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手上的粉紅小符,跟他大眼瞪小眼。

 

嗯,好吧。

學長說要對神靈表達虔誠。

 

我突然想到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的一些宗教知識,裡面還包含一堆祈禱文什麼的。

 

「你說的應該是祭拜地基主或者灶君的那種吧?」看了我一眼,意外的學長居然知道我在說什麼。

 

欸對對對、我好訝異學長你居然會知道這種民俗學相關的東西,不愧是萬能的學長。

 

「如果是那種的應該勉強也行。不過你的對象跟內容要調整一下。」想了想,學長居然跟我這麼說。

 

等等學長你是認真的嗎!

 

「廢話。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學長瞪過來,「快點開始。」還一臉兇狠的催促道。

 

那好吧。既然學長都說可以了、那應該就沒問題吧?

唔,我想想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的那個然後學長說內容還要修改一下,畢竟總不能直接用灶君的祈禱文吧?

 

學長說,相信的誠心才是最重要的。

 

「『向在天神靈一敬禮,有德能護體無私可達天。』」

 

在掌心,一股淡淡的溫暖慢慢地擴散開來,最後包覆住整個手掌。

 

「『祈求在東方甲乙木的在天神靈,賜你的信徒最燦亮的光輝。』」

 

心臟用力的跳動著,一種莫名的信仰,像是知道祂真正存在似的。

因為相信所以虔誠,這樣的念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的咒。

 

「『祈求在南方丙丁火的在天神靈,賜你的信仰最崇高的力量。』」

 

明明原本記憶並不深刻的字句,如今卻像烙印在心底般字字清晰,一開口卻幾乎是下意識的發出聲音,在這之下所說出的文字及語言沒有經過挑選,便這麼自然而然的組合而成。

 

「『向中央戊己土的在天神靈平賜,護體達天、恭獻心靈,』」

 

即使閉著眼卻能清楚的感受到,在手掌裡的小符化成最根本的文字,原本溫暖的淡黃色逐漸分成兩股暖流,接著緩緩的彎曲,圓融在一塊,最終在手裡凝結成黑白太極。

 

深呼吸,開口,「『請速速顯靈。』」

 

一陣沁風襲來,像是身心都被徹底洗滌過的那種清淨。

 

睜開眼睛,愕然。

 

我們的四周不再是陰暗潮溼的洞穴,而是一片空曠的岩石地,別說惡靈了連一點氣味都沒有,乾淨的像是純天然鑄成。

 

……….我說,這是哪啊?

我記得我剛剛是在打惡靈不是在玩瞬間移動吧?

 

「你傻了嗎?我們還在原本的地方。」學長不輕不重的往我的腦袋啪了下。

 

咦欸欸欸騙人!!

我說真的這和原本的地方也差太多了啊啊啊!

學長你老實說剛剛是不是拿移動符給我!

 

「吵死了你被揍不夠是不是!」學長怒瞪過來這次一巴掌下去毫不留情。

 

含淚抱頭,摸摸自己熱辣辣的後腦杓,我還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說剛剛那個像在打BOSS關一樣的陰暗地下洞穴跟這個感覺上就是會被列為世界古蹟保存起來視野好風景佳的廣闊大地是同一個地方?

這也太不科學了啊我說!

 

學長舉起手,反射性的閉上眼,就在我以為又會被揍的時候卻是厚實的觸感。

 

學長揉亂我的頭髮,「你做的很好。」不像剛剛的兇狠,堅韌、肯定的語氣讓我壓抑不住內心幾乎要滿溢出來的喜悅。

 

學長你老實說剛剛是不是有吸到一點穢氣還什麼的腦袋不太清楚那個學長居居居居然開口誇獎我欸那個學長欸!

 

「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學長聲音陰沈如轟雷的威脅伴隨頭頂炸裂開來的痛楚。

 

我摀著今天二度被重擊的後腦杓,剛剛溫柔帥氣的學長在哪裡啊!

 

「誰跟你說過我溫柔。」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毀於一瞬間的學長哼了聲,「照你剛剛的程度看來,下星期的比賽應該是沒問題了。」

 

點了點頭,雖然聽到學長這麼說令我安心不少,但我總覺得還是不太放心。

 

「我說過不准有那種想法了吧。」學長看過來,伸出手揉了揉還在發疼的後腦杓,頓時疼痛減輕不少,「既然這樣你還不放心,那我就把這星期的任務全部退掉專心幫你特訓如何?」

 

「咦欸欸欸!」

 

不不不!是也不用這麼麻煩!

 

「放心,不麻煩。」學長衝著我燦笑,「很好,那就這麼決定了。」

 

喂喂!我的個人意願啊!

 

「你有那種東西?」揚起的語調讓我沒膽繼續為我的人權抗爭。

 

「該回去了,其他的明天再繼續。」

 

手被握住,從對方的掌心傳來溫度。

 

「嗯、好。」

 

 

 

 

 

回到黑館,我跟學長輪流洗完澡之後我便不勝睡意的躺倒在床上。

 

「要睡就躺好。感冒了可不管你。」學長也跟著躺上,把我還掛在床外的半個身子輕鬆的拉上床,順手蓋上被子。

 

翻過身窩在對方懷裡,雖然仍舊會感到有些臉紅,但依偎在他懷裡度過了不曉得多少個夜晚,如果不這樣總覺得睡不太著。

 

將棉被蓋住半個臉,「……學長,我今天那樣真的沒問題嗎?」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這麼多次。」

 

腰際被有力的手臂給攬住,兩人之間的距離又更加的縮減。

 

「你自己也看到了吧。」學長的聲音很近,嗓音在耳邊震動著空氣,「我們今天去的地方,是往日惡靈在被消滅前的巢穴,因此環境很容易助長惡靈的力量。」

 

咦?居然是那麼危險的地方嗎?

 

「惡靈只要有怨氣就能無限重生,而他們已經在那裡繁衍了將近千年的時間,每個公會派去的袍級頂多只能全數殲滅,或者像我一樣收成式神。」

 

沒想到那個地方還有這種歷史啊……是說學長為什麼不事先告訴我啊聽起來那麼可怕的地方耶居然還得要袍級出動,總覺得今天的自己完全就像是傻傻的跑去送死一樣欸。

 

「但是從來沒有人有能力淨化那塊過於汙穢的土地。」

 

心臟被狠狠的震撼。

 

我抬起臉,訝異寫了滿臉。

 

 

***

 

夜安,我是阿甲

這篇是新文WWWWWW

總之是新的進度這樣W

這篇的咒文我真的是炸腦汁想到快爆腦WWWW

不過那段咒文其實是參考網路上的文章才勉強寫出來的XDDDD

希望不會太違和QwQ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