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沒關係不過警衛說體育館只能用到九點半,晚自習結束後就得跟著關了。我比較擔心報告做不完。」姜迪廷一臉擔心,在看到孫子成手上的塑膠袋後馬上轉為疑惑。

 

頓了頓,姜迪廷開口問道,「那個,你手上的是什麼?」

 

「報告要用的東西。」孫子成裝出最嚴肅的臉卻藏不住心理的期待,其實正確的說,應該是待會就會用到的東西。

 

 「呃,我沒準備什麼…」他有些不知所措起來,露出尷尬的表情。

 

「無所謂。」走上前一把握住姜迪廷的手,「你只要人來了就夠了。」報告什麼的只是順便。

 

姜迪廷臉上儘是疑惑,望著自己偏頭想了會兒,突然又臉紅起來。

 

真的是想什麼都寫在臉上。

看著姜迪廷的反應,孫子成滿臉笑容。

 

「你高興就好。」姜迪廷原本是想隨口敷衍過去,沒想到話一出口孫子成顯得更開心了。

 

「這可是姜迪迪你自己說的喔。」

 

突然從連名帶姓的稱呼跳到暱稱上,讓姜迪廷更是滿頭霧水。

自己說了什麼嗎?

 

除了在課業方面以外,其實腦筋轉不太過來的姜迪廷還沒細想清楚就被孫子成拉近體育館裡

 

 

 

 

 

說是幫忙其實孫子成也只是跟在姜迪廷後面走,偶爾幫忙做做調查、寫寫數據罷了,孫子成跟在旁邊不時看幾眼姜迪廷手上的報告用資料,等差不多完成一半時,孫子成搶在姜迪廷前開口

 

「接下來去看跳箱吧。」已經廢棄很久的跳箱社社辦前幾天早就找人打掃過了,而也正因為廢棄很久所以才更不可能會有人來打擾。

 

「咦?好啊」姜迪廷愣了愣,也沒有多做反對便順從孫子成的意思,兩人便走到照理說應該早就廢棄的跳箱社

 

猛力打開拉門,孫子成毫不意外的看到姜迪廷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

 

既然是和自己的愛人初次結合的地方,雖然稱不上舒適、但最少也要乾淨,最重要的是更不能弄痛對方。

 

趁對方還愣著,孫子成快手快腳的轉身、上鎖

 

很好,這樣就不會有人來打擾了!

九點半之類的鬼限制他才不管!

 

「跳箱社是什麼時候……嗚呃!」被推倒在墊子上的姜迪廷完全無法理解從剛剛到現在孫子成的舉動代表什麼。

 

「好了,今晚的調查就到此結束。」跟著壓上,扯掉領帶和礙事的制服,孫子成看著被自已壓倒在身下、還有些不明所以的姜迪廷,此時此刻只覺得光是看到他白淨的臉蛋情慾便陣陣湧上。

 

正在褪去姜迪廷幾乎每個扭扣都有準確到位的的襯衫,姜迪廷才反應過來,「什麼……孫子成!」

 

「做什麼?」停下動作,反射性的問

 

「那、那個,就是說,為什麼要脫我的衣服?不是說要去調查跳箱社……

 

在學校很神奇的沒有被那群王八蛋同班同學給污染、乾淨的連那檔事該做什麼諸如此類都不太接觸過的姜迪廷只覺得好緊張又好奇怪

 

「啊,抱歉,那是騙你的。」很乾脆的坦承自己的謊言,就算是他也有點擔心對方會不會因為被自己所欺騙而不高興。

 

說話的同時早已脫去了姜迪廷一半的衣服,對方和自己相較之下稍嫌瘦的體型上透著白皙,胸前的乳尖因緊張而輕顫著,而這副身軀的主人也因自己的動作而紅透了臉

 

很漂亮。

清秀的五官、紅著的臉頰、白皙的肌膚,孫子成覺得和自己以前那些所謂交往過的女孩子比起來,姜迪廷的美貌絕對是其中之最。

 

撫上對方,從鎖骨至臉蛋,孫子成低下頭,在最曖昧的距離停下,兩人鼻尖相碰,比親吻少一點、比親密更多一點的距離,是最適合告白的。

 

「我喜歡你,姜迪廷。」

 

仔細想過之後,在還沒對姜迪廷告白時就急著進入對方,簡直和那些霸王硬上弓的禽獸沒什麼兩樣。

更別提姜迪廷對自己來說是和以往那些輕浮不一樣、是最重要的人

 

「你在、在說什麼」估計也是第一次被人面對面告白、還是在這種情況下,姜迪廷頓時手足無措起來。

 

「我是認真的。」這樣的近距離讓孫子成把持不著的低頭吻上姜迪廷柔軟的唇瓣,分開後更是考慮到自己平時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或許是輕浮的,於是特別強調著,「姜迪廷,我喜歡你。」

 

「哈、嗯哈」因剛剛的接吻而喘著,皮搏得姜迪廷對無法開口承認剛剛的吻令他舒服的已經有些無力

 

自己的感情,姜迪廷比誰都明白

他喜歡著他。

姜迪廷喜歡著孫子成。

 

但這種話、叫他如何說的出口?

姜迪廷索性臉一偏,以紅透的臉龐代表回答。

 

孫子成府下身,埋在姜迪廷的頸邊,舔弄著耳朵的同時嘴上不忘幾句調戲,惡意的姜迪迪、姜迪迪不斷的喊著,成功換來對方的抱怨

 

「不要跟著他們亂叫……」姜迪廷紅透了臉,耳朵上溫熱的觸感讓他止不住的輕顫著,「唔、嗯……

 

這樣你才會第一個想到我。

男人的佔有慾是孫子成沒說出口的

 

「姜迪迪喜不喜歡我?」一路從耳朵往下舔弄至胸前,雖然在外面風流韻事等傳言不少的孫子成其實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難免生疏的挑逗著姜迪廷的乳尖,在對方因快感而發出些微的喘息聲後便大膽地吸吮起來。

 

被接連問了幾次,姜迪廷就算心底早已明白自己和孫子成是所謂的兩情相悅,但對他來說,這等害臊的話實在難以出口。

 

「啊!你在摸哪裡!」

 

***

 

夜安,我是阿甲。

 

當初寫到這邊時好像才很緩慢的驚覺內容跟當初點文的不太一樣啊XDDDDD

不過後來我好像就將錯就錯下去惹的樣子(喂#

總之小成哥的秘密日記大概就快要結束惹這樣,

謝謝喜歡的大家www

(啊,我真的好懶得打公式句了啦XD)

(其實公式句就是指這個→「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自從有次我整個忘記我要打啥之後,就很懶得打了啊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