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對方膝枕

 

睜開眼睛,看了眼窗外微亮的天空,才慢慢的意識到我和學長在沙發上睡了一夜。抬頭看了看時鐘,沒想到昨天晚上會直接從十點睡到今天凌晨四點半。

「唔…!好麻…」想動動被當枕頭睡了一個晚上的腿,一陣刺痛和酸麻卻從腳底板瞬間傳來。

一整個晚上都維持一樣的姿勢,也難怪會麻掉了……不過我記得原本只是想看個電視而已,結果學長他說了想睡便很大方的直接睡在我腿上,後來看著看著我也不小心跟著睡著,只是沒想到會一路睡到天亮。

視線往下,學長依舊睡的沉穩。這種機會實在不太多……伸出手抓了戳學長前額的髮絲,深紅和銀白交錯的髮絲握在手中柔軟無比,兩種衝突的顏色被放在一塊,卻映照出柔和的光芒。

真漂亮。不管是學長的臉還是頭髮,都非常精緻。
不管看多少次都不會膩呢……愛不釋手把玩起頭髮,我越玩越起勁,沒有注意到輕皺起眉的學長。

大約是被我剛剛的撥弄給吵醒,一直保持優雅睡姿的學長睜開眼睛,抬眼看著也剛睡醒不久的我手裡還抓著他的頭髮,我被嚇的趕緊鬆手,學長卻沒有要發飆還是剁斷我手掌的意思。

「……不要亂動。」沒有多說什麼,他老大眼睛一閉舒舒服服的翻個身準備繼續睡。

「咦欸、啊,」我還來不及阻止學長已經又睡沉了,「學長,要睡的話就去床上睡啦?」

這樣不行,他老大一睡下去不曉得會睡到幾點,從昨天晚上開始都沒吃東西,我現在超餓啊!

我頓時陷入兩難。
在吵醒學長被揍死和活活餓死之間天人交戰,最後我還是決定伸手輕輕搖了搖,「學長,去房間睡好不好?」重點是我腳好麻肚子好餓。

等了好一陣子,學長這才緩緩睜開眼睛,跟第一次比起來顯然不耐煩許多,半睜開的眼裡還多了份怒氣。

完、完蛋了!

「去房間睡的話會比較舒服吧?」我頂著滿頭冷汗硬著頭皮良心勸導,「而且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人吵你了喔。」

被盯著看了好一會而,好不容易才等到他老大坐起身。我鬆了口氣,還在慶幸沒有發生任何暴力事件,下一秒就被站起身的學長用非人的強勁力道一口氣從沙發上拉起。

「噫噫噫噫───!」瞬間雞皮疙瘩爬滿全身,頭皮發麻、腳底板的劇烈刺痛讓我腳一軟差點又倒回沙發上,及時被學長拉回來後乾脆抱在懷裡不動了。

「你在幹嘛?」還沒完全睡醒的學長一開口,被低氣壓攏罩的壓迫感馬上席捲全身。

「沒、沒事,我腳麻。」盡量保持冷靜的對著學長擠出笑容,心裡不斷祈禱學長不要再有更大的動作。

暗了暗眼,顯然學長完全沒有接收到我的祈禱和緊張的心情,手一撈把我打橫抱起,準備就著這個姿勢走進房間。

「等等等一下等一下學長等一下啊啊啊!」酸麻的感覺毫不留情的一波接著一波在腳底板打轉,我慘叫一聲不由自主的抓緊學長的衣服,痛的眼眶含淚。

重重嘆口氣,「………被你吵的睡意都沒了。」學長還是任憑我快抓爛他的衣服,逕自踏出腳步只不過步調放緩了許多。

用腳踢開房間的門,學長動作還算和平的把我放到床上,自己也跟著壓上來。

都被丟到床上壓著了,傻子都知道學長被吵醒之後的報復行動絕對是兒童不宜。

「那個,學長,我還沒吃早餐,」我還在垂死掙扎,試圖用體力不足這個原因拖逃,「肚子很餓,腳又很麻……稍微有點,那個,晚上的話…」到晚上之前至少我還有時間可以找出轉移學長注意力的方法!

