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學長的房間裡面多了一個小矮櫃。

 

那天學長跟往常一樣任務結束後風塵僕僕的回到黑館,不過卻多帶了個矮櫃放置在房間角落。

 

平常的洗過澡、休息過後平常的上床睡覺,不過當時也才晚上九點,對我這個熬夜慣了的人而言實在還是有點早。

 

於是在確認學長睡熟了之後,我秉持著人類犯賤的本能與旺盛的好奇心走到房間角落,打開居然沒有上鎖的矮櫃。

 

不過櫃子裡實在讓人有點失望,完全空空如也。

就連我認真的把隔板拆掉、把抽屜全部拉出來也都找不到任何有可能隱藏的陣法或咒文。

 

好吧一個可能就是學長想隱藏起來的咒文怎麼可能讓我找的到,另外一個可能就是學長終於知道他的房間太貧瘠想添點家具。

 

嗯,再不然就是覺得蜜豆奶太多沒地方放。

 

胡亂猜想了一會兒,沒有細想太多,慢慢鬼混到深夜後我也跟著上床。

 

一早醒來,看學長臉色沒有什麼異樣,我原本還想說昨天的計畫肯定完美無缺,事後還很細心的把抽屜隔板啥的都放回原位,結果沒想到學長在吃早餐的時候平淡的開口,直接戳破我的計畫。

 

「從今天開始不准接近那個櫃子。」啜了口紅茶,翻過一頁報紙,學長果然一副我什麼都知道了的表情。抬眼看過來,「聽到沒有?」

 

從今天開始…就表示學長早就知道我昨天偷偷摸摸的在做什麼了嘛!

 

喪氣的垂下頭,手裡捧著杯豆漿蹭到坐在沙發上的學長身邊,「知道了啦。」對學長的惡聲惡氣已經很習慣,更何況他老大現在大約還有起床氣加成,這個口氣已經可以算是溫柔了。

 

不過既然如此幹嘛不一開始就跟我說啊…

 

「我看你這麼得意的表情,實在不忍心開口。」學長無良的笑起來,把我更拉近一點。

 

所以你覺得讓我高興個一晚上再無情戳破我比較仁慈嗎!

 

「裡面的東西是別人寄放在我這的,上面放了幾個保護咒,不想缺手還是缺腳就自己少碰。」哼了聲,學長完全不把我的指控放在眼裡,警告性的捏了捏我的手背。

 

「欸?可是我昨天去看沒有啊。」我幾乎把整個櫃子都摸遍了欸!還在擔心說會不會不小心觸發一些東西,結果根本啥都沒有。

 

「別人下的咒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讓你發現?」學長冷笑一聲,完全證實了我昨天的猜想之一,還毫不留情的嗆我。

 

「啊…說的也是。」自嘲的乾笑幾聲,我的確是沒有立場可以反駁學長啦,畢竟他說的是事實,這也沒辦法。

 

接下來的幾天我很識相的跟矮櫃保持直徑三公尺的安全距離,據學長的說法是本身都已經缺腦了請不要再少什麼器官這樣他很難跟我溝通。

整個超級惡毒,氣到我打算一整天都不跟他說話,雖然五分鐘之後就被完美的草莓蛋糕和學長表示歉意的深吻給打的不戰而敗。

 

後來又過了大約一個星期的時間,等我發現時矮櫃已經被搬走了。

估計是當初託放的主人來領走了吧,裡面真正的樣貌一直到最後我都不曉得。

 

不過比起裡面到底放什麼東西,我更想知道是哪個重量級的大人物可以讓學長答應把東西放在房間裡啊……嗯,不管是內容物還是寄放的人應該都很不簡單。

 

「吶吶學長,既然櫃子已經拿回去了,應該就可以跟我說裡面放什麼了吧?」我秉持著求知好學的精神,不死心的纏著學長問,試圖問出一些端倪。

 

不自然的飄忽著視線,學長被我問的煩不過,只能勉強擠出一點回答,「就一些書而已,沒什麼。」

 

書就書啊幹嘛講的這麼彆扭?

而且學長的表情完全就是有什麼的樣子好不好!

太可疑了學長!

 

「吵死了,管這麼多做什麼?你功課都做完了是不是,很閒?」學長標準的惱羞成怒起來,還拿我最沒輒的課業和任務來壓我,「這麼閒跟我去跑任務要不要?」

 

「沒有沒有我很忙,很忙!」咳嗯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時候當然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另尋管道啊,我才不相信沒有人知道咧!

