長爆肝工作三天沒睡之後終於病倒結果一睡不起的那種感覺。

「褚,」站在病床旁的夏碎學長第一個開口,臉上的表情有點像是在隱忍著什麼東西的感覺,眼神往旁邊飄了一下,頓了頓才緩緩開口,「咳嗯、冰炎他,睡著了。」

「啊?」我愣了很大一下,不會吧居然真的被我猜中了?

是說睡著就睡著,有必要特地請輔長在這邊坐鎮嗎?依照學長那種不要命的的工作態度會累到睡著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呃,那是因為......」

原來,事情就發生在剛剛學長他們出任務的時候。

原本只是處理爆破物一類的任務,事實上「爆破物」指的是在西方邊陲地帶的一個小村落,裡頭的村民是相當罕見的妖精種族,據說就連學長都是第一次見到實體。
他們普遍擁有嗜殺嗜血的天性,時常危害周邊的國家,最近更有變本加厲的情況,因此派學長前往處理,希望能讓他們遷徙到人煙罕至的地方。

一如往常的順利結束任務之後,除了給天價般的報酬外,任務委託人還額外各給了學長他們一人一罐稀有的茶葉。
任務結束後兩人各自回到住處,夏碎學長一打開包裝便知道這包茶葉是出自那些罕見種族之手,雖然茶香濃郁可視為茶萃中的極品,但其副作用也極強,會讓人嚴重嗜睡、尤其對精靈一族的效果更是加倍。

只可惜夏碎學長慢了一步,等他趕到黑館時學長正好將手裡的茶仰頭飲盡。

「......事情就是這樣。」夏碎學長尷尬的笑了下,「說起來是我不好,沒事先提醒他......不過,我還以為他會知道。」

「不,我想這不是夏碎學長的錯啦。」只是說真的,我也覺得學長不太可能犯下這種錯誤,這方面的知識應該是學長更清楚才對吧?不過也幸好副作用只是嗜睡而已。

等等,不對,所以這整件事情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褚小朋友,」被晾在旁邊很久的輔長提爾突然從後面搭上我的肩,嚇了我一跳,他用腔調很重的中文跟我解釋,「聽說要解除這種副作用最好的辦法就是---唉唷真是的好害羞人家說不出口啦~」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我老是看到他被學長扁了,因為這傢伙真的很欠扁。
你能想像一隻蓬毛土著在你旁邊扭著身體裝嬌羞嗎!只要是人絕對都會想扁他的!

顯然夏碎學長跟我有同樣的感想,扁了扁眼把輔長推到一邊,「是戀人的親吻。」一開口就給了個直接了當的答案。

我眼角抽了抽,你以為你在演白雪公主嗎?這種跟童話故事一樣的劇情未免也太扯了!
該不會還會有那種淚水滴一下就能復活的橋段吧?那群妖精族的人在想什麼啊,這種危險的副作用不要添加進茶葉嘛!......等一下,你們幹嘛都盯著我看?

……啊。
微微瞪大眼睛,臉孔慢慢的燒紅,「呃、欸...」糟糕這下尷尬的人換我了,剛剛顧著吐槽別人我反倒是忘了我現在好像也是事主之一齁?

「這是妖精族的朋友告訴我的,雖然是有點迷信,」夏碎學長露出招牌腹黑微笑,「不過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就姑且一試吧,褚?」

如果我不答應的話絕對會被怎麼樣的!

「嗯對啊,總不能讓學長這樣一直睡下去吧。」這種時候做人還是要識相一點,俗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嘛。

不過,現在好像已經不是我答不答應的問題了,而是還有個更重要的問題,「呃、是要現在就...?」完了完了為什麼臉好像越來越燙了!

「你放心~」剛剛才被推到旁邊的輔長又整個人巴上來,還掛著很欠扁的笑容,「我們會先出去,讓你們兩個好好獨、處、的~」

………還真是謝謝你啊。
尷尬的笑了下,等提爾被夏碎學長拉出保健室之後,我才慢慢走到床邊。

看著學長正睡的安穩,我越發緊張了。
沒問題的沒問題的,不過是親一下嘛,嗯好這點小事難不倒我的!

慢慢的靠近,越是湊近學長的臉龐,我就越能感覺到自己的臉孔正不斷升溫,直到兩人的距離只剩鼻尖碰鼻尖的親暱,正要吻上的同時,緊張著緊閉雙眼的我沒有看到學長偷偷睜開的眼以及上揚的嘴角。

突然被猛地往下一拉,原本坐在椅子上的我險些被整個人拉到床鋪上,原本的輕吻立即變成了濃烈的深吻,「唔嗚...!嗯哼...」嚇的睜開眼時對上學長一臉得逞的表情,「嗯...學長...!」

好不容易使勁力氣推開據說應該要是陷入沉沉睡眠中的傢伙,我漲紅著臉孔喘氣,趕緊坐回原本的位置,順便讓出空間讓學長坐起身。

我看著一臉睡很飽精神好心情佳的人,開口卻是啞然無言。

你看過哪個白雪公主搶在王子吻她之前先強吻王子的嗎!沒有吧?絕對沒有吧!

而且看你精神這麼好的樣子根本不像剛喝過安眠茶一樣啊,這全部都是騙人的嗎!

「不,我誤喝了那杯茶是真的。」活動了下筋骨,學長顯得很滿意這件事情的結果,「大概是連續爆肝三天才會沒有注意到吧。」聳聳肩,他本人倒是一點也不在意。

「不過,你以為那一點嗜睡作用對我會有影響嗎。」學長非常嗤之以鼻的哼了聲,「我大概只睡了三十分鐘左右吧,醒來之後就跟夏碎他們串通了這件事。」然後露出很滿意的笑容。

我就知道!難怪,我還在想說學長怎麼可能真的打算就這樣一睡不醒啊?
原來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陰謀,而且夏碎學長你幹嘛這麼配合啊,搭檔之間的契合度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

「......學長,你很無聊。」

「還好而已。」學長勾起嘴角,伸出手握住我的,不等我反應過來便一把將我拉到他面前,馬上又是一個綿長的深吻。

害我剛剛還白緊張了一場!


 

 

***

 

日安,我是阿甲。

喔喔喔我今天居然來得及更新wwwww
其實這篇有些地方還蠻牽強的,
比如說「學長不知道那杯茶的副作用」這個點本身就有點怪ww
總覺得不太可能XDDDD所以努力讓他合理化(?)了w希望大家還喜歡X

不過也沒想到這篇會爆到兩千多呢wwww

總之謝謝鍵閱、票票和喜歡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