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晴朗無雲的好天氣,林又秋和林伊軒百無聊賴地走在街上閒晃。

 

「欸,家裡衛生紙是不是沒了啊。」路過一家精品百貨,林又秋停下腳步。

 

「喔喔對,抽取式的沒了喔。」林伊軒偏頭想了一下,跟著點點頭。

 

「順便買一點零食回去好了?」林又秋走進店裡,在門口處順手拿了一個購物籃。

 

「好啊。啊,順便帶瓶可樂,我要喝。」跟在後面的林伊軒沒有在一樓的化妝專櫃多做停留,兩人很熟門熟路的直接走上三樓賣生活用品的樓層。

 

從外表看來,林又秋看得出來比林伊軒還要年長一些,以外人的眼光看來或許只是對很普通的兄弟,不過事實上,兩人的關係嚴格說起來還比較接近父子一些。

 

才剛高中畢業的準大學生林伊軒是已經年近三十的林又秋的哥哥所收養的小孩,哥哥在幾年前的車禍身亡,大嫂也在哥哥去世幾年後毫無預警的在家中燒炭,經送醫搶救不治。

 

而當時的林伊軒才剛升上國中。

在後續事情都處理過後,或許是因為嚴格說起來這孩子和林家本就沒有任何關係,家中沒有任何一個親戚願意代為撫育他。

看著他稚嫩的臉上卻有著不符合年齡的平靜,在這個時候林又秋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主動站出來的人。

 

把他接到家裡住之後,林伊軒不但沒有任何的不適應甚至在新學校也表現的極佳,在班上人緣很好功課也總是保持在前三名之內,不少老師都和林又秋讚賞過這孩子天資聰穎諸如此類。

 

但這才是讓林又秋最擔心的地方。

 

「你在學校過的怎麼樣?」

 

於是他主動找了一天下午和對方談過,向來有話直說的林又秋單刀直入的問。

 

「很好啊。」對方果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同學很好相處,課業上也還算不錯。」不太明白對方想問的是什麼,林伊軒補充說道。

 

「哦───」拉常了尾音,完全是意料中的答案,林又秋不曉得該怎麼向對方解釋自己心裡的違合感。

 

「你,難道跟你的父母很不親?」想了一會兒,林又秋還是決定問出口。

 

在收養他前,親戚口中的林伊軒是個安靜孤立的小孩,不善交際,在學校功課差人緣差,一直都是被班上同學欺負的那一方。

 

這和自己所看到的可不一樣。

 

「嘛,該怎麼說呢,」將杯子裡的飲料一飲而盡,林伊軒露出富有餘裕的笑容,「你對我爸媽的印象是怎樣的?」

 

沒想到對方反而把問題丟回來給自己,林又秋很快地答道,「兩人都是高學歷不是嗎,典型的菁英父母吧,我哥怎麼管小孩我不知道,只是聽別人說雖然工作很忙不過到還算恩愛。」

 

「說恩愛是很恩愛沒錯啦,」望著空空的杯底,林伊軒看了出神,「他們愛的並不是彼此。」

 

沒有想過會是這種回答,林又秋愣了一下。

 

「他們說為了要讓我可以在身心健全的環境下長大,兩個人卻每天往外跑,都到很晚才回家。老爸回來時身上都會有香水味,老媽回來時身上也會有煙酒味,就算在我面前恩恩愛愛的我也知道他們早就各自外遇了很多年,是因為我才沒離婚。」

 

「同學都說我是沒人要的小孩,說我是靠關係走後門,老實說我覺得他們說的也沒錯。我爸媽為了讓我接受最好的教育,花了大錢讓我就算是這種爛成績也可以擠進資優班,在那種勾心鬥角的班級有我這種走後門的傢伙想也知道會被人不爽吧,完全跟不上老師的進度也就算了反正我不在乎成績。常常被一堆有學長姊當靠山的堵廁所什麼的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我很習慣。」

 

「現在,我過的很快樂。」說至此,林伊軒緩緩勾起嘴角,「在這所學校沒有會把學生貼標籤的老師,沒有互相猜忌的同學,從頭開始的新課程老師的教學速度對我而言恰到好處,我還是第一次覺得上學可以這麼快樂。」

 

