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亮叫對方關燈<<<

 

有一下沒一下的打著盹,半闔上的眼睛看了看牆壁上的掛鐘。

 

半夜三點。

 

「想睡就去房間睡!」學長終於按奈不住的把任務資料往桌上一甩,看我不曉得第幾次一邊打瞌睡一邊撞到他身上,火大的準備直接拖著我的領子扔到床上。

 

這個時間點,正常人現在應該已經睡到天邊去了,打瞌睡實在不能怪我啊….

 

「不要!」我突然來了精神似的用力搖頭,繼續固執的窩在學長旁邊,「一個人睡沒有自動空調……呃我是說,這樣會很熱。」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著想我趕緊亡羊補牢一下。

 

無可奈何的嘆口氣,學長收拾起桌上的資料,我見狀疑惑的該口問道,「學長,你不是說今天要通宵處理完嗎?」

 

「我能三天不睡,你可以?」沒好氣的瞪過來,學長很快的簡單收拾了下便一手拉著我進臥室。

 

躺在床上的兩個人,一個還死稱著不闔眼,一個卻不像是要睡覺的樣子。

 

看學長側躺在我身邊,一副精神還很好的樣子。

嗯,惡鬼的體力果然不是我這種市井小民可以比得上的。

 

「還吵什麼,快睡。」一掌巴在我頭上,學長有些不耐煩的把被單拉高蓋在我身上。

 

「學長,太亮我睡不著。」

 

「啪呲。」燈熄了。

 

「學長好熱。」

 

陣陣涼爽宜人的風吹進,窗戶卻是緊閉著的。不多久,室溫便一連降了幾度。

 

「學長……

 

話音未畢,床鋪便傳來晃動,被單被人掀起,接著落入一個緊實的懷抱。

 

「這樣總行了吧?」學長扁扁眼,萬般無奈的語氣卻伴隨著手臂收緊的力道。

 

「嗯,學長晚安。」愉快的笑出聲,我也伸出手臂同樣緊緊回抱住學長。

 

一直堅持著硬撐的精神總算放鬆下來,一下子便沈沈入睡。

 

 

 

 

 

因為一個人睡的床鋪太空曠,總少了你暖風般的氣息。

 

 

 

 

 

>>>十指相扣<<<


正值八月放暑假,正巧是農曆七月的這時候祭祀廟宇活動很多,每戶人家都上上下下的忙碌著準備,我們家也不例外。

 

這幾天學長來家裡住剛好遇到中元普渡,於是兩個人便被踢出家門奉命負責去執行採購的大業,當然真正被踹出家門的人只有我。

採購的項目從一般的糖果餅乾到生肉鮮魚都有,因此要跑的地方算蠻多的,而且今天不管哪家賣場一定都會被人潮擠爆。

 

我和學長站在人山人海的市場口,學長皺緊眉顯然也不太想進去。

 

……褚,沒有別的地方了嗎。」被一些婆婆媽媽投射來的注視弄的有些煩躁,學長逐漸不耐煩起來。

 

「老媽平常都是在這裡買,我也不知道。」而且我覺得其他地方應該也是一樣擠啦學長。

 

學長抽出購物清單沉思良久,「只要上面的東西能買齊就好了對吧。」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等等,學長,你想幹嘛?

被傻傻的騙著吃了幾次虧之後我現在已經學聰明,在學長發出意義不明的言論之後一定要先問清楚!

 

「去另一邊的市場罷了。」學長露出很不妙的笑容,然後抓著我的手躲進旁邊巷弄裡,一陣閃光後眼前已經換了一個景象。

 

另一邊?我不記得我家附近還有另一個……我睜大眼睛,整個人都啞口無言掉。

 

……學長,」

 

「做什麼?」

 

「我們為什麼要來右商店街……

 

一如往常和傳統市場一樣的熱鬧和吵雜,不過店家販賣的東西卻令人十分不敢恭維,比如說那隻長著雞腳的蛇。

傳說中的畫蛇添足是吧,說起來這傢伙宰殺掉之後的肉要叫做雞肉還是蛇肉啊?

 

不對啦這不是重點,這裡可是那個右商店街欸!我才不相信這邊買的到正常的餅乾,要是到時候拜到一半突然爆炸還是變形怎麼辦!

 

「輪不到你操心。」學長哼了聲,胸有成足邁步進街口。

 

抱著絕望的心情跟在學長後頭,一路左拐右拐的彎進許多小巷。

 

走了近十分鐘的路程我已經完全分不清剛剛是從哪個方向來又該往哪個方向走了,只有走在前面的學長像在走他家廚房一樣熟門熟路得很。

說真的這裡的路是誰開的!路線設計的超爛,不過就是一條巷子嘛轉這麼多彎走路比較愉快是嗎!

 

「到了。」好不容易等到學長停下腳步,我抬頭又是一愣。

 

豎立在眼前的是在小巷弄中佔地寬廣到不科學的某家知名量販店。

一模一樣的招牌,甚至還有常見的特價DM放在門口自由索取。

 

……這算啥?開分店開到這裡來會不會太誇張!

