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早上九點。

地點:飯店。

 

房間裡,廚房傳來陣陣煎蛋香,江初岑掙扎著起床,想往旁邊蹭去卻撲了空。

沒有溫度的床單讓他瞬間清醒過來,緊張的坐起,在廚房看見人影後他才慢慢的意識到對方已經起床一段時間。

 

換掉睡衣盥洗過後,看著時鐘江初岑有些懊惱。自己的計畫原本一直從八點就排的滿滿,沒想到反而是自己睡過頭砸了計畫。

 

聽到身後的動靜,早早起床的周庭竹把鍋裡的煎蛋盛盤,轉過身便看見比自己晚了好幾小時才慢吞吞起床的江初岑正趴在桌上。

 

「剛睡醒就趴在這做什麼?」看到對方難得沒精神的模樣,他失笑出聲,開口趕人,「過去點,這樣我怎麼放東西?」暫時放下手上的盤子,他有些無奈的把人推下桌子,移出擺盤的空間。

 

被趕下桌子的人皺著一張臉,「經理才是,為什麼這麼早起床啊」而且還沒有順便叫醒他。江初岑苦著臉眼巴巴的看著還在忙進忙出的人,滿臉像是吞了天大的委屈。

 

「生理時鐘。」

 

對方簡短的回答讓江初岑更不滿,索性使性子鬧起彆扭來。「你為什麼沒有先叫我起床?我起床的時候看不到你,現在你又不和我聊天,其實你不喜歡跟我一起住對不對?」

 

一陣沉默,遲遲等不到回應的江初岑反倒生氣起來,憤憤的抬起頭來卻愣了住。

 

彎下腰,周庭竹好不容易等到對方抬起頭,便很快的撫住他的臉,微微傾身吻了上去,趁對方發愣時高興的笑了下。

 

「你啊,這種起床氣要改改,」揉亂他的頭髮,只有在這種時候才看的到對方還殘留著年輕氣盛的稚氣,看著他滿臉的委屈,周庭竹只覺得可愛,「哪天我不在你跟誰撒嬌去?」

 

拿了便宜的江初岑才露出笑容,伸出手一把攬住對方的細腰,將人扯進懷裡,把剛剛的輕吻硬是加深了許久,「才不要。因為是經理所以我不要。」把臉埋進對方胸前,不太滿意稍嫌單薄的身軀,趁機多捏了幾把臀。

 

拍掉對方不安份的手,周庭竹聽著對方的任性卻覺得豐富的感情讓自己心底充實,「好了,來吃早餐。」發現對方的情緒躁動起來,雙手甚至開始肆意的撫摸,周庭竹趕緊轉移話題推開對方,逃到餐桌上。

 

「昨天不是說要帶我去看黑色的沙灘,」咬著鬆軟的煎蛋,周庭竹有點可惜桌上大半的菜色都冷了,「我很期待呢。今天怎麼睡這麼晚?」

 

無意的被說到讓自己懊惱不已的痛處,江初岑又垮下臉,「好久沒和經理這麼放鬆的一起睡了,不小心就睡過頭了嘛」他嘆了口氣,撥弄的盤子裡的食物卻不怎麼想吃。

 

「有什麼關係?」原來是因為介意這種事情啊,難怪一早起床氣特別重,「時間還早,我還會有很多時間跟你在一起。」看他失落的樣子周庭竹只得開口安慰幾句。

 

沒想到自己不經意的幾句話就能夠讓他這麼快打起精神,江初岑趕緊解決了桌上的食物,周庭竹看他興致高昂的模樣也只是慢慢的吃完自己的那份。

才剛擦完嘴巴,他就被人從椅子上扯起,拉到房間裡換了外出服,連包包和隨身用品都拿齊了,抓著人就往外走。

 

「你等一下」整個過程都迅速到讓周庭竹來不及反應,雖然說打起精神是很好啦,但他更希望這種高效率可以展現在工作上啊

 