 

於是接著我先去找機率最大的夏碎學長,畢竟他跟學長是搭檔,大部分的任務是一起接的,搞不好可以從他那裡問出什麼。

 

這天剛好沒有任務的夏碎學長悠閒的待在房間裡,毫不意外的看到千冬歲也坐在旁邊跟他哥一起喝茶。

 

「嗯?我也沒有聽說過這個任務呢。」溫柔的笑著搖頭,抿口茶,優雅的拿起小叉將日式點心分割成幾小塊,叉起其中一塊便轉身餵到臉上寫滿尷尬又不得不從的千冬歲嘴裡,很沒道德的在我面前公然放閃。

 

「應該是冰炎的個人任務,不過我也沒聽他提起。」顯然完全不介意他弟的尷尬,夏碎學長繼續進行餵食的動作,一邊跟我說道。

 

「啊…是嗎,謝謝夏碎學長。」失望的嘆口氣,正想放棄去找其他人的時候,依舊被餵食的千冬歲投來強烈的求助眼光,讓我愣了一下。

 

這個那個,你知道的身為好同學我當然是想救你的,但是如果對象是夏碎學長那個腹黑黑到五臟內府去的強大紫袍大概就需要經過嗯一點深思熟慮的考量……

 

餵食告一段落,趁這低頭喝茶的空檔,千冬歲有意無意的重開話題,「那個,漾漾,關於學長的任務,我之前好像有聽說一些,」放下茶杯,千冬歲小小的咳了聲,「要不要我們去外面講詳細點?」

 

「咦…」千冬歲都親自開口求救了,要是再拒絕的話我大概沒辦法活著踏出這棟大樓,「好啊。」聽見我的猶豫千冬歲瞬間目露兇光,我只得連忙點頭答應。

 

千冬歲在離席之前還是禮貌的問了聲,「可以吧,哥?」

 

「當然可以。」夏碎學長也很乾脆的點點頭,伸出手摸了會兒對方的臉蛋才放人,「快點回來就是了。」

 

「知道了。」應聲後千冬歲很快的站起身,迅速的拉著我走到房門外。

 

千冬歲看起來比我還尷尬的樣子,整張臉都紅了,「剛剛的那個,不要在意。」

 

「嗯。」其實我不在意啦真的,每天走在校園裡都被閃到快瞎掉,這種程度根本只是小兒科。

 

不過最重要的事情我可還沒忘記,「千冬歲,你真的有聽說任務內容嗎?」

 

「當然是真的。」頗得意的哼了聲,千冬歲推了推眼鏡,「你不相信我的情報?」

 

「沒有啦,只是有點訝異既然連夏碎學長都不知道了,千冬歲卻知道呢。」搔搔頭,我記得千冬歲平常跟學長沒什麼交集吧?

 

「只是出任務時剛好遇到而已,」大概是看出我的困惑,千冬歲也很坦承,「不過我也沒有聽的太清楚,當時學長和委託人交談的語言不是一般的通用語言。學長察覺到我時馬上就停止對話,後來我也是稍微打過招呼後就回去了。」

 

「只有聽見關於書籍一類的詞,但是內容卻很奇怪。」環著手思考,千冬歲一邊回想當天的情況,「好像還有提到年幼的女性和伴侶這類的詞,中間有穿插幾句像是台詞之類的東西……我在想會不會是跟生育或交配相關的書籍。」

 

「我只聽懂了一半,語言學的教授實在太討人厭了,我只上了一堂課,其他是自修,所以有些文法還不會,沒辦法跟你講完整的意思。」聳聳肩,千冬歲的表情明顯寫著一切都是教授太白目。

 

絕對是你嗆教授嗆到教授不想讓你選這門課吧拜託!

 

不過這內容……也太詭異了點,難道學長是怕這類書籍讓我看到會尷尬嗎?所以當初才說的那麼彆扭?

 

不對吧學長那種一天到晚我拖著我滾床單的傢伙,怎麼可能這麼純情啊。

而且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就算看相關的書應該也不致於覺得如何吧?

 

跟千冬歲道別之後,一整天的時間已經耗掉大半,接近晚餐的時間。我抱著更多疑問回到黑館,卻一進房間就被學長凶惡的臉給嚇個正著。

 

「怎怎、怎麼了?」哇靠這種想把我碎屍萬段的臉……好久沒看到了,學長今天吃炸藥不成?

