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剛回來耶……而且這邊也沒有什麼惡靈可以讓我當做對象吧?

 

學長一彈指,房間的地板上同時間出現一個四方形的圖陣,圖陣的四個邊猛地往上延伸至天花板,接著裡頭緩緩的浮出這五天以來我已經看到不想再看的爛泥。

 

「我在上面加了反覆咒,讓這隻惡靈原本就擁有的重生機制可以更加速些。好了,開始吧。」

 

我跟那隻在結界裡扭動的惡靈大眼瞪小眼,雖然已經多少有些熟練,面對這群傢伙也不像第一天那麼緊張,不過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

 

學長看我一眼,大概是在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就是那個啊、學長教我的幾個咒語裡面,有些其實還挺長的,我在想要是比賽時沒時間念完怎麼辦?

 

「基本上不會遇到那種情形,畢竟只是一般的競賽,應該不致於沒有時間唸咒。不過要是真的遇到了,只要截取咒文的部分內容其實也可以,只不過效果會大打折扣。」環著手想了一會兒,學長這樣告訴我,然後又補上一句,「不過我建議你別這麼做比較好,畢竟你的咒文已經算是最簡略的了,再截取內容的話很可能會失效或完全無效。」

 

好吧學長說的話我實在很難反駁。

因為學長常常在練咒文的時候跟我說只要意思有到就好,我也常常真的就只有意思到,雖然有時候炸出來的效果還挺驚人的不過多半都還是跟學長的效果有一段差距,再刪減下去我怕真的會直接失效。

 

「好了,廢話就到這邊結束。快點開始。」解答完我的問題學長出聲催促。

 

嗚呃、好吧。

雖然學長要我複習,不過突然這樣要求我也很難決定要從哪一個開始啊。

 

「隨便你、快點給我開始!」學長隨手抄起身邊的精裝書快狠準的砸在我腳邊。

 

學長我知道您手勁大但是也不要這麼狠心好嗎!那是精裝書、精裝書耶!

 

在學長的瞪視跟隨時有可能被爆頭的威脅之下,我斷斷續續的起了幾個這幾天學到的咒,在眼前的惡靈大概第十次重生的時候,才算是複習完了,到這邊我的精神大概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雖然沒有近身的肉搏戰我卻整個人都覺得累。

 

學長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著我,很勉強、非常勉強的點了點頭,算是及格。

 

「跟你第一次使用比起來……….有進步。」

 

學長你可不可以不要說的這麼勉強啦不用這麼委屈的稱讚我也沒關係我說真的聽你這樣講明明就更傷人啊!

 

「誰跟你說我很勉強。」站起身,一個彈指學長把結界連同那隻惡靈一起收掉,「只是你進步的空間還很大。」

 

果然這才是學長的真心話嘛不過這倒是真的,希望明天在比賽進行時可以更靈活運用一些。

 

「訓練就到這邊結束,你先去洗個澡把自己弄乾淨,我下去拿晚餐,你吃完早點休息,明天七點給我準時起床。」交代完之後學長便轉身出了房門,我則是拿了幾件換洗衣物進浴室。

 

等我洗完澡出來,桌上放著幾個餐盤,上面堆滿了食物,學長則坐在旁邊閉目養神。

 

脖子上掛著浴巾,我坐到學長旁邊,頭髮在下一秒蒸乾,我捧起其中一個餐盤上的飯食,順便把另一份遞給學長,兩個人窩在沙發上吃著晚餐。

 

吃過晚飯之後,學長坐在沙發上看書,我則坐在旁邊複習剛剛的咒語看有沒有漏掉什麼。

 

「你不用那麼緊張。」翻過一頁書,學長看了我一眼,「前幾天跟你說過的話應該還記得吧。只是比賽而已,盡力就好。」

 

呃,學長你怎麼知道我很緊張?

雖然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我畢竟是第一次參加啊……之前因為太容易受傷所以國中三年的運動會我都沒參加過比賽項目,從頭到尾都是做在旁邊納涼的那個。

 

除了緊張之外,第一次有參與感的那種感覺,其實還不賴。

 

「你想要參與感我明年可以幫你多報幾個。」學長露出很邪惡的笑容,「要不然全項目參加如何?保證你會<b>非常</b>有參與感。」

 

「不,不用了真的。」聽到學長加重語氣,我一秒拒絕,光是一個項目就要特訓一個星期了耶,一口氣參加全項目我大概會直接過勞死。

 

看我一臉驚恐,學長很沒天良的笑出聲,「那種事情到時候再說。」

 

等等、你居然不否認嗎!

不要這麼認真的說出會考慮這種話啊!別這樣嚇我啊老大!

 

「吵死了,有時間在這邊靠該不如快點給我滾去睡。」闔上書,學長站起身,一腳把我踹下沙發,「明天敢賴床你就試試看。」撂下狠話之後便走進浴室。

 

對喔、學長好像還沒洗澡。

不過,果然還是一樣超暴力的欸……認命的從地板上爬起來,既然學長還在洗澡,那我先去臥室等他上床……我是說,上床睡覺。

 

走進臥室爬上床,原本想等到學長洗完出來的結果我幾乎是沾枕即睡,完全沒有印象學長是什麼時候洗完澡的。

 

不過這件事情要等到隔天早上我醒來───他老大心情很差的把我踹醒之後我才意識到。

看了一下時鐘,是比我想像中還要來的早的六點半。

不過看學長今天早上起床氣特別重就算在凌晨三點把我挖起來我也不敢抗議就是。

 

我還沒搞清楚學長今天早上火氣特別大的原因,稍微換了衣服、梳洗過後我就被學長給傳送到比賽的會場。

 

進了選手休息室,學長從剛剛到現在都不說話其實我有點擔心,取代了剛剛還在為比賽緊張的心情。

 

我走到休息室裡提供的沙發旁,學長正坐在上面闔著眼不曉得是在休息還是補眠。

 

「呃,學長,我想說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所以從房間裡帶了這個,我放在這邊、是要給你的這樣。」搔搔頭,我從包包裡掏出剛剛從房間裡帶出來的鋁箔包放在旁邊。

 

其實我有點擔心學長會睜開眼睛然後一個憤怒把蜜豆奶扔到我頭上,因為學長說過他工作的時候不進食。

雖然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在工作的範疇裡,不過明知故犯好像還挺白目的。

 

半睜著眼,學長看了一下我放在他旁邊的東西,勾起了一弧微彎的笑容。

 

糟糕、這笑容,有點可怕…….我正想往後退三步以求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坐著的學長突然伸出手拉著我的領帶往下扯,抬起頭便吻了上來。

 

「唔嗯!」睜大眼睛,我完全無法理解為為為什麼會往這個方向發展啊!

 

「擔心什麼,我沒事。」情緒變化超快的學長顯得心情很好,站起身用力揉了揉我的頭髮,「謝謝。」

 

我摀著嘴看著明明一直到剛剛感覺都還很陰沈的傢伙,有一種徹底被詐騙的感覺。

 

領帶不是給你這麼用的啊混帳!

 

***

 

夜安,我是阿甲。


對不起啊啊啊混帳作者終究還是逃避了打鬥畫面(躺
雖然只是多拖延了一篇不過這邊感覺上完全沒啥進度,
真的超狗咩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廢話到兩千三百字(吐血
總之下一篇應該就會有想逃也逃不掉的打鬥畫面惹QQQQQQ
很少寫打鬥畫面真的很苦手啊啊啊,
應該會很違和這樣QQQQ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