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目的地後,江初岑第一個下了車,殷勤的走到副駕駛座想幫著開車門,沒想到裡頭的人比他快上一步,自個兒先開了車門,他那張英俊帥氣的臉蛋險些就這麼被重擊下去。

「你幹嘛站在這擋路?」甩上車門,周庭竹在車外奇怪的看著他,害他差點開不了車門。

「……就想幫你開車門而已。」


「啊,謝謝。」周庭竹意會過來,朝對方笑了聲道謝。

江初岑頓時覺得有些無力,到底有哪個男人都到賓館門口了還會問對象說這種話的?實在很不明白他家經理究竟算敏銳還是遲鈍。
明明能一眼看穿自己的情緒和想法,明明能輕易打碎自己的風流倜儻,卻對這種床第之間的情事遲鈍的讓人吐血。

「你不進去嗎?」周庭竹握起他的手,想拉著他走進去,「我還以為你會很興奮。」偏了偏頭,看著江初岑和自己想像中不一樣的反應,周庭竹很是困惑。

還是因為經驗豐富所以覺得沒什麼好興奮的?
想了想江初岑精采的往日事蹟,周庭竹覺得這好像也不無可能。
原來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開放啊……果然是我老了跟不上時代嗎?走賓館像在走自己家廚房一樣。

在胡思亂想著的時候,對方已經辦妥了手續拿到房卡,可以直接搭電梯上樓開房間。

電梯在四樓叮的一聲開了門,走廊上看得見充滿異國風味的鋪上和擺飾。
江初岑選了家外表看起來不太起眼的五層樓旅館,走進去後算是有些意外裡頭的環境,高雅而乾淨的大廳擺脫傳統鄉下旅館骯髒粗俗的印象,走廊上簡單的擺飾配合著清幽的香氣,沒想到國外的小村落裡也會有這檔高級清淨的旅館。
到了國外的愛情賓館,比起床頭櫃裡有沒有保險套,周庭竹倒是在意其他地方多些。

「這裡挺漂亮的啊。」周庭竹很滿意,就算要做他覺得至少也得在個乾淨而且氣氛好的地方做,「你怎麼會知道這?」跟著對方走進房間,就連臥室的寢具都有著濃濃的異國情調,以獨特的風味浪漫著。

脫掉西裝外套,江初岑看著居然還有閑情逸致開始品味起家具和桌燈的周庭竹,實在有種說不出的挫敗感。

「呃,之前工作時有人約我來過。」江初岑盡量挑著用最簡短、最不會被誤會的字眼解釋,而事實上是他在外地應酬時,居然有客戶大膽的在議會的當下提議若是雙方能順利合作就到賓館開性愛派對慶祝。

多年在國外長大的江初岑雖然不意外這種荒唐的提議會被大夥給贊成,但實際上一直都無法接受亂交式的性愛。
只是眾人正在興頭上,更何況當初是份重要的簽約,只得硬著頭皮跟到現場,再藉故離場。

「這樣啊。」想了想,知道對方不想解釋的太深入,又覺得自己想不出實際的答案,周庭竹索性拋開這個問題,畢竟對方和自己交往著的是現在,至於他有過怎麼樣的歷史就不是自己該在意的了。

「那,你先洗完我再洗?」周庭竹想讓兩人都先輪流洗過澡,反正一星期的假期裡多的是時間,他們也沒什麼行程在趕著。比起激烈的一夜情,一整天下來兩人能夠慢慢地纏綿,就算不做愛也可以在彼此身邊說些話,兩人在甜蜜中度過一整天的感覺才是他最喜歡的。

「嗯好。」江初岑應了聲,不覺得有什麼的江初岑在浴室門口就脫了精光,順便抓了換洗衣物才悠悠地走進浴室。

也因此他沒有看到背對他的周庭竹臉孔漲紅,更不知道他家經理一切的自然和若無其事有大半都是硬撐著裝出來的,保守成規的周庭竹和人單獨出來約會的經驗少,更別提走進賓館。在裡面光是要正視他就很困難,更別提和他調笑培養情趣什麼的。
雖然這裡的佈置是真的不錯,不過有更大的原因是他想讓自己至少分散一些注意力,才不會顯得太過緊張。