抬起眼,那是林又秋第一次覺得他的眼睛原來這麼漂亮。

第一次知道眼前的小孩有多麼堅強、多麼孤獨第一個人活著直到現在。

安靜了好幾十年不曾搖動過的,第一次在自己的心底,深深的被撼動。

 

第一次發現自己對著眼前的男孩抱持著親情之外的情感。

 

「謝謝你,我很高興我遇到的人是你。」

 

他對著自己一笑,從椅子上站起身,彎下腰頃身向前,姣好的臉蛋湊近到自己眼前,接著在自己的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微微睜大眼睛,有些意外對方會這麼主動,林又秋哼了聲伸長手把對方的後腦杓一壓,伸進舌頭和對方的翻攪起來,大概是沒想到會一口氣進展到這種地步,從主動被壓制回被動的男孩在熱吻間開始透著喘息。

 

彼此唇舌分開後,林又秋舔掉嘴邊不曉得是對方的還是自己的唾液,心理暗暗喊糟。

自己居然差點對一個還沒高中畢業的小孩出手?

 

「你、你幹嘛伸舌頭啊。」

 

那時候的他摀著嘴巴紅透了臉不滿地看著自己,那副模樣真是可愛的令你心情好了一整天。

 

在那之後,你們兩人的關係變得更為親密,幾乎每天都睡在一起,當然,只是單純的睡覺而已。

 

彼此都替對方忍耐了一年多的時間,好不容易等到林伊軒高中畢業順利考取第一志願的國立大學,放榜的當天興沖沖地跑回家和林又秋說這個好消息的林伊軒在下一秒馬上被拖進臥房關了一天一夜出不來。

 

「你在幹嘛?發什麼呆?」

 

背後被人輕拍了一下,林又秋回過神來,轉過頭林伊軒一臉奇怪地看著他。

 

「沒什麼。」接過裝滿零食餅乾的購物籃和一袋抽取式衛生紙放到結帳台上,「想到以前的事情而已。」把結帳過後的東西一一裝進購物袋裡,站在旁邊幫忙的林伊軒想起什麼似的停頓了下,接著臉紅起來。

 

「無聊喔你。」撞了旁邊的人一拐子,林伊軒想起當初的那個吻以及那個夜晚,臉又不爭氣地紅了。

 

提著購物袋走出店門口,看著對方的反應林又秋心情也跟著好起來,「我在想你,怎麼能說我無聊?」

 

「我就在你旁邊啊,想我幹嘛。」飄忽著眼神,不發一語地接過對方手中的購物袋,放上自己的手。

 

「你的手只能牽我的啦。」

 

兩個人都握緊了彼此十指交扣的手,握緊兩人的感情。

 

 

 

 

 

回到家後,林又秋扔了一包零食到桌上,挑了兩罐可樂起來,其餘的放進儲物櫃和冰箱裡。

 

「吶,可樂。」把其中一罐拋給對方,林又秋拉開金屬製的拉環,走到沙發上坐下,打開電視後仰頭灌了幾口飲料。

 

「喔、謝啦。」穩穩地接下飲料,跟著坐在旁邊,彎身拿了桌上的餅乾,「你買什麼餅乾啊?」和家裡習慣吃的餅乾不一樣,是沒看過的包裝。林伊軒不甚在意的拆開包裝,隨口問著。

 

「不知道,沒吃過。看到名字覺得有趣就買了一包想說吃吃看,好吃的話以後再買。」轉過幾台電視頻道,林又秋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應了聲,聽見對方這麼說後林伊軒也跟著好奇起來,仔細看了一下裝飾繽紛的外包裝上寫著的品名。

 

安靜了一會兒,林伊軒把零食扔到桌上抄起旁邊的枕頭猛地往林又秋臉上砸去,「無聊啊你!」從沙發上跳起來,林伊軒抹了抹自己漲紅的臉。

 

林又秋笑吟吟的接下沒什麼殺傷力的枕頭,「不覺得我很浪漫嗎?」

 

「浪漫個屁!」撲到對方身上,林伊軒跨坐在他身上,氣惱地揪著林又秋的衣領,「一包餅乾也可以讓你聯想這麼遠!禽獸!變態!」

 

「什麼啊,居然罵我,」順著情勢發展,林又秋自然而然地摟住對方的腰肢,「看到這包餅乾的第一眼我就想到你了耶。」哼了哼,這可是代表我時時刻刻都把你放在心上耶,居然不懂的這種情調!

