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沙發上,冰炎抬起頭望著空蕩蕩的房間,手裡捧著的書從剛剛開始就停留在同一頁。

 

煩躁的放下手上的書,冰炎發現自己焦躁的連一個字都沒看進眼裡。

不對勁。很不對勁。

 

自家那個有點膽小又極度聒噪的笨蛋學弟,最近這幾天突然像在做幾千萬生意一樣忙的不可開交。

按照對他的了解,基本上高一的他不像學長姊有太多活動,幾乎每天都是上課下課放學,空閒時被自己抓去跑任務,頂多偶爾假日米可蕥那群人會來找他出門,但是就連他們都不曉得他在忙碌些什麼。

 

原本一天的工作結束後回到房裡,通常都能看見他熟悉的笑容,聽見他溫純的聲音,告訴自己歡迎回來。

但這幾天總是只能面對空無一人的安靜。

 

或許這也代表著學弟正在靠自己的力量成長,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什麼都沒有辦法應付的菜鳥了。

原本該是高興的情緒卻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樣,這讓冰炎幾天以來越發的暴躁,首當其衝的當然是任務裡的目標以及很倒楣的提爾。

 

這時房間的門被打開,房間總算又被注入的活力,「啊啊好累,果然今天去的地方太難了嘛……幸好有找喵喵,不然大概回不來了呢哈哈

 

「一回來就很吵。」嘴上的話或許只是想掩蓋情緒,動作卻比嘴巴快上更多,說完話人已經站在對方面前。

 

「欸學長,你已經回來啦。」苦喪著臉龐在看見來人後恢復了以往的精神,帶著歉意向自己笑了下。

 

瞇起眼,冰炎看見他的制服邊緣還染著暗紅色的血漬,剩下的部份和褲頭偏深的顏色是一體的。

皺了皺眉,從剛剛進來就聞到的血腥味絕對是從這人身上散發出來的不會錯。

 

再抬頭看了眼滿臉心虛的傢伙,不理會對方的驚叫便火大的把制服往上扯,看見被大片紗布覆蓋住的皮膚。

 

「你受傷了。」

 

「欸,那個,其實只是皮肉傷啦…..而且輔長那邊的藥很厲害喔,聽說明天就可以拆掉紗……

 

「給我閉嘴!」惱火的瞪著身前顯然被嚇了一跳的學弟,對方臉上驚慌失措的表情讓冰炎有些心軟,身上的傷口卻讓他憤怒不已。「你真以為惡咒的味道是能用酒精蓋過去的?」

 

「也不想想看自己的能力到哪裡,我告訴過你多少次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即使知道傷口沒有大礙,但一想到他自不量力的讓自己身處險境之中,心情便不受控制的暴走起來。

 

「等等等一下學長!」被罵的一愣愣的人猛地想起自己最重要的目的,連忙打斷對方的怒叱,「我不是一個人去,我有先跟喵喵聯絡好啦,請他幫忙帶一些醫療部的人,有危險時隨時都可以救援。」

 

被打斷的冰炎也不由得停下,皺眉安靜的聽著對方解釋。

語畢,明明剛剛還那麼有氣勢插嘴的褚現在反倒是有些膽顫心驚。

 

聽了他的話後才稍微放下心來。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和語氣都太過了點,便妥協似的拉著人坐下。

 

「說吧,你這幾天在忙什麼?」用不容拒絕的口吻問道,坐在身旁的褚看起來莫名的緊張。

 

比起問他今天出門的原因,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

冰炎暗了暗眼。

 

「呃,在忙在忙那個」窘迫的表情展露無遺,眼睛一閉褚從口袋掏出一個東西塞給自己,手裡頓時多了點重點。

 

「這個!是給你的,生日快樂,學長!」

 

牆壁上的時鐘,短針滴滴答的緩慢走過十二刻,從容揭開另一個天幕。

 

訝異的一時半會答不上話,手裡的物體反射著溫實閃亮的光芒,定睛一看,是個價格中上的水晶,看得出來是普通的商店貨,算不上是什麼稀物,但想得到卻不是多容易的事情。

至少對現在一個無袍級的他而言並不容易。

 

收緊掌心,抬眼望向他,褚急急的解釋起來,「我知道學長不缺這個,但是我想送的東西學長都已經有了。」

 

「所以這次,我想讓學長看到自己努力的成果,而不是水晶。」對上他堅定而有些期待著獎賞的眼神,冰炎發現心裡的情緒有點陌生。

 

一種為了誰而感到驕傲自得的感覺,一份充滿愉快和滿足的心情,同時也有一部分放下責任的空虛正在崩塌。

 

是了。

這幾個日子以來,這傢伙總算也長了點腦袋嘛。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啦,學長。」小學弟戰戰兢兢的觀察起自己臉上的表情,朝自己一笑,「放心,那種鬼地方我一輩子都不會想再去了。」吁出一口氣,身體一放送下來反而全身的疲憊都一口氣湧了上來。

 

真是的,要不是想給學長一個驚喜,我是絕對不會吃飽太閒跑去送死的!

話說回來現在的鬼都流行戴凶器在身上嗎?昨天的那隻女鬼鼻子裡還卡著菜刀耶,上面居然還有一四鼻涕還腦漿的白色糊狀的東西,整個就噁爛到爆。

 

安靜的聽他說那些為自己而做的事情,突然覺得這些聲音也不是那麼吵擾。

看著他不滿的微嘟起嘴,冰炎終於禁不住的俯身吻上。

 

「做的很好,褚。」深吻結束令人多意猶未盡,將人推倒在沙發上輕咬著,「謝謝你,我很高興。」

 

「唔學長

 

夜幕很深,春色滿宵,徹夜盪漾。

 

 

 

 

 

在那之後。

 

「既然如此,以後帶你出任務就不用太擔心你應付不了了嘛。」

 

「不不不學長沒有這回事!!」

 

冰炎勾起笑容。

果然就算長了腦袋個性也還是一樣可愛。

 

 

 

***

 

因為是短篇嘛所以當然不會有H囉!(煩耶

 

好的大家早安,這裡是阿甲~

最近大概會以短篇居多這樣w

有什麼想看的內容都可以告訴阿甲喔!

PS.會客室請再稍等> <!!!!狗咩捏謝謝留言!)

好啦最後還是拿了生日快樂的老梗XDDD
但看漾漾每次給生日禮物不是蛋糕就是被當成蛋糕吃掉(?!)
所以這篇想來點正經的XDDD!(有嗎
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褚漾漾也長大了,
和學長那種孩子大了的滄桑感(?

寫這篇的時候總覺得學長有點被我寫崩,
中途發現自己突然抓不太到學長的個性(汗
希望大家還喜歡囉!

以上~謝謝鍵閱和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