倒在柔軟的大床上,棉被晒的芬芳,異國風情的香味蔓延在鼻尖,把臉埋在枕頭裡,他覺得自己似乎變得更緊張了。用力揪緊了懷裡的枕頭,趁對方在洗澡的時候,他試著讓自己可以放鬆一點,也開始暗暗後悔剛剛就不該裝大方,都到這時候了才表現的這麼慌亂實在太失男性的尊嚴。

「江初岑,要做就快點。」小聲的自言自語,周庭竹自己都覺得丟臉。他又不是什麼快被破處的高中小女生,堂堂一個大男人在害臊個什麼勁啊…

「唷,沒想到經理這麼期待。」

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有道聲音突地從頭頂傳來,周庭竹被嚇了一大跳,從床上坐起身來卻和對方赤裸的上半身撞個正著,還來不及掩飾自己的尷尬,臉孔就迅速地漲紅起來。

「誰、誰期待了…!」對方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辯解,一個使勁便將他壓倒在身下。

「什麼嘛,害我還很沮喪的以為經理一點都不想和我做呢。」只是進去沖個涼的江初岑其實已經站在床邊看了不少他家經理可愛的反應,更在聽見對方細聲喊著自己的名字時血液直衝下半身。

「喂,先讓我去洗澡啊…」

「不要,經理剛剛騙我,」任性的一口回絕,江初岑用另一種方式表現出自己的霸道和強硬。況且,現下他可沒有毅力再等他慢吞吞的洗完澡了。兩手開始不安份的褪去對方的襯衫,「看到經理這麼誘人的一邊磨蹭著棉被一邊喊著我的名字,」這副柔軟的身軀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沒能好好的撫摸、親吻,這讓他格外的興奮起來,「我也只好回應經理的要求囉。」

「唔嗚、嗯…」雙手被強壓著吻上,這樣的霸道和任性,的確也已經有段時間沒能好好的感受過了呢。即使事業心總是強過欲望,但心底也免不了的隨著工作而時常感到寂寞。

掙扎著抽出自己被壓制住的雙手,周庭竹這次倒是毫不猶豫的便伸出手環住對方的頸子,主動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江初岑,要做就快點。」重複著自己的話,他想證明他好歹也是個快三十歲的男人,說這種話對他而言才不算什麼!

「不會讓經理失望的。」稍稍愣了一下後江初岑很快反應過來,知道對方的用意後他好心情的勾著笑容,回應似的給予一個深吻,同時手腳俐落的脫去他和自己的衣物,「果然好想念經理的細腰啊…」手在對方的腰上捏了一把,惡意的調戲著,「還有、經理柔軟的屁股。」往下輕舔著細緻的鎖骨,正想繼續卻換成自己的手臂被重重捏了下去。

「再胡說八道我可就不做了,」周庭竹怒視過去,通紅的臉卻出賣了他,「要做就給我正經點……唔嗚!」話還沒說完便又被重重咬了一口,「你做什麼…嗯、唔…等等…嗯…」被脫個精光的身軀很快被掌握住下半身,垂軟的性器在對方的撫摸之下逐漸充血。

「啊、嗚…嗯…唔、啊…!」今天,和平常不太一樣。他暗暗覺得有點糟糕,對方的撫觸讓他很快的燥熱起來,甚至更容易有射精的慾望。他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的主動,對方的動作太熟練,對他的身體比自己還要熟悉,哪裡最敏感哪裡最舒服,江初岑比他更清楚。

「好任性,明明是經理要我快點的呢?」挑著對方的毛病講,江初岑一邊在他的身軀挑起情慾,還有心情一邊和對方打趣,「一段時間沒做了,經理的身體卻好像因為這樣而更敏感了啊,」看著身下的人呻吟變得甜膩,喘息也急促起來,江初岑很滿意對方的反應,因而加重了手裡握著的力道。

「不嗯、你輕…輕點…啊嗯、啊啊…!」幾聲拔高的呻吟過後,周庭竹在他的手裡先洩了一次,喘息的緊。

「居然已經先射了,」挑了挑眉,煽情的舔掉沾滿了手掌的白濁,「經理的表情真棒,」俯視著身下嬌喘的人,江出岑不慌不忙的從旁邊拿過旅館提供的潤滑液,倒滿了剛剛被對方給弄溼的手,摸向臀部的後庭按壓起來,「很淫蕩哦。」

