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其實你剛剛已經睡著了正在說夢話對吧?

 

「認真聽我說完。」浮起青筋的學長用力捏了捏我的腰肉,痛的我眼眶泛淚。

 

「試著相信自己的力量。」學長的聲音在耳邊迴盪,一字一句清晰入耳,打入心底。「你並不是什麼都沒有。」

 

「即使你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但相對的你也已經不是那個剛入學什麼都不知道的笨蛋了。」

 

「你自己今天也親眼看到了不是嗎?」在腰際的力道增大,被用力的攬住時卻連心臟都能感受到厚實的安心,「你所擁有的力量,絕對遠大於你所想像的。」

 

「我不允許你對自己的能力還存有任何一點懷疑。」堅定的嗓音組成的每一個字都用力的震撼著心牆。

 

「聽到了沒有。」

 

用力點了點頭,總覺得眼眶有些熱,鼻子有些酸。

第一次,    我也能夠鼓起勇氣相信自己。

 

「蠢死了,哭什麼?」看對方快哭出來的樣子,只能把人用力按進懷裡,「不准把眼淚擦到我的衣服上。」

 

吸了吸鼻子,實在想哭又有點想笑。剛剛的氣氛在哪裡啊?

 

「學長,謝謝你。」帶著哭腔認真的說道,幾經猶豫伸出手,握緊了對方的。

 

「嗯。快睡你的,明天爬不起來就試試看。」

 

第一次感覺到心臟跳的這麼用力,就像是從根部被注入了生命一般。

從手掌心傳來的溫度,那個一直站在自己身前的人,所說出的話語,總是拯救了自己無數次。

在感到不知所措時、在感到不安時、在感到徬徨時,在自己什麼都還不懂的時候、在自己還一邊跌倒著一邊學習時,他就像是能夠帶給你安定的錨。

 

有點擔心這樣的依賴,少到幾乎沒有的想法卻馬上被溫暖給填滿。

 

印象中好像就是在這邊模糊的睡沉。

 

 

 

 

 

時間:下午一點半。

地點:學生餐廳。

 

「漾漾你怎麼了?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耶。」端著午飯回到座位上,用神奇的手勁單手拖住餐盤,一手拉開椅子,喵喵一臉擔心的問著整個人趴在桌上裝死的我。

 

「沒有啦最近學長在幫我特訓」嘆了口氣,我有氣無力的回答,回想起這幾天的特訓真是慘不忍睹。

 

我誠懇的建議你可以考慮去體驗看看被惡鬼鞭策一星期的感覺如何,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我現在這麼累。

 

「咦、學長的個人特訓嗎?好好喔───喵喵也想要!」喵喵整個雙眼在閃金光,向我投射羨慕的眼神。

 

你要整套送你不用找拜託快拿走,只要能讓我逃離那隻惡鬼───

 

「你說誰是惡鬼!」

 

「好痛!」

 

「學長!」

 

三個不同的聲音同時響起,實在是有點詭異的違合感,還順便引來了餐廳不少注目。

 

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拉來旁邊的椅子坐下,看了一眼對方桌上完全沒動過的餐點,嘖了聲,用力捏了捏對方的臉頰,「少裝死了,起來吃東西。」

 

……我沒胃口啦。」一般的正常人在看到只有灰白色的形體、還看的到跳動的內臟器官、還有流動中的腦漿跟血液在自己眼前爆開之後都不會有胃口吧拜託!

 

「你想要我用灌的我也不介意。」

 

「對不起我馬上吃。」

 

說真的學長,老是用威脅這招太不道德了!

緩慢的吃著麵食,我心裡很感慨。

 

「你有意見那不准吃,再去打十隻怨靈回來等你有胃口再吃如何?」坐在旁邊環著手,學長看了我一眼,平靜的開始二度威脅別人。

 

「學長我錯了。」我很沒種沒膽兼沒肝的認錯,安份的吞麵。

 

聽學長說那個噁心到讓人想吐的東西好像叫做怨靈,據說是跟惡靈同一個品種不過成因不太一樣就是。

與其看怨靈我真的寧怨去看惡靈,看過內臟在自己眼前跳動之後我突然覺得惡靈其實長得還挺可愛的……

 

「明天就是正式預賽的第一天了,漾漾你不用太緊張保持平常心就好。」咬了一口自己的三明治,喵喵掛著青春甜美的笑容這樣跟我說。

 

其實我原本也還蠻緊張的,而在經過為期五天的魔鬼訓練課程之後,我仍舊很緊張。

 

原本我只是很單純的對於比賽感到緊張,不過現在的我比起惡靈跟對戰隊伍,真正緊張的是沒打贏預賽會被學長拖去種。

在這五天裡面對過無數比惡靈還要更噁心的生物之後我深深的體會到,其實學長才是現場最危險的生物。

 

「喔,這樣啊,那你下次就自己一個人去好了,怎麼樣這個點子很不錯吧?完全符合你的期望嘛。」

 

學長你有必要這樣嗎!我只是說說而已啊啊啊!!

 

「想早點回去休息就吃快點,還廢話什麼。」直接忽略掉我的抗議,學長看了一眼吃不到一半的餐盤,開口催促道。

 

在跟我抬槓的人明明就是你好不好……在心理咕噥著沒膽真的說出口,我趕緊把剩下的麵條吃光。

 

「漾漾你先跟學長回去吧,盤子喵喵幫你一起收。」還在慢慢嗑餅乾的喵喵朝我揮了揮手。

 

「咦、喔好啊,謝謝你。」稍微收拾了下桌面,我拎起背包,跟喵喵揮了揮手。「那我們先走囉,掰掰。」

 

 

 

 

 

時間:下午兩點。

地點:學長房間。

 

「剩下的時間看你要做什麼,別亂跑就對了。」回到房間後學長坐到沙發上,從旁邊摸了本書出來翻,「雖然只是校內的運動會,不過因為在這期間學校都是對外開放的,因此還是會有不少想觀摩的校外使者進入,你自己多注意點。」

 

被你說成這樣我還哪敢出去啊。

我決定還是乖乖待在學長的房間比較安全一點。

 

「既然你不出去,那乾脆來複習一下吧。」闔上書,學長說出驚人的發言。

 

我啞口看著一臉認真的學長。

學長你一定要這樣嗎───我癱倒在沙發上,完全不想面對現實。

 

 

***

 

 

夜安,我是阿甲www

開始日更之後就覺得文章的進度好快啊XD

話說回來,雖然魚羊搬家完惹,

他的速度卻讓我蛋疼不已啊!(哭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