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起眼輕哼著享受對方的服務,不時挺挺腰讓自己的性器能夠更深入徐聿一的嘴巴,接著毫不意外的引來對方埋怨責怪的眼神,對上那雙墨瞳讓陳易竹難以克制的發現自己的興奮在下體表現出來。

 

「唔嗚、嗯」難受的一邊吞吐著的同時還得花力氣嚥下陳易竹前端不斷流出的液體,弄的他整張臉都黏糊糊的。

 

又舔弄了好一會兒,徐聿一終於忍不住的吐出他的男性,抬眼望著滿臉享受的陳易竹,紅著臉抱怨,「你、你不要流這麼多出來……

 

就近在臉旁的性器在他說話時也流出了不少,「我吞不下去……唔!」話都還沒說完,眼前的男根抽了幾抽,在徐聿一來不及反應過來時便在他臉上射出了滿滿的熱液。

緊閉著的眼緩緩睜開,初次被對方顏射讓徐聿一愣了好一會兒。

 

「啊啊啊、小聿一對不起!」陳易竹自己也嚇了一跳,連忙從床頭抽了幾張衛生紙替對方擦拭乾淨。

 

「因為小聿一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又說了那種話,害我忍不住就射了嘛」雖然看到對方的臉蛋上被自己射的一塌糊塗有種征服感,不過他更怕一向注重乾淨整潔的徐聿一會因此而發怒。

 

低著頭沉默了好一陣子的徐聿一開口,「………沒關係。」

 

對方的回答換陳易竹愣了好大一下。

 

「顏射什麼的……」黑髮遮住了大半紅透的臉龐,徐聿一咬著牙說道,「我、我又不討厭」那種臉上滿滿的都是陳易竹的味道的感覺,事實上,他一點也不討厭。

 

陳易竹好一陣子沒說話,徐聿一正困惑的抬起頭,眼神第一個對上的是明明才剛在自己面前射過一次卻正漸漸恢復精神的男根。

 

「你怎麼!」即使和對方歡愛多次的經驗下來徐聿一知道陳易竹的體力比自己強上許多,也常常做的他求饒,但這麼快的再度勃起徐聿一還是第一次看到。

 

陳易竹微微坐起身,伸出手摟住徐聿一的腰,調整他的姿勢讓他重新跨坐在自己身上,用再度硬挺起來的性器頂著徐聿一後方的入口,曖昧的暗示。

 

「小聿一快點讓我進去嘛。」舒適的躺在床上,陳易竹催促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徐聿一,一邊欣賞他紅著臉、有些彆扭的表情,陳易竹只覺得脹疼的性器迫切的想要進入他柔暖緊緻的後穴。

 

「知道了啦真囉嗦….」臉紅著咕噥,無法自由使用雙手的徐聿一只能前後擺著腰試圖讓對方的男根能夠順利進入自己的體內。

 

「小聿一我來幫你吧。」感受到自己的性器在對方不斷收縮著的穴口摩擦了幾下,陳易竹實在忍不住的抓住對方的腰肢、對準自己的硬挺便一口氣上插到底。

 

「什嗚啊啊!!」猛地被侵入,貫穿全身似的錯覺讓徐聿一全身輕顫著,微啟著的嘴、過多的唾液沿著嘴角流下,後穴更因為突如其來的刺激而劇烈收縮著。

 

「哈啊、哈」困難地撐起有些發軟的腰,徐聿一還正喘息著,陳易竹便猛地往上挺進,「嗯啊啊!」

 

「你、你先不要動啊、啊!」又被狠狠的抽插了幾下,徐聿一幾乎腰軟起來,只能趴在他的胸膛上喘著。

 

「小聿一我要繼續囉?」撫著對方有些被汗濕的頭髮,抬起紅通通的臉蛋親了親,深埋在對方溫熱柔軟的體內,不時一收一縮的刺激讓陳易竹幾乎無法控制自己。

 

「不、不可以!」咬緊牙撐起身體,即使腰軟徐聿一還是堅持要由自己主動,「說、說好要讓我來的……你、你給我躺著就好!」

 

陳易竹看著逞強又倔將的徐聿一,只覺得這樣的他也好可愛,於是壞心眼的多挺了幾下腰。

 

