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浴室裡,清洗完畢的兩人悠閒的泡在浴缸裡,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所剩無幾日的假期該怎麼度過,順帶提了點新公司的事情。

「經理,這幾天你玩得高不高興?」愉快的摟著人,彼此赤裸的肌膚親密的相貼著。

「當然高興,」舒舒服服的躺在別人懷裡,周庭竹很坦承,嘴上卻也不禁多抱怨了幾句,「如果沒有腰痛我會玩的更開心。」

這倒是真的,這幾天以來兩人回了飯店老膩在一起,常常看電視看著便看到床上去了,隔天的戶外活動他也不能玩的多盡興,多半是腰酸背疼的關係。

江初岑這罪魁禍首聽著倒是心情大好,「怎麼說這種話,」撥開對方溼漉漉的髮絲,「明明剛剛經理叫的很歡呢…唉唷痛…!等等等經理你快放手!」命根子掌握在別人手裡他嚇的一時結巴起來,讓愛人握在手卻沒有心情興奮,反倒緊張的半死。

「唷,我難得主動呢,你不喜歡?」周庭竹現在佔了上風,笑吟吟的手裡握的更用力,「聽你剛剛說我什麼呢,嗯?」

「怎怎麼…我哪裡會不喜歡嘛,」江初岑忙著陪笑哄人,「我說我們家經理可愛的不得了,世界第一美人!」短短幾分鐘他倒是冒了不少冷汗,一隻手死握著周庭竹還抓著自己下體的手。
以前在外風流拿還哄女孩的話一句都想不起來,現下說的算是真心話。

「一個大男人被誇獎是美人……怎麼說都令人高興不起來耶。」周庭竹看他緊張的,也不禁被逗笑出聲,便鬆了手。

兩人都洗的差不多了,雙雙站起來出了浴室,坐在床上擦著頭髮待會兒準備就寢。

「真是的,經理發起火來果然很可怕啊…」嘟噥著發牢騷,江初岑有些氣悶的把毛巾丟到對方臉上。

「可不要小看成熟的大人喔?」好笑的把毛巾拿下來,周庭竹發揮自己年紀的優勢,算是安撫的主動替對方擦起頭髮。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江初岑嚇了一跳,不大自然的尷尬起來,「……好久沒人幫我這樣擦頭髮了。」

短髮乾的快,周庭竹放下手裡的毛巾,若有所思的蹭到他身邊,有些猶豫的開口,「那個啊,我說你……嗯,在做的時候…」雖然講話扭扭捏捏的很沒有男子氣概啥的,但這種事情還是有點難以開口。

雖然對方那種期待的表情現在看來實在有點刺眼,不過話都說到這邊了好像也只得硬著頭皮往下講,「那些……有點,那個的話,可不可以不要說了?」

江初岑露出大大的笑容,心情好的快飛天,「但經理的反應總是很激動呢,」順勢抱著人往後躺到床上,「所以我才會覺得經理喜歡的嘛。」忍不住回味起剛剛的激情,江初岑趕緊甩掉腦中想法。

「才不呢,是因為你弄的我緊張才有反應的。」講完這一串話周庭竹已經臉紅的不像樣,「而且那種話,很不像你的個性會說出來的話吧?」奇怪的望著江初岑,其實這才是他最在意的地方,明明前幾次和這傢伙做的時候也沒聽過這類粗魯的字眼。

「咦…不喔,這才是我原本的個性呢。」有點訝異對方現在才發現,江初岑邪惡的笑了笑,「你都不知道我之前跟經理做的時候忍的多辛苦,這次不小心沒忍住,幸好經理不討厭嘛。」故做模樣的嘆口氣,他用著困擾的表情說道。

「我可也沒跟你說過喜歡。」心裡還是不滿意的瞪過去,想趕緊結束這個話題,他已經覺得這超出他平常的道德範圍,露骨到快不行了。

「如果經理真不喜歡,我以後收斂點就是了,嗯?」吃了一記衛生眼的江初岑汗顏著討好,卻被周庭竹的回應給樂笑出聲。

「呃不,我也沒說討厭……不,但也不是特喜歡…哎總之,以後你隨意就好。」周庭竹覺得自己說的顛三倒四,說詞還不斷反覆實在有些娘們似的太矯情,但又不想因此像給他限住了什麼自由被委屈著那樣。

