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經理會喜歡。」依偎在彼此的懷裡,沒有誰是單方面的愛著或者被愛著,能夠相互給予對方溫暖同時感受到甜蜜,江初岑還真捨不得放手。

 

想起前幾天和對方一起忙的焦頭爛額、日夜顛倒的日子,江初岑很懷念剛認識時兩人還能夠悠閒的等著對方下班一起回家的時候,更珍惜在這幾天短暫的旅程中能好好放鬆的時光。

 

「是不討厭,但是太肉麻了。」周庭竹不跟他搭腔的跟著肉麻回去,很坦白自己的感覺,「而且從你嘴巴說出來很沒誠意。」

 

兩人又互相拌嘴起來,有一句沒一句的互相抬槓著,對話裡看的間日常的親暱和熟悉,直到雙方都顯得疲憊而沈沈睡去。

 

 

 

 

 

隔天的早晨,周庭竹習慣性的七點自動起床盥洗,迎接員工旅行的第二天。從冰箱拿出需要的食材,周庭竹在腦裡一邊回想前幾天對方興致勃勃地和自己說了一長串的行程,想著接下來的幾天應該能夠悠閒的和對方一起度過。

 

背上的重量壓下,俐落的把早餐呈上盤,周庭竹推了推賴在自己身上的人,八成還沒睡醒。

 

轉過身將盤子放上桌,正想一把推開身上的人沒想到卻被抱了個滿懷。

 

這傢伙在夢遊不成?

皺起眉,周庭竹有些不耐,以為對方剛睡醒藉著情緒鬧,又使勁推了推,「去洗臉,別礙著我。」

 

「經理一大早的好冷淡。」其實比對方還要早清醒過來的江初岑不滿了,在對方腰上的手收緊。

 

「還真是對不起……等等,你幹嘛?」很快察覺到對方的異樣,周庭竹總覺得哪邊不對勁,今天的江初岑似乎比平常變得更……色情?

 

「經理,我必須跟你說,我們的行程做了點小調整。」直接略過提問,搶過對方的手,江初岑笑咪咪的,心情樂的飛飛。

 

周庭竹疑惑的轉過身,更奇怪對方的好心情。出來玩他是也很開心沒錯啦,只是他老覺得對方的笑容有些不懷好意。「哦,那不去海邊了?」他原本還很期待黑色沙灘的呢。雖然有點失望,不過周庭竹沒有什麼太大意見,頭一次到了國外,他覺得到哪都新鮮。

 

「要去,只是延了幾天。」殷勤的幫著對方把早餐放上桌,拉著人坐下,江初岑坐在對面看對方慢慢咬早餐,「海灘放著也不會跑,可以慢慢來。我想先帶經理去其他地方。」

 

點點頭,周庭竹眨眨眼自顧自的吃早餐,想想早上詭異的態度,再看看現在滿臉的笑容,周庭竹覺得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

 

看他興奮的和自己介紹待會要去的地方有多舒適多高級等等,周庭竹心底有些好笑,這種直性子到底是怎麼替公司拿到無數合約的?

「你想帶我去當地的賓館?」平靜的一語戳破,周庭竹扁扁眼看著對面一臉天崩地裂的江初岑,嚥下嘴裡的炒蛋。

 

「我、我哪有呃,經理你」直覺的想辯駁,江初岑當場尷尬起來,向來以伶俐的口才自豪,他不覺得自己在哪邊有漏了餡,偏偏自己一開口就被戳破。

 

「你還真當我第一天認識你?」周庭竹很不給面子的笑出聲,「看你一大早就貼我貼的這麼緊,想也知道你想做什麼。」手撐著臉頰,周庭竹饒有興味地看著對面滿臉尷尬找不到臺階下的江初岑。

 

和他接觸的越深,或說越了解他這個人,就愈能知道平時的花心濫情不過是他偽裝的外衣罷,憑藉著交易的手腕替公司掙下一份份的合約,風流灑脫的的表面像是一種他該完成的工作,更像是一種他該負擔的責任。

 

江初岑實在找不到藉口解釋,只得胡扯起來,「我只是、我只是覺得最近這麼忙,都沒有時間好好相處……」江初岑決定使用哀兵政策。

 

「我又不反對。」周庭竹試圖讓自己鎮定點,卻克制不住臉紅,「我最近也覺得累了,能夠趁這個機會放鬆身體沒什麼不好。」遮住臉的一半,周庭竹發現自己也被弄的有些尷尬。

 

江初岑倒是很快回到平常的大膽熱情,湊近後捧起他的臉蛋,不等他反應過來就是一個深吻落下,「經理,我在車上等你!」

 

愣愣的待在原地,周庭竹緩了好一陣子才去換上外出的衣服,抓了錢包後走到飯店停車場,找到熟悉的車型和車牌號碼,打開車門上了副駕駛座。

 

江初岑很快發動車子,駛出地下停車場,看了看周庭竹一身的休閒打扮,嘟著嘴嚷嚷著,「我還以為經理你會穿的更性感一點呢。」

 

「麻煩告訴我一個男人是怎樣可以穿到叫性感。」周庭竹想翻他白眼,難不成要他堂堂一個大男人穿著低胸暴乳裝和他手牽手走進賓館?這能看嗎!

 

「至少穿個背心和短褲嘛」在街道上熟悉的鑽著捷徑,童年時期他曾在這地方短暫住過一兩年的時間,幾條觀光客不知道、導遊也不會說的路線在腦海裡卻依舊熟悉。

 

「今天又不熱。」哼了哼聲,周庭竹很乾脆的打槍他。看對方馬上又露出滿滿的失望,他只得撇著頭細聲喃喃著算是安慰,「……反正到時候,都要脫掉的不是嗎?」

 

江初岑猛地踩了煞車,轉過頭用隱忍的表情看著他,「經理,你存心想讓我車禍?」

 

「誰想讓你車禍了?少囉嗦,專心開你的車。」周庭竹漲紅了臉,和他太過認真的自己有些失策。

 

「唉唷討厭,經理猴急,就快到了嘛。」江初岑頂著一臉欠扁的笑容,調侃著對方的激動。

 

「你信不信我到賓館醃了你。」一邊用智慧型手機瀏覽著信箱確認公事打發時間也是隱藏著自己的惱羞,周庭竹讓自己故做冷靜的開口。

 

「呀,經理好色人家怕怕。」江初岑很不怕死的繼續吊兒郎噹,一副沒在怕的樣子。

 

………

 

……經理,你應該不是認真的吧?」

 

「唷,會怕囉?你說呢。」惡意的調笑回擊,周庭竹有些感慨,糟糕,他覺得自己變邪惡了。

 

......經理!」江初岑倒是自個兒不滿起來,差點一個沒注意闖了紅燈。

 

「緊張什麼呢你,開你的車吧。」

 

周庭竹心底有趣,覺得對方的可愛常常顯露在這些小事上。

 

 

***

 

日安,我是阿甲。

 

到這邊應該就可以算是最新的進度了,

今天記得的話(喂)還會再丟一篇更新上來,

謝謝喜歡和鍵閱//////

會客室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