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解到這邊,只要帶入公式就……左吟卿給我起來!!」看著眼前明明是自己說要把學科給學好卻第N次打起瞌睡的傢伙,良于云毫不留情的往那人的臉頰狠狠捏轉,忍住翻桌的衝動。

 

「哎唷、痛痛痛!」被痛醒過來的左吟卿還半睜著眼喊疼,好一陣子才眨了眨眼睛清醒過來。

 

「阿良你這樣不行啦,怎麼可以這麼粗暴的對待我啊。」揉著自己已經被捏到紅腫的雙頰,反而是左吟卿皺著眉嘟嚷著抗議起來。

 

良于云抹了抹臉,深吸一口氣,看了看居然又開始昏昏欲睡的人,索性把筆往桌上一扔,重重地闔起課本,把自己特地帶來的筆記通通掃進袋子裡,「你不想學就算了,那我也不教了!」

 

察覺到對方真的有些翻臉,左吟卿緊張起來。

糟糕,這次玩笑開大了,「阿良對不起啦、這次我會認真學的。」

 

良于云往身後一靠,閉著眼不給予任何回應。

 

看對方大概是真的動怒了對自己不理不睬的,左吟卿乾脆爬到他身上,「阿良、對不起嘛,不要生氣啦、這次我一定認真學的,我保證。」

 

終於睜開眼,看到整個人爬到自己身上的左吟卿,良于云顯然愣了一下,偏過頭把對方稍微推開了點,「你、你講話就講話不要靠這麼近。還有,你的保證完全沒有價值可言。」扁扁眼,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他難道還不夠了解左吟卿那愛耍嘴皮子的個性嗎?

 

看到對方因為自己的靠近而有些紅了臉,左吟卿才放下心來,勾起嘴角不把對方的推拒看在眼裡,自顧自的主動貼上自己的身軀,雙手環繞在他頸後,「什麼啊,居然這樣說我,好過分喔阿良。」

 

這傢伙到底是來幹嘛的啊看了眼正往自己身上蹭的傢伙,良于云嚴重懷疑左吟卿早上說的要好好努力學習之類的鬼話該不會根本是想把他拐到家裡的藉口而而已吧?

 

該死的、為什麼這傢伙偏偏臉蛋就長得那麼好看、身材就這麼誘人啊?

 

「過分的到底是誰啊。」不想承認自己臉紅了的良于云低下頭把對方從自己身上扯開。

 

一把推開他的臉試著讓自己不要對到他的視線,「你忘了你今天是來幹嘛的嗎,還有、我可還沒說已經原諒你了喔?」

 

「咦───怎麼這樣!阿良我數學真的不行啦」美人計被攻破之後左吟卿顯得很無力的倒在桌子上。

 

「拜託、你剛剛道歉的誠意到哪去了啊?」看著癱倒在桌子上一臉死寂樣的左吟卿,良于云又好氣又好笑,剛剛被激起的怒氣也煙消雲散。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找我來的目的,你根本不是想讀書吧?」哼了哼,左吟卿難道真的以為在彼此忙碌的一個星期沒見面之後左吟卿特地把他找到家裡來的目的是什麼他會不知道?

 

「呃、啊哈哈…..那、那只是順便啦,哎唷阿良我們可是整整一個星期沒有見面了耶,」沒想到早就被看穿的左吟卿乾笑兩聲,馬上又扳起一本正經的臉,「但是我發誓是真的有想過要努力奮發向上的!」嗯,只是這個想法大概在看到一個星期不見的戀人之後只勉強維持了兩分鐘的時間。

 

看對方寫著滿臉的我不相信,左吟卿苦腦著要怎麼樣可以讓良于云相信自己真的有過想拯救自己的學業成績(就算只有兩分鐘),同時又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靈光一閃,左吟卿在心理佩服自己的腦袋幾秒鐘之後馬上又蹭回良于云身上,「阿良阿良、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哦?是什麼?」顯得意興闌珊的良于云完全不覺得他會說出什麼正經的話。

 

「嗯、因為你知道的,學習是需要動力的,所以我想───」

 

「駁回。別妄想我會先跟你做。」

 

自己才剛想出來的idea馬上被砍了一半,左吟卿面有難色的頓了頓,腦筋一轉又換回那張笑嘻嘻的臉,「不是啦、我是說,不然你抱著我讀書,這樣好不好?」這對我來說可是已經退讓了一萬步之後才說的出口的話!光是擁抱這種動作怎麼能夠滿足我?我誰?左吟卿耶。

 

「啊?」被他的話搞的愣了幾下,良于云完全無法想像抱著一個會走路的工口讀書會是什麼畫面。

 

「我發誓我會很安份的被你抱……我是說,抱在懷裡。」………嗯,我盡量啦。

 

良于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真的就只有抱著你而已喔?沒有更多了喔?」

 

「真的真的!」沒辦法,雖然心癢癢的難耐,不過眼下是自己吃虧只好退一萬步忍耐幾個小時,等讀完書阿良就是屬於我的了───呃,好像哪裡怪怪的?