完全不採納我的意見,學長不由分說的直接將我的雙手拉高過頭壓住,「既然敢把我吵醒,」學長露出沒睡飽時慣有的笑容,「想必你是做好了十足的心理準備對吧。」

「學長等、等一下…腳腳、腳很麻啊啊啊!好痛、不要摸…!」

「腳麻正好。」

 

 

├「我忘了拿浴巾」

 

 

正坐在沙發上翻書,應該是學弟在裡面洗澡的浴室裡先是水聲停了,接著傳來喊叫的聲音,「學長?學長你在外面嗎?」

放下手裡的書,站起身走到浴室門前,你應了聲,「做什麼?」

「呃那個,」聲音停頓了好一陣子,你似乎看的見對方臉上的尷尬,「我忘記拿毛巾了啦。」

微微勾起嘴角,你想著這是能捉弄他的大好機會。

「那你就裸體出來吧。」環著手,手裡早就拎著一條浴巾的你卻用認真的語氣回應道,「反正我又不是沒看過。」

「咦?」門板另一端的他明顯愣了一大下,沉默了會後才猶豫著開口,「學長不要鬧我啦。」隔著一層門板你大約也能想像到他燒紅的臉蛋和不自在的表情。

褚冥漾搓著光溜溜的身體,平常也沒有裸睡的習慣,雖然夏天洗完澡不穿衣服不會冷,但這樣感覺還是好怪啊。

浴室外的你笑了下,最後還是逕自推開了浴室的門,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之前便用浴巾將人牢牢的包緊。

「學長!」懷裡的人驚呼一聲,抬起頭來眼巴巴的望著你,看的你一陣心亂,索性低下頭給人吻了個結實。

「下次再這麼糊塗就一整天別穿衣服算了。」

「學長果然是變態……學長不要捏我屁股!」


 

├一方沉迷遊戲

 

「褚,吃飯了。」

「馬上來馬上來,給我五分鐘!」這隻BOSS的血量會不會厚的太變態!



五分鐘過去。



「你信不信我炸了你的電腦。」冰炎站在門邊,環著手盯著那個常熬夜打遊戲的學弟,朝旁邊一望,環繞音效雙喇叭瞬間同時炸開,一點灰都不留。

「噫噫噫───!」嚇的從椅子上跳起來,就算站著還是死命抓著滑鼠努力操控螢幕裡小小的人物,「學長等、等一下!再給我一分鐘!一下下就好,真的真的!」

「可以啊,」耐性已經被燒光的冰炎不怒反笑,「五分鐘。」

「五分鐘之後,我要在客廳看到你坐著吃飯。」

「知、知道了!」一方面是擔心遊戲進度,另一方面是快被門外那人的怒氣給壓垮,褚冥漾冒了滿頭冷汗,緊張的大喊著回應。



五分鐘過去。



坐在沙發上,冰炎翹著腳往後靠在椅背上,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
漂亮的臉上暴起青筋,冰炎深吸了口氣,吐出。

「………褚冥漾。」

話音剛落,房間裡同時傳來數起爆破炸裂的轟天巨響,震的房間都搖晃起來,從天花板飄下不少碎屑。

「呀啊啊啊───!!」我還沒存檔啊啊啊那種厚到該死的血量絕對不想打第二次了啊啊啊!

等到冰炎看到像沒了靈魂只剩空殼的褚冥漾慘白著臉晃出房間,已經是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悵然的往後一坐倒在沙發上,褚冥漾滿臉絕望,「學長是…大笨蛋…太過分了,至少先等我存檔啊…」

「要就快吃,不要就等著餓死。」往旁邊望了對方一眼,冰炎哼了聲,一點都沒有想要同情他的意思。

往旁邊倒去,褚冥漾把身體卷成一團,埋著臉逃避現實似的不發一語。

冰炎見狀實在沒有辦法的揉了揉臉,站起身嘆了口氣,「你的東西明天就會恢復原狀了。」

睜大眼睛一秒從沙發上很快的坐起身,褚冥漾感動的熱淚盈眶,一個激動便衝上前用力抱住冰炎的後腰,「謝謝學長!」

這個時候,一直對自己在褚冥漾心中的地位再怎麼說都絕對比遊戲高的自信突然有點動搖的冰炎只能嘆口氣。

「…….吵死了,快去吃飯。」


 

 

***

嘿好的大家早安,我是阿甲。

這是最近更新的短篇,內容和字數都挺短小的,

所以乾脆全部貼在同一篇啦XDDD

當然標題也是亂取的XDDDD颱風早就過啦,

雖然阿甲家外面還是下著大雨wwwww

話說回來颱風時的大家都還好嗎?希望大家都平安喔> <

總之謝謝喜歡和鍵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默默
  • 很好看wwwww
  • 感謝鍵閱和喜歡!

    阿甲 於 2013/09/06 21:4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