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就請參賽選手們到預備位置,裁判說遲到的人會被打屁屁唷。那麼預計在十分鐘後進行該項目的第一階段預賽,比賽全程將會由塔莉亞我來替各位實況!」

 

聲音到這邊結束,聽完從四面八方傳來的超高音頻廣播,就連學長的臉色也沉了下去。

 

聽完這段話我差點沒吐血,還打屁屁勒,其實這是幼園生運動會嗎!照這個模式看來就算等一下公布比賽規則時他說犯規的選手會沒糖糖吃我都不意外。

 

說真的我很想問聲音到底是從哪傳出來的,因為這個房間完全看不到任何一個疑似廣播的器具,聲音卻能夠在整個房間無限放送,聽的我耳朵有點痛。

 

「該走了。」把背包留在休息室裡,學長只帶了一些必備的東西放在身上,還順便塞了幾張符紙給我。

 

「嗯好。」跟到學長旁邊,一陣白光閃過後很快的就到了比賽場地……我用力眨了好幾下眼睛,確定自己是醒著的。

 

這是比賽場地……沒錯吧?

 

嗯,我確定我現在神智很清醒,腦袋也很清楚,從小到大沒有任何眼疾病史,也絕對沒有任何家族遺傳疾病,所以現在我眼前所看到的一片雲霧繚繞有如夢幻般唯美似仙境,傳說中的比賽場地絕對不是真的。我甚至還看到一隻超乎人類科學範疇的仙女輕飄飄的在雲端玩耍。

 

……那個,學長,」從開學到現在經歷了各種嚇死人偶爾還會嚇到自己也嚇到鬼的經驗後,我第一次覺得不曉得該怎麼開口來形容我複雜無比的心情,「我們是不是走錯比賽場地了?」

 

我發誓這已經是我絞盡腦汁後所想出最委婉又最合理的解釋。

 

媽啦你告訴我為什麼明明是惡靈競賽,場地卻是在仙境啊!!

惡靈、是惡靈耶!人家比賽項目明明就寫著是惡靈不是嗎!又不是什麼仙女選美大賽,為什麼硬要搞個仙境出來啊?既然是惡靈場地就該合乎常理的選擇那種遊戲裡常出現的火紅地獄再不然你至少給個閻王地府也好啊!

 

「吵死了,給我安靜點。」大概是被我的無限吐槽弄的很煩躁,學長伸手往我的後腦杓就是一個爆粟。

 

「有些項目的比賽場地是用抽籤的,所以你才會看到現在這個。」很大方的走進白色濃霧裡,我連忙跟在學長後面怕一閃神便走失了,「更何況你應該覺得幸運。惡靈和神靈是彼此相剋的,這我上次跟你說過吧,因此在這種環境下惡靈的活動力會大幅下降很多,」

 

穿過這片霧的後面,我原本以為真正的場地會是正常的操場跟跑道,畢竟這個項目感覺上就是一直跑這樣而已。事實證明居然會妄想這群火星人有紅色塑膠PU跑道絕對是我太天真了,因為我看到的是連綿數十公里、甚至根本看不見盡頭的懸崖,下面理所當然的是深淵。

 

好吧,至少我該感動這個場景多少很符合惡靈的意境。

 

「學長,我們真的要在這裡比賽嗎?」我突然覺得這個比賽場地整個很極端,一下是仙境一下又是懸崖的,等一下是打算來個青青草原還是什麼嗎?

 

「不是,」學長搖了搖頭,可能正在找選手預備位置的學長手指隨便往旁邊一指,「是那裡。」

 

…….呃,我們要騰空在懸崖上跟惡靈打架?

 

學長有些不耐煩的瞪過來,「我是說下面。」

 

「這附近沒有看到選手預備的地方,應該就是在下面了。」轉回身環著手,學長很平靜的宣布我待會要跟他跳崖殉情這件事。

 

……下面?」你是說懸崖下面?

 

「嘖,這跟撞火車是差不多的裝置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不對吧撞火車本身就很不科學了啊!現在又是跳崖,我懷疑這所學校的人都心理變態喜歡看學生一天到晚撞火車撞飛機跳懸崖的。

 

「磨蹭夠了沒啊你,想遲到是不是?快給我下去!」

 

說完之後學長抬腳快很準的往我的屁股狠狠踹下,我完全沒有多餘的時間掙扎,身體很筆直的從懸崖上墜落,閉緊眼睛的前一刻我看到學長自己很優雅的從懸崖跳下,一點驚慌都沒有。

 

我懷疑把我踹下去還讓我用很愚蠢的姿勢著地完全是他老大心情所需,因為當我跌到比賽場地上被眾人注目的時候他居然在偷笑,超惡劣的。

 

站起身後,周遭跟剛剛的入口一樣還是雲霧繚繞的,雖然學長說場地是用抽的我的理智還是很難接受要在這種地方跟惡靈打架。

 

「各位參賽選手們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塔莉亞,這次的比賽場地是不是很特別呢?雖然各位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不過選手們的每個動作在外面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的喔!」

 

不是特別,是詭異。

我一邊偷偷在心理吐槽,一邊跟學長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這次的競賽類似於俗稱的闖關遊戲,比賽選手們以單人到五人為一組,只要先到達終點的組別就算獲勝。」聲音頓了頓,「在比賽途中會有可愛的小惡靈們陪伴著各位,當然被惡靈吞掉的選手就失去比賽資格囉。」

 

站在預備位置,聽著前後兩段有點差異的發言,我突然有點汗顏。

我打賭前面那段很正經的話應該是他看小抄念的,我才不相信這種亂七八糟的主持人可以念出這麼正經的內容。後面大概受不了就自己加了一堆語助詞進去,我說這種主持人真的沒問題嗎!

 

「通往終點的道路不只一條,就像人家常說的條條大路通羅馬嘛,不過路上都會有很親切溫柔的工作人員告訴你們該往哪邊走哦,所以不用擔心會迷路的。所以說囉,各組的選手們很有可能會在其中一條道路上遇到其他人,大家記得要相親相愛友愛彼此喔~啊不過,當然想幹掉對方也沒問題的,可以獲得勝利就行了嘛。」

 

已經懶得吐槽使用時機很詭異的諺語,重點是後面的說明哪裡不對了啊!

什麼叫做可以獲得勝利就行了啊說好的比賽規則呢喂!

 

「各位可愛的選手們,請問你們針對比賽規則有問題嗎?嗯嗯很好沒有,果然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最可愛了啊,好的那麼比賽要開始囉,預備───」

 

你明明看起來跟我們同年紀好不好!還有不要做自問自答這種毫無意義的事!

 

「給我專心一點,要開始了。」學長瞪過來,我乖乖的縮了縮頭安靜下來。

  

「───開始!」

 

 

***

 

夜安,我是阿甲。
覺得漾漾突然變得很搞威是我的錯覺嗎(←
總之終於寫到重點了,
其實搞威的不是漾漾是作者對不起(X
總之希望大家還喜歡QWQ
謝謝在這段期間沒有退櫃的大家(yay)!!!!
今後也會是週更安定,希望大家喜歡QW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