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要準備開會了!」

 

「小林!開會要用的資料在哪裡!」

 

「啊幹我忘記印!」

 

「快去印!!!」

 

看著忙碌的公司內部,只有江初岑一個人很悠哉的在走廊上靈活地閃著人群遊盪著。

從他扣子不扣好的西裝、領帶也繫的亂七八糟的服儀看來,他要不是夠老鳥可以耍大牌不把公司的服裝儀容規定放在眼裡,要不就是個完完全全的菜鳥所以才不知道總經理對每個員工的服儀嚴格的要求。

 

事實上,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

 

從容地走到經理辦公室,優雅地敲了敲門,江初岑一點都看不出第一天上班的緊張。

 

「進來。」是個好聽的聲音從裡頭傳來。

 

轉開門把走進去,做在椅子上的是個黑色短髮、帶著細框眼鏡,皮膚白皙、五官還算清秀的───男生。

 

啊啊、我以後的直屬長官居然是個大美人!偷偷瞄了一下桌上放的牌子,「周庭竹 經理」,嗯嗯、果然是大美人該有的名字啊。

真幸運───從T大公司跳槽過來這裡果然是對的!

 

「經理你好。」不等對方開口,江初岑泰然自若地自我介紹起來,「我叫做江初岑、台大研究所畢業……

 

「我知道。不然你以為履歷表是裝飾用的嗎。」平淡的打斷江初岑,周庭竹從文件堆中抽出一份長尾夾固定住的履歷表,翻看了幾頁後開口,「你之前是T公司的?」。

 

「嗯,對啊。」江初岑很大方的承認,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隱瞞的。

 

「從你的履歷表來看,你之前的工作地點都算是很不錯的公司,職位也算挺高的,前幾個公司寄給我的資料上也沒有任何不良記錄,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轉來我們公司?」還指定轉來這個部門,未免也太可疑了。

 

抬起眼望著對方,江初岑注意到的是周庭竹被掩蓋在鏡片底下的眼睛,其實深邃的很漂亮。

 

「因為我聽說這間公司的業務經理是個大美人啊。」將手撐在桌子上,江初岑傾身湊近那人漂亮的臉蛋,勾起笑容。

 

然後在下一秒被一整疊的履歷表狠狠重擊。

 

「嗚!」摀著被打紅的臉連連倒退幾步,江初岑痛的說不出話來。

 

我的臉!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啊!

 

「如果你是來這裡買屁股的,那你明天就可以不用來了。」撐著頰,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的周庭竹沒給他好臉色看。

 

買屁股……身為經理說出這種粗俗的話對嗎!

 

「經理你居然打我的臉!我可是靠臉吃飯的!」用力捏著鼻樑江初岑怕自己等一下流下兩管鼻血可就笑死人了。

 

「喔,是嗎,抱歉,我看不出來。」推了推眼鏡,周庭竹興致缺缺的把注意力轉回公文上。

 

抬頭看了一眼那個似乎還不打算走的人,「你臉皮厚到要我叫警衛來才要走就對了?」周庭竹對他的第一印象只有差勁可以形容,明明長得人模人樣的,怎麼話出口就成了個禽獸?

 

「不、不是,經理對不起啦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我不是你經理。還有,那叫做言語猥褻。不想被抓就快滾。」不耐煩的看了他一眼,周庭竹實在沒遇過這麼煩人的變態。

 

「經理不要這樣嘛,」不死心的又湊到對方面前,完全沒學到教訓的江初岑笑吟吟的看著對方,「好好的一個美人都被糟蹋了喔。」

 

「被一個變態稱讚對我而言是一種羞辱。」嫌惡的看了對方一眼,周庭竹已經開始認真考慮要準備按下安裝在桌子底部的警鈴。

 

「經理不要衝動啦。」從容地按住對方準備去按鈴的手,他還真以為他江初岑沒做過經理的位置會不知道這種小機關?

 

「求求你嘛、好歹給我一個月的試用期,一個月就好!」雙手合十,江初岑擺出他這輩子最誠懇的表情、最無辜的眼神、最楚楚可憐的角度靠近,希望能夠起點效果。

 

「不要拿你那張臉靠近我,我想吐。」周庭竹用看一種全世界最骯髒生物的表情瞅著江初岑迷倒過無數少女的帥氣臉蛋。

 

「經理我求求你嘛───」不死心的逼近,我才不相信會有人不被我江初岑的臉給動搖!