「啊、嗯啊!」雖然嘴巴上說著堅持要自己主動,卻仍是敵不過對方的攻勢,發出難耐的呻吟,「都、都說了你不准動的……!」不滿地瞪了對方一眼,卻只換來體內的雄性脹大許多的壓迫感。

 

「好啦好啦、那小聿一要負責滿足我喔。」輕輕挺著腰,陳易竹聽話的停下動作,在對方開始動作之前抬起臉,「小聿一,我要親親。」

 

「真受不了你……」一邊這麼說著的徐聿一皺著眉慢慢地府下身,原本只打算給予輕吻卻被對方按著後腦杓,深吻起來。

 

「夠、夠了啦!」分開後徐聿一又喘了幾喘,才開始緩緩地上下移動自己的身軀,帶動著插到自己體內最深入的莖體。

 

享受著對方服務的同時,陳易竹伸出手,一隻玩弄、揉捏著徐聿一的乳尖,另一隻手則伸到下面開始套弄起他的。

 

「啊啊、不要摸嗯、唔嗯」僅僅是這樣的動作沒有辦法刺激到體內的敏感處,剛剛的侵入加上胸前以及下體的刺激,讓徐聿一過沒多久就宣告敗陣,再度趴倒在對方身上,腰肢比方才來要來的更加酸軟。

 

「小聿一,這樣是不能滿足我的哦?」惡劣的動了動腰部,果然聽見趴在自己胸膛上的徐聿一發出陣陣呻吟。

 

「你、你稍微動一動……」終究無可奈何的開口要求,徐聿一只覺得自己明天早上起床之後絕對會腰痛到死。

 

「那就換我來滿足小聿一吧!」很快地坐起身,陳易竹再也按奈不住自己的衝動,捉著對方的腰便是一陣猛抽。

 

「嗯啊啊!不、不行哈啊!」身體被劇烈地上下晃動半隨著同樣猛烈的抽插,徐聿一已經顧不得腰間傳來的陣陣痠疼,發出斷續不一的呻吟試著開口求饒卻只徒增了陳易竹越演越烈的性慾。

 

「哈啊、嗯嗯啊不要、不要了啊、不行啊啊!」體內的敏感點一次又一次被狠狠的頂撞著,前方的下體也表徵性的不斷流出液體,在幾次猛力挺進後,便在後方被侵犯的情況下射出。

 

「快、快點停下嗚啊啊、哈啊!」才剛射精過後陳易竹絲毫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時間,繼續激烈的上下抽送著。

 

「那小聿一要答應我、下次不可以再這樣虐待自己的身體囉?」因為對方體內的熱度及收縮而微喘著,陳易竹衝著他露出笑容,硬是要他在這種情況下開口答應。

 

「我知、知道了啦……易竹……!」勉強地硬對方要求而開口,最後親暱的喚著對方的名字,同時不忘展出笑容,是徐聿一的小小報復。

 

「小聿一太卑鄙了啦!」滑落一滴冷汗,陳易竹被對方一邊喘著氣一邊喚著自己的名字給狠狠重擊,將對方再次推上高潮後跟著在他體內射出。

 

「唔嗯、啊啊!」感受到射入的熱流注滿了體內,徐聿一靠在對方的頸子邊休息,計劃性地勾起嘴角,親密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小聿一我還要再一次!!」微微睜大眼睛,陳易竹將對方撲倒後被猛地踹開。

 

「怎麼可能讓你再來一次啊!想把我的腰給做斷嗎!」丟下狠話後徐聿一不疾不徐的走進浴室,把那個精力旺盛的笨蛋給關在門外,低著頭為剛剛自己所說的話慢半拍的臉紅起來。

 

真是、早知道就不說了……那種話,絕對只能給他聽過一次而已。

 

靠在浴室的門板上,徐聿一默念著重複剛剛的話。

 

 

 

 

 

 

 

「最喜歡你了、易竹。」

 

 

 

***

 

日安,這裡是阿甲

啊對,這篇就算在這邊結束了這樣w

那段時間好像很喜歡用這種以對話的方式當做結束XD(<爛尾

重點是最後一句話一定要粗體才會有氣氛(並沒有

總之寫到小聿一主動的H其實我還挺開心的(<完全就是情色大使

這篇在前頭的部份特地空了幾行,

畢竟一開始就是字體12、特黑的H橋段就算是我也是會覺得尷尬的嘛XDDDDD

 

 

那麼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