 

「你跑去問夏碎那種事情幹什麼。」冷哼一聲,學長看起來超級不悅,卻不完全是單純的生氣。

 

「夏碎學長也跟我說他不知道啊。」我被兇的有點莫名其妙,還不是因為學長一直神秘兮兮的,我才只好自己去問。乖乖把剩下的部份也交代了,省的他老大等等又炸毛,「千冬歲說他那時候有聽到一點點,但是也不太懂你們在說什麼。」

 

其實啊學長,被你做了一堆這樣那樣的事情之後我也算是大開眼界,某種程度而言可以說是被拓展了世界觀,大家都是開化的文明人嘛,就算是和交配有關的書我也不會覺得怎麼樣啊。

 

而且明明平常學長對這些事情也不忌諱的,還大膽的跟什麼一樣咧,跟學長相對之下我簡直像保守的古人了,這次幹嘛突然這麼扭捏?這樣一點都不符合黑袍的風格啦學長。

 

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過來,學長臉上的不自然一瞬間消失,「……你聽誰說的?」

 

「千冬歲稍微做了一下猜測,他說聽到女生伴侶什麼的。」我整個困惑到極點,看學長的反應大概也不是這麼回事。

 

重重嘆口氣,學長抹了抹臉無奈的開口,「我和委託人的確有討論到這個……」把目光移到旁邊,學長萬般不願的繼續說道,「我們在講的是少女漫畫,跟交配沒有關係。」

 

……哈啊?你說啥?

呆滯了幾秒鐘的時間,我驚訝的嘴巴都忘記合上,大約是一臉蠢樣。

 

你說的是我想的那個少女漫畫嗎?那個眼睛大到佔據半張臉還閃閃動人、身材超不合比例,四肢瘦到像厭食症的那種?

請原諒一下我對少女漫畫的偏見,小時候有一陣子被老姊逼著每天看,害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有陰影,對少女漫畫的風格也一直還停留在十幾年前的年代。據喵喵所說是最近幾年的畫風跟以前有很大的差別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

少女漫畫也不是重點。

學長也不是重點。

委託人!那個強大無比的委託人才是重點啊!

 

「那個,漫畫……的委託人是誰啊?」不可思議的呆著表情問道,雖然知道學長一定不會說,而且搞不好還會罵我一頓,不過沒辦法這實在太令人好奇。

 

「………不關你的事。」果然學長乾脆轉過身,口氣比平常更凶惡,還很卑鄙的強制終止話題,「要就去吃晚餐,待會可別跟我喊餓。」

 

我只能摸摸鼻子乖乖去餐桌添飯吃飯,用餐間的氣氛安靜的有些詭異。

 

「……那個,學長。」小小咳了聲,我小心的開口,試探性的叫了聲。

 

「幹什麼!」超級不友善的回應讓我有些啼笑皆非,堂堂的黑袍居然因為幾本少女漫畫這麼情緒化,實在跟平常的學長差太多。

 

「幫我拿醬油啦。」憋笑著答道,嗯我們要心平氣和心平氣和,怎麼可以因為被兇了幾句就放棄最大的目標!

 

默不作聲的把醬油罐幾乎用摔的摔到我面前,我不禁暗自讚嘆,不愧是學長的東西,果然有被主人堅韌的個性給影響,在被重摔之後醬油罐很堅強的連一點裂痕都沒有。

 

最後這頓飯算是相安無事(?)的吃完,兩人也和平的各自洗過澡吃過飯,悠閒的坐在客廳看電視打發時間。

 

讓我好奇了好幾天的矮櫃事件也不了了之的到這邊結束,只能說我對學長有那麼一點點的改觀。

一個是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強大的委託人,一個是原來學長會容忍少女漫畫放在自己的房間裡啊……我現在開始懷疑保護咒是學長下的了,因為不想給我看到。

 

其實就算學長你有興趣我也不會多說什麼的,真的……嗯,明天再去找千冬歲看有沒有更多情報好了,估計夏碎學長今晚應該會透露不少給千冬歲才對。

 

 

 

 

 

 

 

 

 

 

「………….學長,那個,」

 

「醬油在廚房。」

 

「老實說你有沒有偷偷去翻過?有沒有被劇情感動到哭?」

 

「褚冥漾你嫌活太久是嗎!!!」

 

 

 

 

***

 

喲喲大家早安~這裡是阿甲,

終於模擬考完惹QQQQQQ太高興惹,

睽違一個星期終於又能跑來更新啦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默默
  • 寫的真好!!!給你一個讚
  • 謝謝喜歡和留言wwwww
    第一次寫惡搞還是有點緊張的,
    但寫完心情很愉快wwwwww

    也給來留言的你一個讚!

    阿甲 於 2013/08/19 10: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