「說什麼…啊、啊…還不行…嗯…嗚…」下體早被潤滑液和自己的體液給弄溼,到處都黏糊糊的,呈現一片狼藉的景色,後方稍微按壓後便被手指給刺入。還未完全擴張開來的地方被強行扯開,即使不算痛楚卻也覺得難受。

「裡面咬的這麼緊,怎麼會不行?」哼了哼,不理會對方的阻止,江初岑仍舊使勁在炙熱的腸道中抽送手指。


「你…唔嗚…啊、哈啊…」下身被開拓著,體內的指頭不斷增加,直到裡頭能夠毫無,直到後穴逐漸鬆軟起來,壓在自己身上的人仍舊不停地往自己的身體裡刺激,「原本是,這種個性嗎…唔嗚…啊啊…!」裡頭敏感的地方被手指狠狠按壓、旋轉,爽得他又是一陣顫抖,前方的性器更是分泌出了許多蜜液,說到一半的話只剩下斷斷續續的呻吟。

「經理指的是哪種個性?」愉快的輕笑著,惡質的反問著連話都快說不出來的周庭竹,一邊用手指在對方的後穴裡出入,另一隻手便握上不斷滴落白濁的性器,搓揉著磨蹭頂端,很快的身下便抖了幾抖身子,在自己手裡又洩了一次。

還在喘息不已,後穴的手指突地被抽出,接著是比方才更為粗大的東西抵在穴口,江初岑也不馬上插入,就這麼不規矩的在穴口磨蹭著打圈,偶爾頂入一點又馬上抽出。

江初岑乾脆把躺在床褥上的人給攔腰抱起,擺弄著對方在射過兩次後失了不少力氣的身軀,讓他和自己面對面的跨坐在腰上,這姿勢明顯是存心想讓他在過程中羞愧的不行。

「後面都濕的一塌糊塗了呢,」感受著對方收縮的緊的後穴,他高漲的火熱早就發脹到痠疼,急著想就這麼插進那緊窒的後穴,這不摩擦了幾下便有些忍不住。」

「不愧是被我幹過的經理呢,這副放蕩的身果然體特別敏感。」熱情的和對方唇舌交纏,激列的吻只能宣洩一點暴漲的情慾。用下流的耳語更為刺激著這副誘人的身體,一想到周庭竹待會將要露出的那種隱忍而放蕩的表情,自己的下體也跟著起了不小的反應,早就直挺挺的肉棒就越發脹疼,但為了把握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看見自家經理更放浪的一面,忍著這點苦是值得的,

「那種話…夠了…唔嗯…」手指抽出的後穴不但空虛還發癢的令人難耐,偏偏這傢伙明明硬的不得了卻遲遲不肯像以往那樣乾脆的插入,反而是可惡的不斷給些更撩人的刺激,「你…為什麼…嗯…快一點…」嬌軟的聲音從嘴裡洩出,趴倒在對方的胸膛上,周庭竹急喘著氣,細腰忍不住主動前後擺了擺,光滑圓潤的臀部不住地摩擦著對方硬挺的雄性,裡頭渴望著被侵犯的慾望幾乎要令他受不了。

「快一點什麼?」第一次看到周庭竹這麼熱情的誘惑,江初岑心裡甜美的快滴糖,欺負的更起勁了,放在對方腰上的手好整以暇的開始揉捏起濕透的臀部,不時在穴口按壓著,「說清楚點才給你,嗯?」循循誘導著對方開口,手指淺淺的刺入後又拔出,惹得他又是一陣斷續的呻吟。

「啊…嗯不…別玩了…唔哈…!」見對方是怎麼樣也不肯讓自己一個好過,周庭竹心裡身裡都急的快不行,急促的喘息著,身體越發燥熱。江初岑從來一直以來對自己討好都來不及,除了平常的調戲當情趣,周庭竹哪被這樣故意使心眼欺負過。

「哪裡有玩你呢,乖嘛,告訴我,待會肯定讓經理爽的受不了。」一邊乖哄著揉揉對方彈性極佳的臀部,一邊捧起對方的臉親了又親,周庭竹再不開口他覺得自己的那根都快憋壞了,只能在對方臀瓣間上下滑動著解解悶。

