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陳易竹爽快答應,「那也要等我們回去再說。」又趁機偷親了幾下,陳易竹輕鬆的單手托起徐聿一的臀部,用另一隻手開門。

 

前往兩人宿舍的路上會經過行政辦公大樓以及教學大樓,也就是說從學弟妹到教授老師都有機會目睹這一幕。

 

是到如今大概也知道沒辦法挽回局面,徐聿一只能發揮他嬌小的體型的功用,拼命的往陳易竹懷裡縮去,能遮掉大半個臉最好。

 

「欸欸、那是徐聿一沒錯吧?」

 

「肯定又是被陳易竹硬扛回寢室的啦。」

 

「距離上次以經過了三個月了吧?真懷念。」

 

徐聿一埋在陳易竹懷裡的臉早已紅透半邊天,雖然早就知道自己就算把臉埋著也會一秒被認出,但多少能逃避一些目光。

 

同樣被討論著的陳易竹倒是心情輕鬆愉快、腳步輕盈無比的回到宿舍,雖然讓他們看到小聿一臉紅害羞的模樣有點可惜,但這也正大光明的表示了他們是一對的這個事實。

 

回到宿舍後,徐聿一幾乎是沾床即睡,更顯示他有多久沒有在床上好好的睡過一覺,陳易竹輕撫著好幾天沒看過的熟睡臉龐,心底疼著。

 

替對方蓋好被子以免著涼,陳易竹站起身,從剛剛隨手帶過來的、徐聿一裝了滿滿的公事包裡抽了幾份文件出來,在書桌前坐下,開始著手替他準備論文報告等重要文件。

 

 

 

 

 

……好久沒有睡的這麼熟了,睡到自然醒的感覺真棒啊……

 

翻了個身,緊緊抱住棉被……為什麼棉被會動?

 

不甘願的睜開眼睛,還未對焦的視線裡模糊的看見放大好幾倍的人臉,嚇的他瞬間清醒過來。

 

趕忙坐起身,旁邊躺著睡熟的陳易竹他並不意外,兩人睡同張床蓋同一條被子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讓徐聿一最為訝異的是桌上那疊整整齊齊的文件。

 

「小聿一多睡一下嘛……」躺在旁邊的人發覺到床的動靜,皺起眉頭扭著身體手腳並用的纏上自己。

 

徐聿一很乾脆的抓開對方的四肢,剛睡醒後顯得有精神多了,四肢也不像以前連續熬夜好幾天時連拿筆都會手抖,現在已經能夠穩穩的跳下床。

 

走到書桌前,每一份文件都仔細的看過,不但完成了八九成,內容還夠專業夠詳細。

雖然早就知道床上呼呼大睡的傢伙是個頭腦好臉蛋好能力好、幾乎可以說是十全十美的人,全身上下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他對自己的那種死纏爛打的個性。

 

徐聿一呼出一口氣,心理大大小小的事情總算是解決的差不多了,雖然不太想承認,但對方真的幫了他很大的忙。

 

轉過頭,看著那個據說是校草的傢伙睡的很沒形象,嘴裡還念著小聿一小聿一的夢話,實在是很不想很不想承認自己居然喜歡這種傢伙,還喜歡了這麼多年。

 

蹲在床旁,戳了戳他的臉。

 

「喂,陳易竹。」

 

「唔……小聿一你醒囉?」睜開雙眼,看到徐聿一的臉就近在眼前,陳易竹馬上從剛睡醒的迷糊中清醒故來,對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嗯。」發現自己居然對他剛睡醒的樣子心跳起來,徐聿一低下頭爬上床,大膽的把一條腿跨過他,讓自己坐在他的身上。

 

既然是補償,那就得由自己主動一點才行吧?

 

「今天的小聿一好主動喔。」陳易竹也樂的享受幾個月才能有一次的服務,手不安份的開始摸起徐聿一的臀部。

 

「吵死了,」紅著臉惡言駁斥,徐聿一拿開在自己臀部上的手,「是因為你幫了我大忙才勉強給你一點獎勵的而已。」

 

扯下自己的領帶,把兩手伸到背後,有些困難地試圖綁住自己的雙手。

 

「幫我啦。」動了動身體示意陳易竹替自己綁住手腕,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事情,他全程都必須靠自己的嘴巴來完成。

 

和陳易竹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徐聿一很清楚對方喜歡自己主動一點,知道對方喜歡自己替他口交,熟知彼此身體及習性的兩人總能在性愛中取得最好的平衡。

 

徐聿一會試著突破自己最大的羞恥心,希望也能夠讓陳易竹因為自己的主動而感到舒服;陳易竹同時也會努力地讓因為主動而顯得較為辛苦的徐聿一感受到更多更多,兩人不管在身體上性向上亦或是日常習慣上,皆是最契合也是最熟悉彼此的人。

 

「我好高興,小聿一這麼主動的樣子也好可愛。」笑著握住對方的下巴,輕輕往下拉,微微抬起頭便能輕易的吻上徐聿一。

 

親吻之後,徐聿一微微偏過頭閃避著這人不曉得什麼時候又會貼上來的唇。感覺到臀部的輕捏,徐聿一開始後悔沒把他的手也順便綁起來。

 

「不要亂碰。」挪了挪自己的身體,有些吃力的閃躲著對方不安份的手。

 

「小聿一不要在我身上一直動嘛,會害我忍不住啦。」看著自己的戀人主動的跨坐在自己身上、還不時因為自己的騷擾而紅著臉搖動身體,陳易竹覺得自己根本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又仰起臉親了對方幾下。

 

白了一眼滿嘴不正經的陳易竹,讓自己的身體後退了些,跪趴在他的雙腿之間,熟練的咬下學生褲的拉鍊,隔著一層布料輕舔著。

 

「小聿一,不要捉弄我啦。」陳易竹看著那個說是要給自己補償卻老是隔著一層布料刺激自己的人,挺了挺腰向對方暗示自己的意思。

 

「真囉嗦。」抬眼看了那個明明是在享受還囉哩囉嗦的傢伙,儘管如此徐聿一還是聽話的咬下純白色的棉質內褲,閉上眼舔弄起在自己體內進出多次的男根。

 

***

 

日安,我是阿甲

這篇考慮了很久之後決定還是在標題打上微H,

畢竟內容還是有稍微描寫到性器的部份w

雖然以我的標準而言只能算是微微微微H吧(幹

總之今天會陸續把剩下的貼上來這樣w

因為總共也只有五篇,因此後來決定一篇一篇慢慢貼w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