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劇情演了大半,兩小時都過去了我才覺得自己以前對恐怖片的印象被顛覆了不少。

大概是小時候出門在外常常隨便走都會撞到好兄弟,既定的印象又加上模糊不清的概念才讓我覺得鬼片或恐怖片這類陰森森氣氛的東西很可怕吧。

 

不過自從進高中跟著學長出生入死好幾回之後,也看了不少次的現場演出,雖然每次都還是會被嚇的半死然後被學長嘲笑,不過現在再來看這些特效跟化妝搭構起來的場景跟人物反而會覺得頗不真實,自然也沒什麼驚悚可言了。

 

這兩個小時以來我倒是因為尖叫聲被嚇到的次數還比較多一點……我有點汗顏的看著手腳被倒置、頭擄反轉三百六十度的女鬼劈頭散髮的第N次試圖從電梯門口爬出來一副想衝出螢幕的樣子。

 

說真的這部片無聊到讓我想快轉,偏偏學長拿走遙控器,說要看我還會被一樣的尖叫聲嚇到幾次,整個幼稚到不行。

 

「學長,我們不要看了好不好,」往後一倒,看著這隻女鬼不斷被打爆重生又被打爆然後再重生,我已經看到快睡著。

 

這對恐怖片來說應該是一大污辱吧?可見這部片整個爛到讓觀賞者會睡著。

再次體認到五色雞完全異於常人的獨特品味啊……

 

「不行,是你自己說要看的吧,要就給我看完。」學長義正嚴詞的拒絕掉,接著卻是一股氣息竄到頸項間,「要關掉的話就求我。」

 

冰炎勾起嘴角,看了兩小時的恐怖片,就像自家學弟說的,對他來說根本像看了兩小時的卡通一樣無趣,也想趕緊結束這齣影片。

只不過,陪著人在這邊浪費了兩個小時,怎麼說都得討點回饋不是。

 

「啊?」完全沒想到學長會提出這種要求,我倒是愣了一下。不是吧連搶回遙控器都得用求的,學長我要嚴正抗議這是貶低人權和尊嚴的行為!

 

「你有那種東西?」學長很嗤之以鼻的哼了聲,乾脆兩手一晃遙控器憑空消失,不曉得被他收到哪個地方去。

 

「學長你很幼稚。」我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乾脆轉過身和學長面對面。學長該不會是天天工作壓力太大,被我傳染了腦弱之類的吧?

 

「並沒有。」不以為然的瞪了我一眼,「你也知道自己腦弱。」

 

被學長嗆到麻木之後有點悲哀的發現自己的情緒實在憤怒不起來。還沉浸在悲傷裡面,學長突然往我身後指了指大約是放映影片的地方。

 

背對著牆壁我也看不到現在劇情播映到哪裡,便不疑有他的抱持著對學長的信心稍微轉頭看了看,卻猛地被放大版的鬼臉和慘叫聲給嚇個正著,整個人抖了很大一下。

 

………我後來才知道那不叫做信心,而是愚蠢。

 

雙眼目死的躺在學長身上,嘴角抽了幾抽。

抬頭仰望,看著這人很完美的臉蛋,聽著這人愉快的琅琅輕笑聲,我深刻的切身感受到了這人超級差勁的個性。

 

無力的嘆息出聲,「學長快點關掉啦

 

「我感覺不到你的誠意。」

 

話音剛落,一個不留神便被學長順勢壓倒在沙發上,學長的臉一下子變得好近。

 

咳嗯,好吧,照現在的情勢看來很顯然學長已經沒有想繼續看恐怖片的意思,不過話說他原本就是被我硬拉來看的,可以撐兩個小時其實算了不起……不對不對,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在做之前你至少把影片關掉啊啊啊!

 

「真是吵死了,」撇撇嘴,學長才慢慢的開口解釋,「你還真的以為這種東西可以用遙控器關掉嗎。」說完便伸手拿過桌上的光碟片,一施力就輕鬆折成兩半,牆壁上的畫面也跟著消失。

 

我睜著眼睛點點頭,哦,原來這麼方便,不過這樣一來裡面的東西就只能看一次……等等等等既然如此那你剛剛在跟我搶遙控器是在搶心酸的嗎!

 

「我總得有個理由,」學長露出一貫的邪惡笑容,語未畢唇便先覆上,「才能把你騙上床。」

 

一吻結束,學長已經動作俐落的褪去我身上的衣物,「唔,嗯學長,好惡劣!」

 

胸前的地方猛地被咬了一口,埋在胸前的臉龐抬起湊近,聽慣的聲音在耳邊迴盪,卻變得比平常還要更加色情許多,「說我惡劣啊,」上揚的語調讓人不禁輕顫了顫,從胸前一直到腳底,全身都逐漸的熱燙起來,「接下來的處罰,會一直到早上為止。」

 

「欸唔嗯等、等一下,學長!」

 

現在才半夜兩點多啊學長!

而且這個理由根本就超牽強的、哪有人這樣啊───

 

 

 

 

 

四季如春的學院裡居然也有一點悶熱,這種天氣實在讓人提不起勁。

把臉貼在冰涼的桌面上,因為腰痛而沒什麼精神的趴在桌子上,懶懶得騰出一隻手把裡面已經空了的盒子推到坐對面的五色機面前。

 

「不愧是本大爺最忠心的小弟!」打開盒子看見沒有東西的裡面後五色機非常滿意的點點頭,用很高興的臉對我露出燦爛至極的微笑,「本大爺我啊超級熱心的推薦給了好幾十個家裡的小弟,結果活著交回來給我的就只有漾一個喔~」

 

身體瞬間僵硬了幾秒鐘,我抬起頭睜大眼睛,「那個,西瑞,再怎麼說這也……」完蛋了我現在到底要不要繼續講下去啊啊啊如果下一秒被分屍的是我怎麼辦啊啊啊───

 

「鬼叫什麼,吵死了,」還在處於驚嚇時頭頂突然被拍了一下,學長從旁邊拉了椅子坐,「一聽就知道是騙人的吧。」

 

「漾你真的很有趣耶,」五色雞非常之沒品的大笑起來,大概是對我的反應很滿意還啥的,「那就醬,本大爺要先去工作了,下次會再推薦你更多好片的~」爽朗的露齒一笑,五色雞很瀟灑的揮了揮手從餐廳跑出去,很快的就看不見人影了。

 

學日本的高中女生用什麼醬啦明明自稱是男子漢大丈夫吧你!

而且拜託不要有下次了啊───

 

 

***

 

日安,我是阿甲。

中間和最後都有一點爛尾了請見諒QQQQQ
爛尾的這個壞習慣要趕快進步才行啊> <

那這篇短篇就到這邊結束囉,
希望大家還喜歡,
因為是短篇嘛所以不會有H唷。(牽拖#
好啦XDDDDDD那就先醬www(煩耶你
謝謝喜歡和鍵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