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以來江初岑和周庭竹為了籌備新公司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偏偏在這時候又遇到公司說要到夏威夷員工旅行,兩人忙碌了好一陣子想想藉著這個機會讓自己放鬆幾天也好。

 

出發的前一個星期,江初岑連續幾天都祝在經理家裡,順便整理要帶去員工旅行的東西,整整七天的旅遊要帶的東西還不少。

 

「經理,你說我帶點什麼好?」將換洗衣物裝進行李箱,江初岑其實只是隨口問,要帶些什麼自己早就盤算清楚了。

 

「這麼大的一個人了要帶什麼你還不知道?」要帶的東西除了衣物外就沒別的,行囊簡便的周庭竹很快就打包完自己的東西,扁扁眼看了一眼江初岑,還試過去幫忙整理起來。

 

明明快三十歲的一個大男人了還向自己撒嬌,這種有點幼稚的信賴周庭竹其實並不討厭,「你帶這麼多東西做什麼?帶點必要的就行了,剩下的去當地買也行。」看了一下對方的行李周庭竹覺得對方的東西多到讓他發暈。

 

「你第一次出國啊?誰去夏威夷還自己帶枕頭的!」周庭竹把佔了行李袋一半體積的枕頭扔出來,連自己都懷疑眼前的人是工作能力享譽國際的企業家後代。

 

「我的確是第一次遇到去夏威夷員工旅遊的窮酸公司。」聳聳肩,江初岑欠扁的笑著。自己之前在老爸的公司,哪次旅遊不是遠赴歐美?哪裡會有讓員工自費睡旅館的事,高級飯店單人套房任挑。

 

「既然這樣我明天辭退你,慢走不送。」哼了聲,周庭竹沒把對方的玩笑放在眼裡,反而有些氣悶起來。

 

「好啊,我就天天賴在經理家跟你相親相愛。」從對方身後一把攬住他的細腰,江初岑順著他的話很高興的得出結論。

 

「可以啊,你睡廁所就行。」收拾行李難免無聊,把裡頭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扔到地板上,周庭竹一邊抬槓著回嘴,這種相處模式像是兩人的常態。

 

「經理你真捨得我睡廁所?」在對方後背上蹭著,像是存心讓他不方便替自己收拾,裝著可憐的腔調湊在對方耳邊調情。

 

「捨不得你?我恨不得你滾出我家呢。」說著心狠的話周庭竹卻被對他弄的紅了臉,往後瞪過去順便給了一記拐子,「給我安份一點,想真的睡廁所是不是?」

 

「這樣就差不多了,不准再放什麼鬼東西進去。」幫對方的行李收拾完了,周庭竹很滿意自己的效率,原本三大箱兩大袋的東西被他整理到只剩下一箱兩袋。

 

江初岑看了一眼時鐘,明天一早就得到公司門口集合,他讓周庭竹先去洗了後,趁他不在時偷塞了一小包袋子進去,藏在衣服的最下層,怕是謹慎細心的周庭竹在臨行前又檢查一次行李會被抓包。

 

兩人輪流洗過澡吃了晚飯,便早早上床睡了,懷裡抱著人入睡,江初岑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這天清晨江初岑反常的比周庭竹還早了半小時起床,盥洗過後不但自己換好了衣服精心的整理過頭髮,就連早餐也替對方準備好了。

 

等周庭竹在半小時後聽著鬧鐘的聲音醒來,第一個困惑是身邊沒人,再來是桌上熱騰騰的早餐,雖然讓他更為疑惑但看見外食就能知道是誰替他買好的,全是自己愛吃的也夠貼心的了。

 

很快的清醒過來,周庭竹跳下床進浴室洗了把臉,梳洗過後發現自己要穿出門的服裝正妥妥貼貼的掛在旁邊,他只需要換好穿上。

 

走到沙發邊,不曉得什麼時候比自己早醒的江初岑正在看報紙,「你今天這麼早起來做什麼?」他訝異的連先打招呼都忘了。

 

把報紙扔到桌上,江初岑很激動的站起身,「今天可是我和經理的蜜月旅行,當然得早起一點!」他不想錯過和經理相處的任何一點時光。

 

結果報紙果然只是裝飾用的嘛。周庭竹在心理偷笑,原本想說他翹著二郎腿的樣子猛地一看也頗有風流之感挺迷人的,結果一開口就自己破了功。

 

「是員工旅行,誰跟你蜜月。」習慣性的頂了嘴,毫不留情的潑了他冷水,周庭竹逕自走到餐桌旁吃起早餐,大方的接受對方的體貼。

 

「可是我跟經理住同一間啊~」趴在沙發上蹭著,剛剛的風采盡失,周庭竹暗暗覺得可惜,要是他不開口能迷倒多少人?

 

「只是抽籤剛好。」嘴裡咬著蛋餅喝豆漿,周庭竹很平靜的繼續吃早餐,裝著不想搭理對方,實際上兩人都只是在玩。

 

「那個,經理,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情,」江初岑乾笑幾聲,有點猶豫要不要開口,又很想看他家經理可愛的反應。

 

「怎樣?」在家裡周庭竹可以很放鬆,沒有在公司裡的上司氣勢,和江初岑住久了早就不當他是外人,對話自然也粗俗起來。

 

「那天辦公室裡不是在抽籤分配房間嗎?」江初岑笑的狡猾,「那罐籤筒和裡頭的東西全是我做的。」

 

原本在喝豆漿的周庭竹差點把嘴裡的東西噴出來,放下杯子瞪大眼睛看著他。

 

他家經理的反應果然超可愛的!

達到目的的江初岑心滿意足,「我跟一群同事串通好了在抽籤刻意讓經理和我同時抽,然後中途掉包把籤筒裡的籤全換成和我同一色。」

 

嚥下嘴裡的豆漿,周庭竹才知道他在背後被耍了一次。

丟下早餐周庭竹走到沙發旁氣惱的把人壓倒,紅著臉朝對方吼道,「你這禽獸!」

 

平常冷靜淡然的經理如今卻漲紅了臉抓著自己的衣服叫罵,江初岑忍不住放聲大笑,摟住他的腰輕鬆的反轉局勢,將人壓在身下,用力一吻。

 

正吻的熱烈,江初岑的手機鈴聲響起,被壓在身下的人連忙把對方的臉推開,摀著嘴巴預防這傢伙的突襲。

 

『喂阿岑嗎?你要到了沒啊?』

 

「快到了,我跟經理馬上過去。」

 

『啊?哪個經理……」

 

掛了電話,江初岑心情愉快的收下周庭竹的又一個瞪視,看在他眼裡只覺得可愛。

 

「好啦,雖然人家我也很捨不得停在這裡,不過經理我們該出發囉。」坐起身,江初岑抓了抓自己一早弄好的頭髮,順便把人從沙發上拉起來。

 

鎖好了門窗走出玄關,周庭竹坐上江初岑的車子,到公司不過幾分鐘路程,江初岑一路上簡直是輕鬆愉快心情佳的觀察著他家經理紅紅的臉蛋。

 

 

 

***

 

日安,我是阿甲。

這麼鹹濕的名字怎麼少的了鹹濕的番外呢XDDDDDD

說到公司當然就會想到員工旅行WWWWWW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