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哇就算是我一開頭就伏八H也覺得超胃痛超刺激的啦XDDDDDD!
總之H注目/////雖然是文章沒有什麼好背後注意的XDDDD

 
***
 
 

「唔、嗯…」不管怎麼樣都不想被對方看見自己現在丟人的模樣,還沒被鬆綁的雙手揪緊上方的床單,被往上捲至胸上的衣服被唾液沾濕,咬住衣服抑制聲音和喘息,即使全身泛紅著顫抖也不甘示弱的皺緊眉瞪視著壓上自己的傢伙。

「這個眼神可真讓人受不了…美咲…」食指輕抬起對方的下巴,往對方泛紅濕潤的唇咬下,輕舔著被自己咬出的傷口上流出的血絲,一手伸至對方光裸著的下身,摩擦著在剛才就宣洩過的性器,沾濕了手指探到後庭,刺入手指。

「嗚嗯…!」難受的悶哼出聲,被異物侵入身體的不適感湧上,不滿的怒視著上方仍舊一副游刃有餘模樣的伏見。

「好棒的表情…讓我全身興奮起來了呢…」在對方的頸窩邊喘息,隱忍著慾望似的舔咬著他的頸項,在下方抽插著擴張的手指增多了幾根。

「喂、猴子…嗚唔…手…給我、解開…唔嗯…!」被綑綁住的雙手有些發疼,開口朝對方說道,努力忍住流洩出的呻吟,全身都禁不住的輕顫,每一次的碰觸都讓自己的身軀更為燥熱。

「不可能幫你解開的喔,美咲。」府下身,湊近對方的耳邊舔舐,暗下眼。

只能有今天,只能是現在,那麼稀少的、那麼遙不可及的,你的眼裡、你的心底都只屬於我的時候,能夠徹底獨佔你的時候。

或許只有現在才能夠將你綁住的線段,怎麼可以輕易地鬆開。
明明是抱持著那麼熾熱的情感,想著變強想著力量,想著你而離開。終究到最後,我在你的眼裡又只會剩下背叛,那個讓你憎恨不已的叛徒。我也只剩下現在而已。

猛地瞬間,或許是透過身體,也或者只是單純地看進對方眼底,在這種時候八田卻說不出的煩躁起來,像是對方劇烈的不安都傳達到自己的身上。「嘖…唔嗯…我,不是還在這嗎…」忍著不適感開口,喘息著對上他的目光,「哈啊……把我鬆綁,猿比古。」

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回應,愣了幾愣,他伸出另一手撫上對方的臉龐,第一次感受到那樣無法克制的激動,用力的吻上。

「嗚唔…你嗯、唔嗯…!」他吻的激烈,沒有拭去的唾液沿著嘴角邊流下,鬆開嘴喘息著,分開的同時手腕上的束縛滑落。

體內的異樣感早已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覆上身軀的情慾。雙手覆上對方的背脊,「你、這傢伙…嗚嗯…已經…夠、夠了…哈啊…」

抽出在對方體內的手指,將自己的性器抵在對方的穴口處,一使勁便挺身插入對方體內,「唔嗚…!」裡頭的濕熱,內壁緊緊的包覆住性器,一收一縮的刺激著。

「嗚呃、唔嗯…!哈啊…!唔啊…」嗚咽出聲,方才被擴張過的穴口仍被撐開,「嗚啊…!」

「美咲、太緊了…」皺起眉悶哼出聲,伸出手搓揉著對方的臀部使其放鬆,小幅度的前後抽入。

「啊、哈啊…猴子、嗚嗯…不、不准動…」雙手揪緊了他的衣裳,止不住的顫抖著呻吟,「唔嗚…啊嗯…!」

「不嗚、 啊…!給我、慢一點…唔嗯…哈啊、啊…!」體內的深處被不斷地重重刺激著,身體不受控制的猛地用力顫抖,全身酥麻般的快感迅速擴散至全身,「啊啊、唔啊…!那裡…不准碰…唔嗚…哈啊…!」

「好可愛啊,美咲…」加緊朝對方的敏感處挺進,身下人又是一陣斷斷續續的顫抖呻吟,「美咲,好棒…」

「嗚嗯、唔啊…!哈啊…唔嗯…你、啊…!」反覆被喊著的名字像是附加的另一種刺激,從耳朵穿透到身心,一字一句都被拆的破碎。

「猿…比古…唔嗚、啊…!哈啊、啊啊…!」體內逐漸累積起來的快感從性器頂端流出的白濁被一點一滴的釋放,卻遠遠不足以平息。

「吶、快射了吧?真淫蕩呢美咲,光靠後面就可以射嗎?」低下頭在對方耳邊惡意的用下流粗俗的話語刺激著,同時加重著抽插的力道。

「臭猴子、給我…閉嘴…唔嗚、啊…不要、哈啊…!」無以言喻的快感讓他全身都顫抖著,即使開口也只剩下呻吟,濕潤的眼眶和泛紅的臉頰都說明著他的感受。

「嗚嗯、啊啊…哈、哈啊…嗚啊啊…!」接連著被狠狠刺激的敏感處讓身體迅速的敏感起來,閉緊眼睛他顫抖著射出,同時體內被滿滿的熱液給注入。

「哈、哈啊…嗯哈…」全身癱倒在床上喘息著,在身體裡被注滿液體的難受讓他皺起眉,不滿的瞪過去,「誰說你可以射在裡面的…混帳…!」

原本打算退出對方體內的伏見被眼前的情景狠狠的重度刺激,還在對方體內的性器又漸漸起了反應。

「你、你這傢伙…怎麼、混帳…不准、不准做了…啊、哈啊…!」

「美咲、太可愛了…美咲、美咲…」

「不要叫我的、嗚啊…啊啊…!臭猴子...給我出去…!」








距離自己交代他出任務已經一個星期還沒看見自家八田回來,在有點擔心的時候草薙出雲接到了一通意外的電話。

「我是宗像禮司。」

「……請問有什麼事嗎?」草薙深深覺得不太妙。

「關於伏見猿比古曠職一星期的損失,明細帳單將會在一星期內寄給貴店。」

「你說什……」

「就這樣,再見。」




據說在那之後八田被草薙禁足了一個月的時間在HOMRA裡當服務生打工賠罪。
不過八田因為面對女客人太過緊張而打破數以百計的盤子反而造成更大的損失已經是以後的事情了。

 
 
 
 
 
 
 

***


日安,我是阿甲。
這麼久沒更新真的很狗咩!!!!!
終於可以更新ㄐㄐ也是很感動啊(哭
我家鮮網跟痞客邦都死掉惹,應該是Google家瀏覽器的問題,
所以ㄐㄐ現在正苦逼的用龜速IE爬噗浪&上傳慢很久的更新(哭

其實這篇最初是貼在P網,
我真的從來沒想過我還有在P網發文的一天!!!

有人知道我想讓八田醬說出「誰說你可以射在裡面的…混帳…!」這句話妄想多久了嗎!!!(幹有病#)

是說這篇文章華麗麗打破了我寫過最久文章的紀錄,
大概超過三、四個小時,明明內容很少我卻寫超久的是怎麼惹啦!!!!!
不過文筆很渣內容違和請見諒QWQQQQ
感謝觀賞和喜歡,作者已死謝謝(ya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