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下午一點。
地點:原世界。

這週末難得沒什麼功課我就抽空回家了一趟,學長則是礙於有任務在身,大概晚點才能回來。為了避免拖到時間太晚回家又要被老媽扭耳朵,這次我就只好自己先回來了。

等我拎著隨身背包打開門,有一段時間沒聽到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哦?你家學長這次沒跟你一起回來?」正坐在沙發上翹腳看電視吃點心的老姊轉頭第一眼看到我居然是問這個。

 


臉上發熱了會兒,我有點尷尬的開口,「學長他今天有事啦。」將背包放在沙發上,一轉身我就被桌上幾乎堆成和小山一樣高的pockey給嚇了一跳,驚訝的瞪大眼睛。

「......這是什麼?」

「巧克力棒。」老姊給了我一個只要是有眼睛的人應該都知道的答案,「別人送的......真是神經病,嫌錢太多。」老姊很不以為然的嗤了聲,吃完手上的那盒後又伸手抽了一盒新的,打開包裝咬了一根巧克力棒。

反正應該又是哪個不長眼的花花公子被我姊煞到吧?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以為用一百盒pockey就可以擺平我姊,嘖嘖。

不過,比起這個,我更在意的問題是,「你要一個人全部吃完喔?」

這未免也太驚人了,這裡應該有超過一百盒了吧?

「怎麼可能,」吃得很快的老姊已經又吃完一盒,隨手把包裝紙揉一揉丟進垃圾桶裡,下巴抬了抬,指指桌上那堆pockey山,「剩下的都是你的。」

我轉過頭驚恐的看著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人,先不說我吃不吃的完,更重要的問題是我要怎麼帶回去啊?難道是要我拿黑色塑膠袋來裝嗎!

「帶不回去不會叫你學長來幫忙?」老姊像是直接看穿我的想法似的白了我一眼,用一貫的看白痴眼神看我。

對喔我都忘了還有萬能的學長可以請求支援!應該再過幾個小時學長的任務就結束了吧?我看等晚一點再打給他好了。

「喔,那我先上去整理一下東西。」雖然莫名其妙就獲得一百盒pockey的心情很微妙,不過如果是從我姊口中下達的命令,抗命的機率根本是零。

走上二樓,有好一陣子沒回來的房間內幸好還沒有什麼灰塵,看來應該是老媽都有固定打掃。
原來的東西也都還在同樣的位置,真的有種回到家的感覺,讓人不自覺的放鬆下來。

往後躺到在床上,我突然想到可以拿一盒pockey當做每個月要給光影村的零食,沒記錯的話日期好像也差不多快到了。

對了,也順便拿去分給喵喵他們好了,他們應該沒吃過吧?應該會喜歡,反正一定夠分......唔,學長回來應該還要幾個小時吧?先稍微躺一下好了......





時間:下午四點。
地點:原世界。

等我悠悠睡醒......不對,嚴格來說我應該是被一睜開眼就看到的特大號臉龐給嚇醒的。

嚇的坐起身來,我還差點跟學長面對面撞上。
雖然說學長的臉不管近看遠看都很漂亮,不過剛睡醒眼前就有張特大號的臉孔就不是那麼令人賞心悅目了。

「學長?你什麼時候來的?」而且幹嘛盯著我的睡臉看啊,難怪我剛剛好像有做惡夢!

「你說誰害你做惡夢?」兇狠的巴了一掌下來,學長哼了聲才坐回床邊,「半小時前吧。」

是說既然來了就叫醒我啊,一想到睡臉被盯著看半小時就覺得怪尷尬的......

「你全身上下哪個地方我沒看過?」扁扁眼,學長一邊站起來一邊說出變態發言,「先下樓吧,你姊跟伯母好像都出門了。」

「喔喔、好。」下了床跟著走下樓,那堆pockey山果然還是原封不動的放在桌上。

等我從廚房端了兩杯飲料出來,將飲料放在桌上後便被學長一把扯到身邊坐下。

「你家是怎麼回事?」感覺有點黑線的學長看著pockey山發出跟我剛剛一樣的疑問。

「沒有啦,就別人送給我姊的。」除了數量多到有點可怕,猛一看有點噁心之外,其實我還蠻開心的,這應該夠我吃半年多了吧?

