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端著一盤食物上來的學長已經先開口替我解釋,「雖然你算是中途退場,不過是以傷患為由,因此沒有被宣布棄權。」學長端著食物走過來,騰出一隻手往床邊按下,被褥的兩側便架起長方形的寬板桌子,和醫院裡會看到的那種差不多。

 

見鬼了我在學長的床上睡過這麼多次怎麼就沒看到按鈕?

 

不過聽學長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幸好沒有失去參賽資格。

只是畢竟選手都中途退場了,應該就更不可能拿到名次什麼的了吧?果然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一盤食物推到我面前,抬頭看是學長的目光,「先吃東西。這種事情不急。」

 

好吧,說的也是。

反正我也很餓,低頭把盤子裏的食物給解決掉,等把空盤子收拾的差不多時放在床頭的手機也剛好傳來簡訊聲。

 

這次是飛天小女警的片頭曲啊……默默地打斷鈴聲收了簡訊,寄件者是學校。

 

呃,我記得我最近很安份,沒有炸公園炸教室炸白園,應該不會是什麼處分之類的吧

顫顫的打開簡訊,裡頭的內容讓我瞪大了眼睛。

 

略過前面一堆官方的開場,主要內容大概是比賽優勝的獎金已經匯入戶頭,請我在幾天內去確認一下之類的。

上面寫這的數目真是豐厚到很誇張的地步。

 

………現在詐騙集團的手法都這麼高明嗎?

太強了,居然連這種每天鬧鬼的學校也能滲透。

 

「想也知道不是詐騙集團吧。」看得出來學長看在我還算是個傷患的份上很隱忍的沒有賞一拳給我,從他臉上暴起的青筋我深深自覺人有時候還是不要太白目比較好,所以很乖的讓腦袋安靜。

 

「只要隊長跑完全程,就能夠以這個名次拿獎勵。只不過會依照隊伍退場人數扣掉。」剛剛的空盤子不曉得什麼時候被清光了,剛剛的長桌子也被收起來,「我們隊伍兩人一人退場,因此你所拿到的還只是被扣半後的數目而已。」

 

原來如此,學長是隊長的話拿優勝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試想著剛剛的獎金又加了一倍,果然我們學校超有錢的啊……

 

等一下,所以說在我慢吞吞跑黃沙的時候學長早就已經跑在更前面的地方了?

……我突然知道那時候的背景音樂和慘叫聲是怎麼來的了。

 

「學長,既然你都跑在前面了為什麼不跟我說一下啊」有些無力的趴倒在被子上,我可是抱著“輸了就死定了”的這種決心在跑的耶

 

當然,死定了是指被學長打死絕對不是被惡靈攻擊致死。

 

「跟你說了你就不想跑了吧。」學長扁眼,一語道破我的心聲,「我說過這是你自己的比賽。」

 

呃,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只是學長既然這麼說,我以為以他老大那種殘酷的個性會直接把整場比賽丟給我,因為我覺得學長不會在意優勝獎金這種小錢。

 

「我怎麼可能會容許我的比賽輸掉?」學長冷笑一聲,轉而伸手揉亂我的頭髮,「再說,這場比賽到後面的賽程對你而言還太早。你先回來也好。」

 

點點頭表示知道,被揉亂的髮絲間像是同樣能夠感受到掌心的溫暖。

學長的貼心總是能夠在這些地方看見。

 

「謝謝學長。」朝對方一笑,溫度轉而貼到臉龐,像是很久沒有接觸到這樣的溫柔,忍不住往掌心多蹭了幾下。

 

看見學長的眼底暗了幾分,熟悉的情慾從燄紅散開,我緊張起來暗暗喊糟,剛剛自己應該沒有做什麼刺激性的動作吧?

 

……褚。」深沈的嗓音此時竟變得有些色情,在臉上的手掌收緊,身軀猛地被往前拉,學長的臉在眼前放大許多。

 

「啊,那、那個,學長我還有事情想問!」這次比賽除了覺得自己的能力稍有長進之外,還有就是我覺得自己的膽子變超大。

 

比如說現在我就膽大包天的把雙手擋在學長面前。

 

挑了挑眉,學長饒富興味的勾起笑容,還真的乖乖停下動作,乾脆翻身上床,湊在我旁邊一臉想耗我就陪你耗的表情,慢慢開口道,「想問什麼?」

 

「就是、就是我在剛剛學長不要咬!」相隔了幾個星期的親密接觸讓我格外緊張,而且我就知道學長才不會這麼安份!哪有人在說到一半的時候咬下去的!

 

抖了抖身體,我很不滿的看向學長,這樣要我怎麼問啊?

 

「你繼續說。」他老大一副被打斷是我的錯一樣,「想問你在比賽裡的唱咒?」

 

最讓人恨的心癢癢的是就算再這種情況下他還是可以萬無一失的準確說中我的想法,一邊說著這種正經話的同時一雙手早就按奈不住的鑽進衣服。

 

「嗯對唔嗚!學長你的手、手啦!」顧不得自己很不爭氣的臉上發燙,現在最重要的只能緊緊抓著對方正往上撫摸的大手,還得分出心神應聲。

 

「那是歌咒的一種。叫做『』。」溫暖的撫觸之後是耳邊濕熱的滑溜,我努力讓自己聽清楚學長的說明,「是南方的妖精部落裡流傳的詩歌。性質上勉強可以說和你們那邊所稱的聖經有些相像。」

 

「嗯、唔嗯!聖經?」接著是被咬嚅的刺痛,身軀幾度顫抖,「也是宗教的經典嗎?」使勁把學長推開了一點空間,我才得以好好的問出口。

 

「差不多。和聖經相似的地方是能常常看見像是對抗邪惡的那種篇章。『』的特色在於用次序性的文字累積其中的力量。」學長一邊慢慢的回答,一邊輕鬆的扯掉我的上衣,「時間通常是最典型的範例。鐘聲在他們的教義裡也是很重要的代表。」

 

「學長!等、等一下……!」衣服被褪去時我趕緊試著採煞車,我怕再不喊停接下來就沒機會了,「次序性累積是什麼意思?」

 

「就像你今天所使用的內容。『第三千萬年』的次序就是時間的累積,隱含著教徒們強大而精密的虔誠與祝福。」學長似乎打算說到這邊為止,很卑鄙的用深吻阻止我繼續發問。

 

「好了,就到這邊結束。」對上學長的眼神,裡頭赤裸裸的慾望幾乎讓我全身都發熱起來,「剩下的不准現在問。」

 

同樣的霸道和果斷,還有同樣熾熱的情慾。

 

 

 

 

 ***

 

 

日安,我是阿甲。

都要更新了才想到第十八還沒貼上來XD(緊急同步

這大概是前天的更新了,今天的更新妥妥的會有Hwwww

希望手感不會太生疏XDD!!!

謝謝鍵閱和喜歡w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