 

深深的嘆口氣,「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給你一個月的試用期行了吧?」周庭竹用力把那張過度逼近的臉給推遠,感到深深的疲憊。

 

為什麼我連應徵個跑業務的都可以遇到瘋子?

這年頭的年輕人都這麼不可理喻嗎?

 

「太好了!謝謝經理!」馬上挺起腰桿歡呼起來,江初岑有一種簽到樂透的感覺。

 

我的經理不但是個美人還是個傲嬌的美人!

 

「經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露出絕對自信的笑容,江初岑對於自己的能力是百分之百的自信。

 

不抱什麼希望的周庭竹對於居然真的試用他的自己感到絕望的抹了抹臉,「……我只希望你不要性侵我的女員……錯了,是女員工和男員工。」從這傢伙剛剛的舉止看來,男員工受害的機率搞不好還比女員工高一些。

 

「我才不會!」吼著反駁,江初岑很清楚自己大概已經被對方定義為一個活脫脫的變態。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江初岑很認真的看著周庭竹,「經理,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不過我可是很專情的!我只對經理你一個人有興趣啊。」

 

周庭竹愣了一下,立即瞥過頭捂住臉,「………我改變心意了,你還是走吧。」

 

「怎麼這樣!」嘴上嚷嚷著,江初岑可沒漏看了他那惡毒傲嬌的上司白皙的臉蛋上閃過的紅暈。

 

他的上司真是太可愛了!

嗯,很好,看來我會在這裡工作的很愉快。

 

「對了,明天可不准穿這樣來上班。」周庭竹皺起眉看著對方那身要穿不穿隨意掛在身上的衣服和西裝外套,感到深深的不滿。

 

現在的小屁孩是怎樣?連衣服都不會穿嗎?還流行穿什麼垮褲勒,穿成這樣倒不如不要穿。

是覺得當露屁股男比較帥嗎?

 

「這樣才有個人風格啊!」江初岑亂該起來,很堅持自己的服裝品味。

 

「這是團體生活,不想好好配合就滾。」同樣沒得商量的周庭竹也不打算妥協。

 

「你不覺得穿著死板的西裝整個人的靈魂都被束縛住了嗎!這樣我們的創意和無限的潛能都會被那條領帶給綁住啊!」

 

覺得眼前的人根本開始胡言亂語的周庭竹壓根不想理他,「總之,明天會有服裝設計師去幫你量尺寸,記得不要亂摸人家屁股。」還是要特地請男設計師去比較好……不對,男的更危險。

 

「就說了我不會啊!」

 

當我是癡漢嗎!我只是愛美人、跟那種一天到晚想上別人的癡漢比起來我可是風雅高尚多了!

 

「我知道我知道,」很敷衍的擺擺手,周庭竹指著門口的方向,「我話就說到這邊。那邊有門,請自便。」

 

江初岑聳聳肩,悠悠的晃到門口,正要轉開門把走出辦公室的手停頓了下,江初岑想起什麼似的又轉過頭,露出邪惡的笑容。

 

「不過,如果是經理的屁股的話,我倒是很想摸摸看呢。」

 

「快滾!想上班第一天就被開除啊!」

 

 

 

 

 

 

他叫做周庭竹,是已經待在這個公司超過五年以上的資深員工,隸屬於業務部的經理。

 

「經理早安───!你要喝咖啡還是紅茶?我要紅茶!」

 

而且還在一個月前應徵員工時遇到一個瘋子。

 

「那你還問我幹嘛,我都不要。」其實他最喜歡在早晨喝熱熱的奶茶。不過部屬間基本沒人知道這事,畢竟他跟部屬間一直沒有什麼過多的交流。

 

「但是我已經買好了欸,反對意見這種東西我不接受喔。」悠哉哉的從紙提袋子裡拿出一杯還熱著的黑咖啡和一份早餐放到對方桌上,江初岑咚的一聲把吸管插進自己的紅茶裡喝了幾口。

 

說這話的立場反了吧我說……

是說、有哪個員工一大早進到公司地一件事情是跟經理打招呼的?

