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褚冥漾難得起了個大早,迷迷糊糊的從床上坐起,腦袋還有些模糊。

往旁邊看了看,學長還睡的很熟。
不對啊,學長昨天不是才跟我說今天早上有工作嗎?怎麼會睡的比我晚……

轉頭一看床邊的鬧鐘我就明白了,短針一分不差的指著三,長針也才走過了七分鐘。

 


好吧,這已經不是起的早而根本是半夜失眠了。
在這種尷尬的時間點莫名其妙醒來,真是令人有點汗顏。

搔了搔頭,現下也沒什麼事情好做,實在無聊的緊。不過絕對不能做的事情倒是有一件───

吵醒學長號稱是最不要命而且也是最有勇氣的找死法。
轉頭看了看學長的睡顏,突然覺得在這種時間點醒來真是太不妙了……要知道學長的起床氣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恐怖,更何況他今天的工作還排的滿滿,脾氣絕對是升級加強版的暴躁。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我必須謹慎的管理我的腦袋……
糟糕,學長剛剛是不是動了一下?慢慢的轉過頭,看見床上的人依舊沉穩的呼吸才放下心來,呼出一口氣。
在這種緊繃的環境生活我早晚會腦神經衰弱啦…

嘛,既然現在沒什麼事情好做,當然要把握現在來做一些平常不能做的事情。

比如說,把學長常常拿來砸人的精裝書稍微翻閱一下,身為被揍的常客,至少要知道揍我的傢伙內容物長怎樣吧?

好,決定了就馬上行動!

偷偷摸摸的屏著氣息,踮起腳尖在黑暗中摸索著前進,幸好我對學長的房間還算熟門熟路,很快就找到他放一堆書的地方。
不過現在什麼都看不見,感覺上每本書摸起來都長得差不多嘛……嗯?這個凸起的燙金字體…沒錯沒錯,就是這本!

抱著書蹭到窗台邊就著微弱的光線,正想翻開封面到第一頁,指尖突地被劃過,紙張也瞬間破裂成兩半。
更正確的說,是整本書從封面到風底都循著俐落的裂痕完美的分成兩大半,靜靜躺在我手裡。

睜大眼睛看著手上的書,把頭轉向室內,漂亮的長髮有些炸毛,大概是被吵醒的學長毫不意外的佔在我旁邊,環繞在學長身邊的殺氣大概黑濁到可以具體化的地步,手上的一疊紙片被捏到變形,很顯然剛剛的攻擊事件凶器就是那疊薄薄的紙片。

跟學長相處到現在已經完全不會對學長的殺傷力感到訝異了耶…人類的適應力果然很強嘛啊哈哈……

「褚。」

「是!」對不起我超俗辣的啊啊啊佔在學長面前整個氣勢就是弱到不行,尤其還是半夜被吵醒的學長。

「最近你,」把紙片扔在地上,周圍安靜的連紙片落下地的聲音都聽的見。學長慢慢的走到我面前,一步步踩在地上的聲音顯而易見,更凸顯環境下的寂靜,「膽子很大嘛。」

坐在窗台上實在沒有什麼地方能躲,陰影覆蓋過頭,學長的身影也跟著壓下。
話說這種死到臨頭的安心感是怎麼回事……不不不學長你冷靜點啊!!

「嗯?」學長湊到我的臉龐,嗓音在耳邊大大的迴盪,我發誓這真是我聽過學長最好聽的聲音了但是很可惜我現在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啊啊啊───

「既然晚上睡不著,」惡劣的被咬了耳朵,渾身跟著顫抖起來,「那我就來陪你好了,如何?」學長用溫柔又充滿磁性的聲音說出疑似性騷擾宣言,我現在好像應該嬌羞的推開學長喊不要,但比起貞操這種早就被學長奪走的東西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啊!!

啊、不過,這還是第一次不是因為被學長脫光衣服壓倒在床上而覺得緊張到發抖,不過從另一種層面來講也可以算是被壓倒……等等等等這根本不是重點!

「那個…陪我?」抱著早死早超生的絕望心情我壯著膽子開口問道,這時候如果給我一個脫光衣服之類的回答就太令人驚嚇了。

「你知道的吧,我的工作是四點開始。」

「是、是啊。」

「現在時間是凌晨三點半。」

「嗯對、咦欸學長等一下我不要去啊啊啊啊───」





後來的下場當然就是我被學長拖去任務現場提早半小時開始進行美其名曰地點勘查,實際上是學長的超惡劣報復行動。

從一開始傳送陣到地點還不經意拌了我一腳,接著中途派我獨自前往看起來就是會有一堆鄉親父老好兄弟好姐妹的廁所角落進行調查,果不其然的不但被纏住還差點被拖回陰間跟閻王打招呼,到最後回到房間還被明明列成兩半的精裝書重擊,整個人呈KO狀態,累到像屍體一樣躺在床上,他老大才慈悲為懷的跟我說了句來吃早餐吧。

累癱在餐桌上,我突然覺得其實自己還蠻有實驗精神的嘛……看了眼坐在對面一臉神清氣爽心情好的學長,事實證明有起床氣的人都是可怕的生物,尤其是有起床氣的黑袍學長。



***

 

早安我是阿甲~

這篇結尾的好像還是有點爛XDDDDD
總之最近喜歡寫短篇,
但總覺得越來越老梗了,果然人老了心也老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