被這麼一摩擦周庭竹全身都顫抖不已,再顧不上羞恥和內心的一點掙扎,只得頂著張燒紅的臉喘著氣開口,「快點,把你的…插進來,插進我的…裡面來…!」低下頭閉緊眼睛主動獻上個又深又濃的吻,希望這惡劣的人可以滿意。

大方的接受了周庭竹的獻吻,江初岑緊壓著對方的後腦杓,吻的激烈。分開後他勾起滿意的笑容,「做的很棒,這就馬上讓你爽快了。」一個施力輕鬆抬起他的腰,捧著他的屁股將早就性致勃勃的粗壯狠狠撞進濕滑的小穴裡。

「啊啊、嗚啊啊…!」體內最敏感的突起被猛力的衝擊,一瞬間強烈的快感幾乎將他滅頂,張著嘴大口大口喘息著,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再度噴出精液的分身濺滿他的下腹,從來沒有體驗過如此激烈的感覺,周庭竹微微抽搐著顫抖,腰肢酸軟不已,趴倒在對方懷裡連話都說不出來。

「瞧你爽成什麼模樣,才剛幹進去而已呢怎麼就射了?」周庭竹的反應也在他的意料之外,江初岑饒有興趣的挑了挑眉調笑著,不等他喘過氣便扶著腰肢上下律動起來,每一次插入都到最深,毫不留情的將龜頭頂在敏感處狠狠打磨,抽出後再挺腰用力插入,同時將對方的腰肢下壓,將肉棒擠進對方體內的最深處。

「啊啊…!不,不要…太深了…哈啊…嗯啊、啊啊…!」失了氣力的身軀只能任由對方擺佈,一下子被擠入粗壯的性器將後穴填得滿滿,沒有絲毫的空隙更容易讓他能夠撞進自己體內的深處,快感源源不絕的從交合處一波波湧上,激烈的幾乎讓人無法承受。

「怎麼會太深,我還嫌不夠呢。」伸出舌舔舐著他的,彼此交纏在一起,更添了幾分煽情。愛不釋手地一邊揉捏著被淫水弄溼的臀部,胸前的乳首也被另一隻手恣意玩弄著,挺著腰在緊縮濕熱的腸到中抽送,被柔軟的內壁包圍著讓他舒爽的只想更用力佔據這副身體,力道當然也越發加重了。

「慢、慢一點…噫啊啊…!那裡,不要頂…嗚啊啊,哈啊…!」周庭竹只覺得穴裡被頂的酸麻不已,腰軟的倒在他懷裡,只能被動地承受起伏,沒有太多的力氣讓對方停手,一張嘴只剩下放浪的呻吟。

被夾在中間的性器隨著上下摩擦著,在猛烈的侵犯下慾望很快的高漲起來,「嗯哈…不行,嗯嗚…要射…了,啊啊…會、會射的…」揪緊對方的衣袖,周庭竹緊閉著眼睛無力地再度被推上高潮,將兩人的腹部濕的透徹,濕潤的眼睛顫了幾顫,滑下的淚水沿著臉龐滴落。

「這不是又射了麼,我可還沒射給你呢,經理。」不在乎的沾起自己身上的濃稠液體,塗抹在對方白潔如羊玉般的的身子,更襯的色情。

將殘留著液體的指頭深入對方的嘴裡攪和,柔軟的小舌纏綿著指頭,不比身下的穴裡差,望著那張蒙著一層水霧似的雙眼裡頭閃著情慾,紅潤的臉龐掛著兩道未乾的淚痕,同樣紅艷的唇舌裡煽情的含著指頭,嘴角邊是吞不盡的唾液,撩得更讓人衝動,埋在他身體內的雄性自然又脹了一圈。

「哈啊…啊…不要…不要了…唔嗯,啊啊…!」被插的連續射了兩次的周庭竹微微睜大眼睛,感覺到體內猛地被一股熱流給注滿,體內射過的粗壯緊是頂端稍軟,緩了緩後很快的又越發硬挺起來。

短暫的休息後隨著精液填滿體內,再次擺著腰抽插起來,他終於受不住的開口求饒,誘人的浪叫中混著模糊的哭腔,才剛射精過的敏感身軀一次次不間斷的被一下下狠狠頂撞著腸道,快感覆滅的同時竟也夾帶著一點無力再承受更多歡愉的痛苦。