注意到學長的視線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學長才緩緩開口,「一天只准吃一盒。」

「欸?」等等!你是說就這樣小小一盒嗎!這樣哪夠我吃......

不等我抗議完,學長一個冷眼瞪過來我馬上連想都不敢亂想,只好試圖亡羊補牢一下,「那個,我是說怕放太久餅乾會壞掉啦啊哈哈......」

「這用不著你擔心,壞了大不了給西瑞吃。」學長冷哼了聲,一臉平淡的說出無道德發言。

好吧,抗議無效。
我悶悶不樂的癱在沙發上,一想到以後只能看著這堆pockey山流口水還只能吃一盒......學長,這根本是凌遲!

「你想試試看什麼是真正的凌遲嗎。」

不,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嘛老大.....千萬別跟小弟我一般見識啊。

兩人都安靜了一會而後,學長突然勾起了笑,「想多吃一點也是可以。」而且還是那種超不懷好意的笑!

「有、有什麼辦法嗎?」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看著學長越來越近的臉龐我就知道現在的情況超不妙的,「等一下、學長...!」原本想將人推開一點距離的手被輕鬆的反握住,學長挑了挑眉完全不為所動,像是我根本沒出力似的,最後乾脆整個人壓了上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桌上摸了一盒pockey來,拆開包裝後學長拿了一根出來,接著抬起我的下巴,不容置疑的開口道,「張嘴。」

咬上包著巧克力的那端,學長居然也跟著咬上了另一端的餅乾,接著慢慢的一口一口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我才愣愣的咬下嘴裡的巧克力棒,他老大早就已經咬掉半根多。

「唔,學長...嗯...!」我才剛開口剩下的一小截餅乾馬上被咬走,接著便是熟悉的薄唇覆上,
熱烈的深吻讓人想推開的手也跟著軟下無力。

「哈啊、嗯...唔嗚...!」才稍喘了口氣卻又馬上被堵住了雙唇,綿長的吻持續了一會兒才終於結束。

「嗯...嗯哈...」喘過氣後我趕緊坐起身,順便往後退了幾步,以免又被對面笑的很邪惡的學長偷襲,「學長,剛剛餅乾早就吃完了吧!」為什麼還有第二次啊...

「啊,是吃完了沒錯,」學長伸出手一把將我抓回原本的位置,甚至比剛才還要更靠近一些,腰被緊緊攬著,距離近的足以將學長雙瞳裡的熾熱看的一清二楚,「不如,我讓你吃點別的?」

呃?什麼別的...現在這裡只有滿滿的pockey......等等等等不要抓著我的手摸奇怪的地方!

「學長!」我忍不住驚叫出聲,手顫顫的摸上脹起的股間,像是連裡頭的熱度都感覺的到似的。

說真的學長,你變下流了!居然說出這麼猥褻的話......你是從哪學來的啊,我還以為這種話應該會在中年大叔身上聽到咧。

「褚。」學長皮笑肉不笑的抽了抽嘴角,讓我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剩下的,我們回去再繼續吧,嗯?」

可不可以說不要啊......喂喂、你好歹先把我放開再回去啊!「等一下、我沒跟老媽他們講一聲就跑掉的話會被殺掉的!」

「真吵啊。」

一陣刺眼的閃光過後,客廳已無人聲,恢復了一片安靜。



房屋的大門被推開,褚冥玥環顧了下無人的客廳四周,最後視線停留在桌上的紙條上。



『人我先帶走了。』 



隨手揉掉紙張,褚冥玥冷哼了聲,勾起嘴角,「這臭小子。」

 

 

***

 

日安,我是阿甲。

這陣子放假放的太爽惹結果連更新都差點忘記辣wwwww

然後跟鮮鮮的標題不太一樣是因為前後有改過的關係,內容上不影響w

這篇其實原本是清爽可愛的小短篇,

沒想到不斷出現親熱畫面還一口氣爆破兩千五百字了XDDDD

總之最近預計要來玩親吻30題www希望大家喜歡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