被抓著走到停車場,周庭竹終於找到機會掙開被緊緊握住的手腕,「喂喂,你好歹告訴我目的地。」

 

抱歉的朝對方笑了笑,江初岑把對方推上車,自己也跟著坐進駕駛座,「經理,聽到你這麼說我好高興。」他不急著發車,而是側過身用力握緊對方的手。

 

………幹嘛突然說這些啊你趕快開車啦。」嘴巴上這麼說著,周庭竹可也沒抽回手,眼前這個比自己想像中還有容易滿足很多的年輕人,總是可以輕易的讓他紅透了臉。

 

「知道了。」笑嘻嘻的答道,江初岑將車子駛出地下停車場,往目的地開去。

 

開了一段時間,江初岑在一海灘處停下車

 

期待的鑽出車子,視線立即被一片純白色的沙灘給佔滿。

雖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黑色沙灘,不過第一次見到這樣壯闊的美景也足以讓周庭竹讚嘆出聲

 

「經理喜歡嗎?」趁對方還沒回過神,在他臉上又偷到一個吻。

 

「嗯,喜歡。」周庭竹訝異的連推開對方都忘了,「好漂亮。」

 

「哈普納可是十大國際景點之一,當然漂亮」笑著簡略的介紹了兩人的所在地,他轉過頭看見周庭竹睜大眼睛怕看不夠似的表情,突然很高興自己愛上的是這樣純樸而真實的男人

 

「要不要下去走走看?」雖是問著他卻主動牽起對方的手往下走,在外出旅行這段期間兩人的穿著輕便,腳上的夾腳拖沒有皮鞋僵硬的束縛和不適,脫掉拖鞋後腳底和溫暖的沙灘直接接觸,柔軟的質地踩在腳下,格外踏實

 

「經理,這裡可以衝浪」指了指浪頭高起的海水,對水上運動其實頗有興趣的江初岑興沖沖的提議

 

「不要,」周庭竹很快的拒絕,沒說的是自己其實是徹底的旱鴨子。發覺自己的語氣太過強硬了點,他趕緊又補上一句,「你要玩的話我在這邊等你就好。」

 

注意到對方的不對勁,江初岑奇怪的看過去,然後很快的意會過來,「經理,你怕水?」

 

「不、才不是,」舌頭一時打了結,周庭竹還險些咬到舌頭,「我只是不會游泳。而且我討厭水。」

 

這不就是怕水?

江初岑忍住笑意,也不多為難,只拉著他在沙灘邊走,偶爾玩心大起就弄個沙堡。

 

兩個大男人手牽手走在純白色的浪漫淨攤上,國外的風俗民情比台灣國內開放的多,沒有嫌惡和鄙視的眼神,沒有惡意的目光,讓周庭竹顯得自在許多,他甚至偶爾會有種想在這裡直接抬起臉享受親吻的衝動。

 

兩人就這麼在海邊走了一整個下午,聊公司、聊家庭、聊朋友,甚至也聊起了求學時代的趣事。

周庭竹非但沒有因為他交過一打以上的女朋友而吃醋還笑著說女孩子可愛,江初岑還在為了這件事情生悶氣,下一秒就讓對方主動吻上的舉動弄的激動不已,當場壓著人熱吻起來,還被周圍的觀光客鬧著起鬨。

 

江初岑掛著滿嘴流利的英文,一邊應付著一群愛看熱鬧的外國人,江初岑甚至也打發掉幾個對自己身後一臉平靜的自家經理有意思的高壯大漢。

聽不出什麼口音的標準讓當地人訝異,要不是滿頭的天然黑髮,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這個白皮膚的年輕小伙子是華人。

 

 

 

***

 

夜安,我是阿甲。

這篇也算是把最新進度給補上來了,

雖然說目標是鹹濕的番外但是總覺得一直都還沒有進入重點XDDDDDD

總之我會努力激發我的恥度的XDDD!

謝謝鍵閱和喜歡,晚安囉。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