一個月下來周庭竹已經很習慣這個景象,只是偶爾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不喝咖啡。還有我早上不習慣吃東西。」瞪著那杯還在冒煙的咖啡,光是聞到氣味就有點受不了的周庭竹把它推遠了點,開始想等等該怎麼處理掉。

 

「早餐怎麼可以不吃啊,」一邊碎念著一邊把桌上的咖啡和自己的紅茶交換了位置,「我只喝了一點、剩下的就給你。」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舉動有哪裡不對的江初岑順其自然的拉開咖啡杯蓋上的小孔,「那紅茶應該沒問題吧?」

 

周庭竹默默地收下那份早餐,對桌上的紅茶扁扁眼,「我說,這紅茶你喝過了吧?」這人到底是沒神經到什麼地步?

 

「對啊。」仰頭喝了口咖啡,啊,這家的真不錯。「有什麼問題嗎?」

 

………這就是問題所在。」抬起眼嫌惡地望著眼前的人,把紅茶重新推開,「你喝過的我不要。」

 

「這上面的每滴口水都是代表我對你的心意耶經理!」

 

「好噁心。所以我才說我不要。」

 

「經理!你怎麼可以這樣糟蹋我對你的感情!」

 

「抱歉,我完全感受不到。還有,再過一分鐘你就要遲到了。」

 

「啊靠我沒打卡!我的全勤獎金!」

 

看著風風火火衝出辦公室的人,周庭竹抹了抹臉,這一個月下來幾乎每天早上都是差不多的情形,而自己居然也漸漸的習慣了。

每天早上和那個傢伙拌個嘴什麼的,會讓自己在一天之中有個愉快的開始。

 

這是周庭竹最近才發現的。

 

他所在的業務部,其實是公司裡最不起眼的小部門。

業績一直不好也不壞,每個月的平均值都很穩定,每有人有特別突出的良好表現也沒有人會給他惹什麼大亂子,每天的日子都是一樣的度過。

上面的人其實有找他講過幾次話,都說覺得他能力其實不錯,也有幾次差點就能夠升遷到更高的位置,但總是被用同一種理由給駁回。

 

看起來不夠穩重、不夠可靠。

 

對此周庭竹雖然表面上安份地接受了最後沒有辦法順利升遷的結果,但其實暗地裡很不滿。

他知道自己長得有點、呃,中性,走在路上也曾被一堆蹺課的高中生屁孩給搭訕過,但他一直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實在沒有想到自己的臉蛋居然會成為自己無法升遷的理由之一。

 

經歷了幾次之後,他轉個了方向總算稍微想開了點,覺得一直就待在這個小小的部門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薪水至少也還有五、六萬起跳,員工們都很守本分努力的工作,這樣也就夠了吧。

 

直到江初岑的出現,這幾年來他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江初岑近來公司的第一個星期,就和整個部門的男女員工都打好了關係,與不善於人際交際的自己完全不同,不管在男同事或女同事之間都頗受好評。

第二個星期,他便創下整個公司以來當天最高的業績記錄,讓整個部門都轟動了好一陣子,當然包括自己在內更是訝異的說不出話來。

原本以為或許只是曇花一現而已,但就在第三個星期,幾乎是以他為首的帶領著這整個部門衝上公司業績的最前頭,是在自己當經理的任內從來沒有達到過的目標。

 

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他已經將這個部門整頓的光鮮亮麗,最近聽說似乎有不少人考慮轉進來,不過都被你拒絕了。

 

拖著腮,周庭竹望著那個一邊打卡一邊和同事們歡樂道早的人。

 

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曾有過嫉妒他這樣卑劣的想法,甚至也有過擔心自己的職位會被搶走之類的,但這種想法只維持了不到三天的時間。

不管再怎麼說,江初岑也是和自己同個部門的人,他獲得矚目的同時不也代表著這整體嗎?他實在沒有理由和自己所經營的部門過意不去,而且、從他的履歷表上來看他工作能力很好這種事情早就知道了,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就大放異彩。

 

注意到自己的視線,江初岑做出「等我一下喔」的手勢,接著轉身和人借了紙筆在影印廢紙上寫了什麼,朝自己的方向高舉著。

 

“紅茶要記得喝完喔不可以丟掉、還有早餐也要吃!我會認真工作的!”

