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種霸道的個性,好像有點熟悉……等等,這符咒不就是學長給我的?原來如此難怪他的符咒變的座騎連個性都跟他一個樣!

 

「褚!」耳邊傳來學長的暴吼,背景音樂還是很應景的爆破聲。

 

學長你冷靜點不要遷怒到旁邊的公共設施啊!

聽著學長的聲音跟後面的接連傳來的幾次炸裂聲,我偷偷替學校難過了三秒鐘。

不過我還蠻好奇學長到底在哪,從他身後的聲音聽起來蠻吵的,還伴隨著各種慘叫聲。

 

我還沒來得及問出口,長長的通道盡頭已經透出亮光,出來之後眼前的景色成了一片荒蕪,迎面而來的熱風讓我馬上出了一身汗。

大片的黃沙土地上除了偶爾出現的一點綠意以外就只剩下石頭和沙子。

 

還真是名副其實的鳥不生蛋。

 

在比賽路線上前進,不時注意著後面會不會隨時有什麼東西又像剛剛一樣衝上來,看著頂在頭上的大太陽,其實我熱到不想花力氣吐槽這種鬼天氣。

我懷疑學校把整座撒哈拉沙漠搬到裡面充當場地用,預估有三、四十度的高溫讓我有點慶幸我的座騎是風車而不是某種毛茸茸的動物。

 

背後突然傳來一陣沁入心骨的涼風,全身的悶熱消失殆盡,轉而是涼爽的清淨。奇怪的轉頭一看愣了愣,我家多功能的座騎居然還自備小風扇。

 

喂喂,那個小風扇是怎樣啊這其實是三合一風車之類的嗎!雖然說的確是變得涼爽許多沒錯啦……而且還有種賺到便宜的感覺。

 

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也找不到人講話,頂在正天空上的太陽讓環境溫度熾熱的嚇人,百無聊賴之下只能自己胡思亂想來打發一點時間。

 

所以當我看到黃沙的盡頭衝出一大片黑壓壓的流沙惡靈時,很意外的發現自己居然有點高興。

至少終於有個生物可以跟我互動了啊!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該高興這個的時候。回過神,看著前面的惡靈大軍正逐步接近,我把手伸進口袋摸了摸,想了下掏出其中一張。

 

估計有上千萬隻的大軍靠近後,才逐漸能看仔細對方的樣子。形體全由細密的沙礫構成,估計無論打散多少次都能復原。全身像裹了花生粉一樣一片黃沙沙的。

 

看著手裡佈滿斑馬線條的小符,其實之前沒遇過這種類型的惡靈,有些猶豫。

想起在比賽前幾天除了實地特訓之外,學長在回去黑館之後每天都塞給我好幾本精裝厚書,全是跟惡靈的特性及能力相關的書籍。

從地理環境和特性來判斷,我覺得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還沒定下心神,猛地一股力量把我重重往下拖,手一鬆小符也跟著從手中滑落,沒來得及伸手去撈便被一陣沙塵給捲碎。

自己的力氣跟對方的差距太大,就算想藉著風車抵抗都顯得力不從心。驚愕的看著符咒在眼前碎裂、化成灰燼,低頭一看,剛剛離自己還有一段距離的黃沙大軍早就進攻到自己的底下,原本糊成一團的形體迅速生長幻化,成了一個巨大而有力的爪,此時正緊緊纏住我的右腳小腿,而且還有往上蔓延的趨勢。

 

『生───命───活生生的───靈魂───』一到裂口從沙礫中間緩緩扯開,發出低沈沙啞的嘶吼,竟是我聽的懂的語言。

 

緊緊皺起眉,我覺得超不妙的我已經有幾乎半個身體都快被捲下去,而我身上的符咒只剩下寥寥幾張,對付這種惡靈還不見得會有效。

 

好吧算了,在這種非常時期只能隨便抓一張出來緊急應戰了───隨手一掏,可愛的粉紅愛心蹦出眼前。

 

眼角抽了幾抽。

加入法術的愛心甚至還有動態效果,可愛的上下漂浮著。

為什麼在這種時候還要這樣整我!給我一張傳統的道符不好嗎!不要告訴我惡靈會被愛心打敗這種見鬼的事!

 

「『天頂一聲巨響,被撕裂的那一剎那傾盆而下的雨水,我聽見誰的心臟被一同扯碎,這洗滌後的塵世卻不見一點光輝。』」在腰部以下的身軀都被捲入甚至從腳底開始傳來劇痛時,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思考,道出的咒完全只是反射動作般脫口而出。

 

 

 

***

 

夜安,我是阿甲。

這篇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更新> <

以後會記得同步更新的QWQ

然後這篇比較短小一點w

謝謝鍵閱和喜歡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