「這可是經理你說的,」江初岑喜出望外,連著吻了好幾次,「不准反悔,以後我可就真的隨意囉。」

原本是不懂這些的周庭竹和他相處了這麼段日子自然知道他打著什麼鬼主意,臉上一紅憤憤的卻不知從何反駁起。

「好了,剩下的假期我保證會當一個正人君子,」有模有樣的舉起手,「我會努力忍耐,一直到回國為止絕不上你。」想了想剩下兩三天的假期想當個普通的觀光客,帶經理去逛逛那些之前答應過要去的地方,不也挺美好的。

「得了得了,你的保證一點信用都沒有。」扁扁眼硬是潑了桶冷水,周庭竹對他這種孩子氣的發誓完全不看在眼裡。

「相信我啦,」配合著度方的話江初岑做出同樣幼稚的舉動,試圖把頭埋在矮了自己一截的經理胸前亂蹭,「因為這樣回國之後我才能對經理你隨意嘛。」抬眼勾起邪豔無限的魅笑,沒想到下一秒就吃了個爆粟。

「說什麼鬼話,趕緊睡了吧你。」

「經理,人家沒有晚安吻睡不著……噗呃…!」

「怎麼樣,還要嗎?不管幾次都可以哦。」

「……不,不用了,謝謝經理。」




兩人摟著彼此相安無事的一路睡到天亮,都精神抖擻的起了個大早,準備把剩下的幾天玩的盡興點。

江初岑很自動自發的當起導遊來,首先去看了經理一直叨叨唸唸的黑色沙灘,隔天到了旅遊書上找不到的小漁村玩了一天,最後去了幾處經典風景區,這趟旅行也算是頗圓滿的結束。

回到國內,大家又回復到八點上班五點下班的規律生活,只不過難免乏味。江初岑也按照慣例把文件送到經理辦公室順便摸個魚打個混再喝杯咖啡。

「經理,等以後我們自己有了新公司,我絕不會帶你去夏威夷這麼窮酸的地方。」霸佔了辦公室最大最舒適的牛皮椅子,江初岑一邊在地板上就著椅子滑行一邊提議。

坐在一旁相對樸素的沙發上,周庭竹抿了口咖啡,淡淡的開口,「你想出國啊,可惜我想找你跟我回老家呢。」

江初岑被驚嚇的險些沒摔下椅子,聰明靈活的腦袋也卡了住,愣愣的反問,「經理的老家?要做什麼?」

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周庭竹不太理解對方為什麼這麼大反應,「還能做什麼,跟我爸媽打個招呼囉。」

一年到頭隻身在外的,難免也有些想念家鄉了,剛好這星期週末沒什麼形成,趁著有空也帶上這小子出去晃晃吧,讓他體驗一下鄉村的農情風光。

「你不方便?」久久等不到回應,周庭竹困惑更深。「那就算了,我自己一個人回去也行。」本來就只是順便,剛好撞到行程也是沒辦法的事。

悠悠哉哉的啜了啜咖啡,很顯然周庭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他的大相逕庭,兩個人兩顆腦袋想的從根本上而言就很有差距。

「不不不方便方便當然方便,非常方便!」

「你從剛剛就在激動什麼……」

「經理,我們下星期就飛去法國結婚如何?還是你想去加拿大也OK的!」

「啥?你在說啥?我跟誰結婚去?」

「當然是跟我,經理你真可愛耶。啊還是說你想去挪威?雖然遠了一點,不過只要是經理想要的當然沒問題!」

「……你給我辦辭職。現在、馬上,就去辦。」



 

 

 

***

 

好!這樣一來這系列的文章就補完了!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兩個笨蛋情侶喔XDDDDD

謝謝鍵閱和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