 

愣了幾愣,周庭竹看著A4紙上大大的紅字,撇過頭摀住自己發燙的臉。

 

………這種不正經的員工,果然還是一種威脅。

在心理掙扎了幾下,說服自己後周庭竹從抽屜抽出廢紙,同樣用奇異筆在上面寫了幾個大字。

寫完後,周庭竹頓了頓,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加上幾個字。

 

“快去工作。紅茶我喝完了,早餐很好吃,謝謝你。”

 

對方也跟著露出錯愕的表情,大概是沒想到自己會回應他,旋即朝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

接著便又轉身抽出另一張白紙。

 

“絕對不會讓經理失望的!對了經理、你這星期五晚上有空嗎?”江初岑笑吟吟的高舉著紙張

 

“不懂你是哪來的自信,別玩了。我有空。”有完沒完啊、他該不會打算就這樣跟我抬槓下去吧?雖然這麼想著、周庭竹還是覺得回應一下對方比較有禮貌

 

不過他問這個幹嘛?

 

“晚上七點紅門餐廳。我、等、你

 

………回應他的自己真是個笨蛋。

 

“快給我回去工作!”翻過一頁,周庭竹沒好氣的在上面寫了幾個大字後讓對方看見,接著便把辦公室所有的對外窗簾都拉下

 

居然約我去紅門餐廳那種高消費的地方……

這傢伙吃飽太閒錢很多是嗎?我可禁不起跟著他一起奢侈啊

 

周庭竹發現自己自從上大學以來一直都單身第十年的現在,第一次為了晚餐約會這種事情而感到苦惱,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男部屬,更糟糕的是、自己居然沒有一點排斥的感覺。

 

嘆口氣,不擅長應付這種事情的周庭竹決定順其自然就好。

 

 

 

 

 

 

站在穿衣鏡前,周庭竹伸手扯扯領帶,拉好衣服下擺,看著鏡子裡的人,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穿的這麼正式了啊

 

看了一眼時鐘,距離約定的時間只剩下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

嗯、好像差不多該出發了。

 

「嗶嗶、嗶嗶。」重複的單調音律是周庭竹手機裡的簡訊聲。

 

點開信息,是那傢伙傳來的簡訊………慢著、他怎麼會有自己的手機號碼?

 

“嗯哼經理的手機號碼這種小事我可是輕而易舉的靠私人管道拿到囉。還有經理你乖乖待在家裡等我喔我去接你。”

 

……私人管道?

周庭竹自認交友狹隘,正常來說周遭應該沒有江初岑認識的人可以要到手機號碼才對吧?

看著手機上面很多餘的表情符號和愛心,嘛,算了,這點小事情暫時不跟他計較。

 

以江初岑的個性而言,會有約會時主動接送這種萬年把妹款的舉動周庭竹到不是很意外,替自己省下一筆計程車費也不壞。

倒是他很好奇像江初岑這種人會開什麼車來接他就是。

 

距離七點大概還有十分鐘的時間,確認手機、鑰匙、錢包都帶齊了之後周庭竹正想打開門到樓下的大門處等,沒想到一轉出去便直直撞上人。

 

「抱歉……呃?」摸著微疼的臉,周庭竹抬起頭來看見來人卻愣了一下。

 

「經理原來這麼迫不及待啊、我好高興。」笑著順勢把人摟住,偷偷在耳邊說話,接著便在對方翻臉之前很識相的鬆手、退開身體到一旁。

 

「誰、誰迫不及待了,還有不要在這裡做這種事情。」完全沒想到會被對方猛地抱住,周庭竹在他退開之後也朝另一邊退了幾步。

 

細細觀察著對方有些排斥的動作,江初岑很快的再度勾起笑容,「嗯,保證不會。」

 

狐疑的看了對方一眼,周庭竹重新打理好自己的衣服,「喔、嗯,那就走吧。」

 

走到樓下,鎖好門後打開車門坐上副駕駛座,環視了一周,周庭竹很訝異原來這種高調華麗的傢伙開的居然是這麼普通的小客車。

 

「經理那是什麼表情啊,不要看我這樣,我可是很節儉的人喔。」垮下臉來,自己在他心中該不會已經成了一個愛玩愛把妹的紈褲子弟了吧?