 

「那好吧。」嘆口氣,自己終究是敵不過這人啊。

 

往前坐起身,良于云朝左吟卿伸出雙手,「上來吧。」衝著他寵溺的一笑,這次倒是換左吟卿愣了幾愣。

 

「幹嘛、不要就算了喔?」看對方沒有動靜,良于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要要要!我要!」歡樂地撲到對方身上,左吟卿抱緊了他忍不住多蹭幾下。

 

啊啊、這麼寬厚又溫暖的胸膛,我居然已經一個星期沒有碰過了、好懷念!

 

「喂喂,給我轉過身去,這樣我要怎麼教啊?」無奈地把人從自己懷裡扯走,硬是將人轉了一個方向,穩穩地抱在懷裡。

 

 

「好了,先從你有興趣的開始念好了。」良于云從袋子裡抽出幾本外文講義,對理科完全沒輒的左吟卿在文科的表現上倒是很出色,不管是英文德文還是法文都學的很順利,偶爾還能用外文和你對話上一兩句。

 

grand(太棒了)」一看到自己擅長的文科左吟卿馬上興致勃勃,「我想先念可愛的法文!」

 

看了一眼懷裡很興奮的人,想起班上那些在上法文課時呈現完全一片倒的情形,良于云深深認為居然覺得學法文很可愛的左吟卿其實在除了音樂之外也是某方面的天才。

 

「這些筆記你自己先複習一下,應該沒有什麼地方看不懂需要我講解的吧?」將人抱緊了點,良于云傾身將頭湊在他的肩膀上。

 

bien sûr(當然),我可是左吟卿耶。」自信滿滿的答道,說完左吟卿不忘轉過頭偷親一下靠自己靠的很近的良于云。

 

「喂,給我認真點!」用力捏了把他的腰,良于云瞪了他一眼。

 

是誰說除了擁抱之外誰都不做的啊?

雖然早就知道左吟卿這傢伙一定會矜持不住,不過這未免也太快了吧?

 

「誰叫阿良你靠我那麼近!」反而喊起冤來的左吟卿理直氣壯的頂嘴。

 

「你認真點就是了。」很無語的良于云發現自己不曉得該從何反駁起,只得無奈道。

 

「我一直都很認真啊。」一邊分神回答,左吟卿的視線靈活地迅速刷過這頁上的文法筆記,在腦海裡默默的複誦一遍,把整個句子的結構都流暢的順過一次,隨手在筆記本空白處寫下幾個句型。

 

tromper(騙人)。」同樣用法文回應,看著對方在筆記本上流暢地寫著句子,良于云很滿意。

 

等到文科的複習告一段落,毫不意外的左吟卿又顯得興致缺缺。

 

「阿良,你聽我說,我文科之所以好是因為我覺得他對我以後的生活會有幫助,不管是哪國語言在未來都可以是很實用的。」左吟卿抬起頭很認真的看著他說道,「像是Je t'aime(我愛你)Tu es magnifique(你真美)、あなたは今晩暇ですか(你今晚有空嗎)之類的這種話就可以在求婚或把妹的時候用,你看,多方便又多浪漫啊。」

 

「但是!」他刻意加重了語氣,「你難道會跟你的愛人說『6561開兩次根號再乘以10的十八次方就代表我對你的愛意』這種鬼話嗎!不會對吧!對吧!」

 

總而言之,你文科好只是因為可以把妹,理科差只是因為釣不到妹這樣?