「怎麼這就不行了呢,不會這麼快結束的哦。」抬起下巴,直視著周庭竹細緻英氣在自己身下卻變得放蕩不堪的臉龐,情不自禁的又是一個深吻,越發使勁在對方的穴裡抽插,頂的他身子直顫,被堵住的唇嗚嗚幾聲,雙眼眨了眨掉下幾滴淚,惹人憐得更想欺負。

「嗯哈、啊啊….!」分開後周庭竹喘的急促,努力撐起身體,抖著唇開口,「嗚嗯…拜託、嗯…已經,唔啊…!不…不行了…哈啊…!」體內又被猛力一頂,頂的他瞬間腰軟了半截,又是幾聲嗯嗯哼哼叫出口,好好的一句話都講的不完整。

「說說看,我幹的你爽不爽,嗯?」江初岑捧起他的臉龐落下幾個碎吻,咬了咬被吻的微腫的紅唇,捧著屁股的手移至身前,手掌包覆住對方整個性器,開始上下套弄著摩擦頂端,擺明了要逼著周庭竹回答。

「啊啊…!不、不要…嗯唔…住手,哈啊…嗯啊啊…!」刺激加重的瞬間快感翻倍擴大,周庭竹只覺得身體麻木,只剩下後穴裡的快感鮮明的讓人忽略不掉,經過多次的頂撞,穴裡酸麻得緊,幾次射精後敏感的腸道被頂得抽搐起來,身體早就承受不住這樣的劇烈,被握在手裡的分身射精感再度湧上,讓他幾乎要哭出聲來。

「不說就插到你說為止。」暗了暗眼,肉棒每插入一次就會被抽搐著的腸道夾的爽快至極,顧不得已經耗盡的體力周庭竹,江初岑只想逼著他親口說出更淫蕩的穢語,於是一下下使勁將肉棒插的更深。

「哈嗯、唔啊…舒、舒服,嗯哈…爽死人…了、唔嗯,哈啊…嗯啊…!」周庭竹被頂得理智全無,只希望對方趕緊停下折騰得他不行的動作,伴著一聲聲浪叫總算是擠出了符合江出岑想聽的話,「快一點…停下,啊啊…不要了…嗯哈啊…!哈嗯…!」叫的嗓子快啞,周庭竹哭著求饒,第一次嚐到激烈的令他幾乎昏厥的激情,哭泣的臉龐只是更刺激著侵犯他的人。

「好乖,這就快了。」讚賞似的撫著周庭竹早已被汗濕的黑髮,凌亂地散在臉龐,讓誘人的他更多了一點性感的味道。握著對方的腰肢用力在後穴裡抽送,哭啞的呻吟在自己的耳邊迴盪,到達極限的快感釋放在他的體內,方才射進的精液還留在體內便又被注入更多,周庭竹顯然無法承受的啞著嗓子哭喊幾聲,跟著射了一點稀薄的精水。

周庭竹全身酸軟無力,只能靠在他的身上不斷喘息,直到江初岑將疲軟的分身拔出時感受到滿滿的精液被跟著帶出,從後穴排出大量濃稠的液體,他才又緩緩紅了臉。

忍不住捧著他的臉親了又親,江初岑極其滿意的抱緊癱軟在自己懷裡的人,「經理好棒,夾的我爽死了。」

「……那種話,別說了。」毫不掩飾的粗口周庭竹還是聽得不習慣,覺得羞澀又尷尬,只是轉移話題的抬頭皺緊眉望著同樣沁出不少汗的江初岑,報復性質的開口道,「愣著做什麼,快點把我弄乾淨。」

「嗯,遵命。」

不但心甘情願還用著美美的心情領了命,江初岑少不了幾個親吻,才把人穩穩的抱在懷裡,進了浴室快手快腳的洗乾淨身體,才剛激烈的做了一場,難得安份的沒敢再動手動腳,一是怕自己又起了慾望,二是怕沒把人服侍妥貼了自己大概會有好一陣子的「空窗期」。


 

 

***

 

太糟糕了這篇一直忘記補完他XDDDD

總之下一篇就可以把這系列結束掉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