 

「還真看不出來。」左右張望了下,車內意外保持的很整潔(原本以為會看見到處亂丟的內衣褲),後照鏡上也只掛了平安符,沒有其他多餘的裝飾。

 

「經理,安全帶。」側過身越過對方,伸出手將安全帶拉過對方下腹部,拉到另外一邊扣緊後才轉回身也將自己的扣好。

 

撐著頰,周停竹看著他的動作沉思良久。

果然是因為經驗豐富所以做的很順手之類的嗎?

 

「嗯?怎麼了嗎?」察覺到對方的視線,江初岑將車子駛出巷口,一邊分神問道。

 

「只是沒想到你也會做這麼貼心的舉動。」毫不避諱的直言道,周停竹覺得自己的假設還蠻合理的,「是因為經驗豐富所以很熟練嗎?」

 

險些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江初岑在心理為自己的形象哀悼三秒鐘,「唉唷,經理,你可是第一個上我車子的人喔?」轉過一個彎,專注於前方路況的同時江初岑回應道。

 

雖然他的確不管異性緣或同性緣都很好,交友廣泛愛上夜店,也不是沒有遇過那種纏上人就不肯走的妹,不過江初岑自認還算潔身自愛,上夜店只是單純想看妹並沒有意願來個刺激的一夜十三郎之類的。

到目前為止除了家人之外周庭竹不但是第一個上他車的人更是第一個跟他私下約會吃晚餐的人。

 

周庭竹毫不掩飾的漏處訝異的神情,「真的?」

 

「當然是真的啊。」咕噥著反駁,「雖然我在經理面前總是那副樣子,不過我可是很專情又乾淨的喔。」

 

眨了眨眼,看著江初岑專心開車的側臉,「是嗎、那我還真榮幸。」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著嘴,周庭竹總覺得自己心裡哪邊怪怪的,卻說不出來。

 

在紅綠燈前停下,江初岑轉過頭看著對方,笑的很神祕。「為了證明我不但乾淨純潔又專情,我可以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

 

「不,不需要,我一點都不想知道,謝謝。」一秒回絕,看著那張笑臉,周庭竹是很認真的覺得這傢伙的祕密一定不會有什麼正經的內容。

 

瞥了眼紅燈的倒數計時,嗯,很好,還有時間,「一下下就好、我保證。」駔戳最誠懇的表情,江初岑已經可以想像他聽到之後的反應。

 

………勉強聽你說一下。」遲疑的點點頭,周庭竹將耳朵靠上。

 

勾起邪惡的笑容,江初岑也湊近對方的耳邊,「其實呢,我跟經理一樣也還是處、男、喔。」刻意地在語尾加重語氣,語畢周庭竹馬上紅著臉將他推的遠遠的。

 

「你、你這傢伙!」他後悔了後悔了徹底的後悔了啊!相信他的自己真是個笨蛋!「你、你怎麼會知道我……不、不對,關於你的這種事情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周庭竹摀著自己的耳朵紅著臉吼。

 

說完也剛好綠燈,順利得逞的江初岑很愉快地將車緩緩前駛。

 

「而且我才不相信你還是、是……」處男!看他那張一副超老練的臉他才不會相信!就算他說自己很乾淨專情什麼的,憑他給人的第一印象來判斷真的很難想像。

 

「是真的啦。」不滿地大聲反駁,他難道長得一臉淫蕩樣嗎?居然不相信他!「雖然我很喜歡把小正妹、小帥哥沒錯啦,不過我可是挺潔身自愛的喔,我的私人住處只有我家人和一些高中、大學的老朋友知道而已。」

 

彼此沉默了一會兒,就在江初岑已經快放棄挽回自己的形象時,周庭竹訥訥的開口,「嗯,我相信你。」

 

「咦?」這次倒是換江初岑訝異的差點把車開去撞安全島,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坦承的說相信自己這種話。

 

「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或許是車內和外表相反的乾淨整潔,也或許是對方的話語間除了輕浮隨便外也帶著一點穩重和真誠的氣息。「總之,我覺得你說這些是真的。」

 

 

***

 

夜安,我是阿甲。

因為一口氣貼了三篇的緣故,這篇也很長XD

這是最近的連載,沒記錯的話原本也是親友的點文w

還沒有完結這樣w最近的自創基本上都會以這篇的更新為主w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