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目的地後周庭竹搶在江初岑幫自己開車門之前自己下了車,無視掉眾員工投來的奇異目光,低著頭快步走到旁邊陰影處,盡可能讓自己低調,很心安理得的把所有的行李交給滿臉笑意的江初岑自己慢慢搬。

 

「阿岑早安,你今天怎麼……」比起問早很顯然一票同事都更在意八卦,那麼難相處的經理居然和辦公室的大情聖坐同輛車來?

 

「沒事,路上遇到搭個便車罷了。」放下行李,江初岑擺擺手敷衍過去。知道要是再鬧下去說不准這次的旅遊他連周庭竹的一個吻都拿不到,這麼做實在太得不償失。

 

大家都知道經理向來節儉低調,上班也時常搭公車來。

江初岑固然好相處,該認真時他的眼色也不一樣,透露著要結束掉這個話題。沒少吃過幾記冷眼的幾個同事很識相的在另一個話題裡聊開了。

 

待在旁邊等車的周庭竹看江初岑跟他們聊開後又是一陣歡笑,很絕望的發現自己居然起了醋意。

說真的,他這輩子還真沒想過自己會有這種情緒,更別提是對個男人。

 

好吧,是他喜歡的男人。

 

周庭竹走到江初岑旁邊,眾人的談笑聲一瞬間安靜下來。

他突然又開始後悔起自己的舉動,他素來不擅長應付這種場面。即使平常鮮少注意他人的眼光,但讓他覺得有些不自在。

 

提起屬於自己的一些東西,他抬起頭迴避掉其他人的視線,只看著站在自己身旁的江初岑,「我去看看漏帶了什麼。」有意無意的握了握對方的手臂,這真只是個習慣動作。

 

察覺到對方的不悅,江初岑也趕緊提了自己的行李到在旁邊走,「我幫忙。」

 

被留在原地的一票人雖說不是第一次看見江初岑這副討好的模樣,看見獨來獨往的經理在耍脾氣鬧性子才可謂奇觀。

 

看著從旁邊跟上來的人,周庭竹有些懊惱自己的情緒化。雖然江初岑總要他多依賴著點,但他還沒有完全適應。

 

「他們沒有惡意,八卦而已。」同樣地,周庭竹在他心中那樣獨立的印象也還沒有改變的徹底,江初岑自然不會想到對方是因為起了醋意而在不高興。

 

「我知道,我是氣悶自己。」低著頭拒絕掉對方想幫自己提東西的動作,他自己手上也拿了兩大袋。周庭竹猶豫了會兒才緩緩地道,他知道江初岑聰明,用再拐彎抹腳的說法他也聽的懂。

 

毫不意外的江初岑大聲的笑起來,「經理進步了,懂得吃醋。」

 

「吵死了。」周庭竹回以一個沒好氣的倔強。

 

原本說要檢查行李的兩人才剛走沒多久,客運公司的遊覽車就來了,乾脆順著方向直接走上車。

把行李放妥後,江初岑拉著他找空位坐,還很殷勤的問他喜歡靠窗還是靠走道的。周庭竹還沒理解對方孩子性的興奮就被推著坐在某排靠窗的位置。

或許是因為久久一次的員工旅行,這次公司沒有什麼太多餘的安排和規定,擺明了讓大家出去就是玩的盡興,連日常消費都可以報公帳,參加的員工只需要付最基本的保險費。

 

等人都陸續上了車後,車子很快的發動,一路北上至機場。

道了機場,幾個小時的車程大家頻喊累,硬是在機場又拖了一會兒才各自弄好一點手續上了飛機。

 

在機上周庭竹用很無聊的眼神看著興致勃勃的提議要來打牌消遣的江初岑,他很快的用自己想補個眠休息當做藉口推掉,無視對方失望和委屈的眼神。

這種裝模作樣的技巧在跟他同住時周庭竹不曉得看見過多少次,自然沒一點動搖,他還搶走江初岑身上的外套蓋在自己身上,機上有空調他需要一點保暖。

 

被搶的人倒是挺高興的,做事謹慎的周庭竹不可能因為去熱帶海島就沒準備外套,隔壁座位的同事看著這幕有些傻眼,大概只有江初岑知道這是他家經理在撒嬌。

 

經過了約莫九個小時左右的旅程,一行人終於順利到達目的地。

結果在飛機上不能睡好的周庭竹只睡了兩個小時就再睡不著,剩下的時間都被江初岑佔走,常常被他調戲著玩或者偶爾會明目張膽的蹭在自己身上不時偷親幾口,然後又狠狠被瞪回去。再不然兩人就扯些無關緊要的事抬槓瞎聊,幾個小時也就這麼過去。

 

等公司那邊替每個人辦好了手續,幾個人分別成群結隊的搭上飯店派來的接駁車,這次旅遊的唯一限制是最少得到飯店整理好東西才能出去自由活動。

 

周庭竹早就忘記被設計和江初岑同房的事,心情還算輕鬆的整理自己的東西。

後來想想他覺得其實江初岑做這個打算也是好的,跟別人同房他反而更不自在,只是覺得沒必要搞背後這招,大不了跟自己說聲也行,他又不反對這事。

 

從踏進房門後江初岑就注意到對方的沉默,儘管可能只是在想些事,他還是湊過去攬住腰,說出自己認為他會介意的事。「經理,我下次一定先讓你知道。」

 

「是無所謂,只是我又不反對,怎麼不先跟我說?」正整理到一半的手礙於對方的姿勢有些不方便動作,他索性停下,握住他的手臂,只剩下單純的疑惑。

 

「呃,原本是想給你驚喜什麼的,現在想想的確沒這個必要。」乾笑了聲,將初岑覺得自己做了有點多餘的事,果然戀愛會讓人變笨是真的。

 

「有什麼關係,我挺高興的。」知道江初岑有些介意,他頓了頓有點猶豫,紅了臉還是轉過頭主動給了一吻。

 

成功獲贈一吻的江初岑心情大好,原本就只有一點點的擔心更被徹底掃蕩,用力抱著對方又用力蹭著吻了幾次,才想到自己原本來找他說話的目的。

 

一直到周庭竹被吻到有些受不了才將人推開,江初岑終於能好好講話,他也才得以聽清楚對方老在他耳邊咬著說什麼。

 

「經理,想先去哪玩?」江初岑提議了一系列的行程,不必事前做什麼功課他就對這地方瞭若指掌。

 

「嗯,都好,你安排就行。」大略聽了一下行程,其實他聽的不是太認真。第一次出國的周庭竹人生地不熟的,到哪都陌生便由著他去講。

 

「那好,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由於時差的關係他們到達夏威夷後進了飯店已經是深夜。江初岑挨著對方躺下,將人緊緊抱在懷裡。

 

在浪費了將近二十年的生命後,江初岑逐漸學會懂得珍惜。只要是兩人相處的時間,他一點點都不想錯過。

 

 

 

***

 

好的,大家早安,
這裡是沒去成GJ的阿甲(哭
總之不管如何,這次的番外目標就只有鹹濕鹹濕和鹹濕!(幹)

完全是出於私心想在星期六先把這對笨蛋情侶給更新了呢XD
然後有讀者提醒我在上一篇當中把豆漿跟牛奶寫錯惹啦XDDDDDD!(<蠢
總之謝謝那位親的挑錯QWQQQQ
還有謝謝大家喜歡&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