 

「這裡應該可以吧?」反而是學長不太確定的轉過來問我,「這裡老闆的故鄉跟你是一樣的,都在台灣。雖然只是間小店不過聽說一個月賺蠻多的。」

 

最好是這樣叫小店啦!我忍不住想翻學長白眼。

這如果整棟搬去原世界應該會是榮登全球最大量販店吧?

 

「呃,應該可以。」其實我也不清楚,不過這家店最近也有提供生鮮賣場,這麼大一間應該都能夠買齊吧。

 

「那就走吧。」

 

 

 

後來我跟學長還真的在店裡買齊了所有老媽交代的東西,一樣也不缺。

裡頭雖然也有不少人潮,不過和原世界的比起來實在順暢太多了。

 

不過這麼大的一間店全靠老闆一個人支撐實在令人有點匪夷所思,只是有些上了年紀的老闆還是一副游刃有餘的笑容。

再加上結帳時的神速讓我徹底一改對老闆憨厚老實人的印象,我連收銀機都沒看到欸,見鬼的結帳!

 

嗯,看來能在這邊開店的果然都不會是平凡人啊

 

準備回家時順便跟老闆聊了幾句,知道我也是從台灣來的同胞老闆顯得很激動,用力握住我的手熱淚含框的說以後我來這邊買東西一律都對折,雖然我很想吐槽他前提也要我找的到你的店啊這位歐吉桑。

 

啊啊,我完全可以理解從純樸的小台灣一下子跳到這種鬼地方適應不良的感覺啊。

我也有些感動的回握住老闆,直到被在旁邊等到抓狂的學長暴怒的搶回我被握住的手。

 

不過老闆看起來倒是一點都不介意,還大方的破例給我參加了預估下個月才開始舉辦的抽獎活動。

 

旁邊原本在排隊等結帳的人群聽到老闆的話後都鼓譟起來,頓時人聲沸騰,還有人不知道從哪裡變出煙火,炸在紙箱上卻沒有起火燃燒,氣氛很快被眾人給炒熱。

 

「欸,可以嗎?」話是對老闆問的,我卻轉過頭不太放心的看著學長。

 

基本上這種東西我抽十次大概輸十一次。多的那次是有一定機率把抽獎機台弄壞。

 

「要你去就去,怕什麼。」學長伸出手,溫暖的手掌覆在臉上,接著用力狠捏了一把。

 

吃痛的搶救自己的臉,事情都發展成這樣了實在也不好拒絕老闆的好意,我有些躊躇的走出圍成半圓弧形的人潮,在前方老闆已經把普通的抽獎箱準備好放在小矮桌上。

 

「唔,那我就、抽一次囉。」把手伸進深黑的不可見底的抽獎箱,我突然有點怕老闆陰我,其實裡面放蟒蛇之類的。

 

摸到普通的紙片後我才敢用力抓住其中一張抽出,交到老闆手上。

 

「好的,恭喜您獲得和台下任一人十指相扣的寶貴機會~」

 

老闆一開口我差點沒吐血,我原本還抱著鐵定會抽到安慰獎的心情,結果這種獎項是什麼鬼啊喂!給我放普通的一等獎二等獎進去啊!

 

「褚同學,請告訴我你的選擇吧。」老闆笑嘻嘻的等我回答,完全不覺得自己的獎項有哪裡怪怪的。

 

「那呃,那就學長好了。」敵不過老闆和藹可親的笑容,我只能硬著頭皮指名學長。

 

站在人潮前排的學長挑挑眉,滿意的勾起笑,配合的走到我旁邊。

還不等老闆熱血的喊完倒數,學長上前更快一步握緊我的雙手,兩人的十指相交錯,嵌緊彼此的手掌,掌心的溫度在小小的空隙內放大無數倍。

 

一個傾身,唇上柔軟的觸感及強勢而熟悉的氣息圍攏著全身。訝異的忘了推開學長,直到差點被吻的喘不過氣學長才慢慢的退了一步,隔開兩人間的距離。

 

持續了好一陣靜默人群猛然爆出喝采,完全是肇事者的學長卻趁著混亂把我帶離開店裡,只剩一隻手還和對方的緊握住不放。

 

回到原世界後距離回家大約還有一小段的路程,這段路途裡不同的兩個人因為不同的想法而各自沉默。

 

一個尷尬困窘到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一個則只是好心情的勾著笑容,像是在等待對方先開口。

 

……學長。」我訥訥的開口,臉上的燒紅遲遲不退,偷偷更握緊了一些。

 

「嗯。」學長笑容更深,兩人站在牆邊,只是一個簡單的輕吻。

 

 

 

***

 

早安啊我是阿甲~

這篇一直忘記傳上來XDDD

第二篇十指相扣其實是親友的點文wwww

總之希望大家還喜歡囉

謝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默默
  • 學長跟漾漾好甜蜜喔!!!
  • 對啊最近寫的短篇大約都喜歡這種風格wwwww
    感謝留言和喜歡!

    阿甲 於 2013/08/28 10: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