 

「不會啊,」良于云想了一下,也很認真的回應他,「如果你這麼跟我說的話,搞不好我會很高興喔。」

 

左吟卿整個人啞口無言,發現自己的策略沒有用索性耍起賴來。

「啊啊啊我不管我不管我不想算數學!」看著左吟卿整個人掛在自己身上扭著身子耍賴,良于云很無奈,只好抹抹臉加重一點連自己都覺得尷尬的刺激。

 

把人用力按在自己懷裡,湊近他的耳邊,「那,我就一個月不跟你做。」這種威脅……我實在是不想說出口啊。

 

想到這傢伙一定會以為自己在開玩笑然後無視掉我的話,良于云伸出手繞到左吟卿的腰上,接著下滑至臀部,手伸進褲子裡滑進臀縫處按壓著。

 

「嗯!」難耐的呻吟了聲,「阿良怎麼可以用這個威脅我啊

 

很乾脆的將手從褲子裡抽出,「怎麼不行?」哼了聲,良于云把軟在自己身上的男友抱起來坐正。

 

看對方一臉不甘不願的嘟著嘴碎碎念,良于云逼不得已只能用最後的手段,「你這星期乖乖陪我複習,我就天天跟你做。」當然,這是在複習完的前提之下。

 

「真的?」剛剛的愁眉苦臉馬上煙消雲散,左吟卿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嘆口氣,看著眼前已經開始自動自發把所有的講義跟筆記本都拿出來準備用功念書的左吟卿,良于云感到深深的無奈。

有動力念書是很好啦、只是這種動力來源真的讓良于云覺得各種不忍說。

 

…………我到底為什麼會跟一個會走路的工口交往呢?

良于云第N次在心理反問自己,然後第N次徒勞無功的找不到答案。

 

「阿良你等一下喔、我快讀完了!」正埋頭努力苦讀的人突然朝自己說道,良于云瞪大眼睛轉頭看了一下時鐘,從自己的威脅利誘到他開始努力用功也才過了大約一小時的時間,他就已經快把這次期中考範圍給念完了?

 

這種可怕的效率是什麼啊……如果平常也有這麼認真就好了。

良于云很感慨。

 

「好耶我讀完了!」把筆記本往後一扔,左吟卿歡呼著把桌上所有的課本鉛筆盒快手快腳的收拾好全掃進袋子裡,接著轉身將人撲倒在地毯上。

 

「阿良、我讀完了!」

 

看左吟卿明明讀了一整個上午的書卻還是一臉很有精神的樣子,良于云默默的想搞不好他的體力比自己還好。

 

「我聽到了啦。」按著對方的肩膀一個施力,良于云翻過身將人壓回下面。

 

還不等自己說什麼左吟卿便抬起頭和自己一陣熱吻,滿足的低哼著。

 

兩人分開後,良于云從旁邊抽來一條帶子,毅然決然的把左吟卿的雙手綁在床腳上。

 

「阿良你幹嘛……!」意識到自己動彈不得,左吟卿掙扎起來。

 

「我說你啊,到底有多欲求不滿。」扯開對方的襯衫,低下頭咬住胸前的突起,一手在另一邊揉捏著。

 

「唔、嗯!我、哪有誰叫阿良剛剛挑逗我!」就算雙手被綁的死緊還是耍著嘴皮子的左吟卿輕吟著反駁。

 

「誰挑逗你了。」低下頭湊近,良于云勾起笑,「是你淫蕩的身體太敏感。」說完便重重地扯了下被自己捏在手裡的小突起,滿意的聽到對方禁不住地呻吟出聲。

 

這一晚,良于云的房間卻一直到將近半夜才熄燈。

 

 

 

期中考後。

 

 

 

「阿良你看!」

 

站在教室外面等著某人慢吞吞地收拾東西的良于云聽到熟悉的聲音及叫喚聲後轉過頭,是很興奮的拿著成績單衝到自己面前的左吟卿。

 

「怎麼、被當了幾科?」半開玩笑的接過對方手裡的成績單,就連良于云都忍不住揚起笑容。

 

「才沒有!我歐趴!」歡呼一聲,左吟卿很歡樂的湊到男友身旁,親密的手勾著手。

 

對於左吟卿的行為早已見怪不怪的良于云把成績單還回去,「很好啊。看吧,只要有心還是做的到的嘛。」獎勵似的摸了摸對方的頭,揉亂黑色的短髮。

 

是有<b></b>

這句話左吟卿沒說出口,只是拉著對方停下腳步,接著在良于云露出困惑的表情時墊高腳尖湊上臉親了親。

 

「───就說了不要在這裡親我!你是笨蛋嗎!」校排第一到底是怎麼用這顆腦子考出來的啊!

 

 

 

 

 

於是,同時榮登全校學科、術科第一名的兩個學生在大庭廣眾之下接吻的消息馬上在校園裡被傳的轟轟烈烈。

 

 

 

***

 

夜安,我是阿甲~

這個系列的番外還有一篇,

大概讓他三篇結束,

不過當初在鮮網首發時其實分蠻多篇的呢XD

 

其實阿甲自己很喜歡這種誘受,

對這種屬性真是受不了啊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孩子!

謝謝鍵閱和喜歡,愛大家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