 

「超爛的你。」無奈地將身體趴倒在對方身上,林伊軒不想承認自己其實有一點點高興。

 

「你明明也很高興吧?不要裝了。」惡意地笑著,林又秋伸出手捏了捏那人軟嫩的臉蛋。

 

「才沒有,少自以為。」撇過頭躲避著對方的手,林伊軒側過頭把臉埋在對方的胸膛上偶爾習慣性地蹭幾下。

 

「你不覺得,我們該來實踐一下夫妻的義務。」看著自己的心上人趴在自己的身上磨蹭,正值壯年精力氣盛的林又秋蠢蠢欲動起來,原本摟著對方的手下滑到臀部捏了捏。

 

「誰跟誰是夫妻啊。」悶悶地吭了聲,把臉埋住的林伊軒沒有阻止對方在自己身上不安份的手。

 

得到默許的林又秋更肆無忌憚地將手深入對方的褲子裡,滑入內褲裡揉捏著對方的臀部,埋在自己胸前的人發出一聲悶哼。

 

「當然是你跟我。」理所當然地答道,兩人之間的父子關係早就從那天起不適用,「把臉抬起來。」低下頭在對方耳邊舔了幾舔。

 

「我不要」反抗的話音剛落,林伊軒的臉便被半強迫地抬起,對方的唇覆上,接著是又熱又濕的吻。

 

彼此的唇舌分開後,林伊軒早已紅透了臉喘息著。

 

「把腰抬高點。」捏了把細腰,林又秋在他臉上吻了吻。

 

「你好囉嗦。」瞪了一眼要求很多的林又秋,林伊軒還是乖乖低抬高了腰部,有些勉強地撐起身子。

 

「我也是為了讓你舒服嘛。」看見對方主動地做出自己沒有說完的動作,林又秋很滿意地揚起嘴角,也跟著坐起身將上半身靠在沙發上,討好似地抬起臉吻了吻對方。

在後方揉捏滑移的手在穴口處按摩著,另一手則竄入對方的衣服裡,輕撫著來到胸前的突起,猛地施力捏扯起來。

 

「唔嗚!」身子猛地顫了顫,胸前傳來的些許刺痛伴隨著更勝於疼痛的快感,林伊軒忍不住悶哼出聲,不滿地看著林又秋,「不要、捏!你輕、輕一點!」輕微喘息著開口,胸前敏感的乳間不斷被拉扯、舔咬著刺激,剛剛被潤滑過的後穴裡同時有著兩根手指頭來回進出,下體的性器有時會被含在嘴裡舔弄,全身上下的刺激好幾次弄的他就這麼射出。

 

「來,自己咬著衣服。」將礙事的衣服掀起,「拿好。」

 

閉上眼輕咬住衣服,旁邊垂下的只能用手抓住,羞恥的姿勢讓林伊軒整個人感到更敏感,後穴裡已經增加到三根指頭的抽插傳來陣陣酥麻,胸前兩邊的乳尖也不時被輕咬著拉扯,刺激的他幾乎直不起腰來,本能地弓著身體微仰著頭,「唔嗯!嗯、哈嗚嗯!」

 

「差不多想要了?嗯?」將手指推往更深入的地方,開始刺激起對方體內的敏感處,毫不意外的看到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林伊軒整個人顫了一下,下面的性器早在剛剛就被自己弄的宣洩了幾次,現在卻又再度高高地翹起,前端不斷分泌出白濁,顯示著情慾已經堆漲到極限。

 

「啊、嗯不要、不要弄了嗚啊啊!」一直死命地咬住布料隱忍自己的呻吟,接連著被猛烈刺激的林伊軒終於禁不住的鬆口,拔高了呻吟後下面的性器再次顫抖著射出。

 

高潮的同時體內的敏感處被狠狠的刺激,從後方傳來的快感使的他的腰酸軟下來,無力地趴倒在對方身上喘息著。

很不想承認自己居然被眼前的傢伙光是手指就弄射了好幾次,但偏偏對方對於自己的身體早就太過熟悉,哪裡敏感哪裡會最有快感,林又秋比誰都清楚。

 

「嗯!」在後穴肆虐已久的手指抽出,趁著這段時間喘息著休息的林伊軒耳邊聽見對方的低喘聲,接著是拉下金屬拉鍊的聲音,而後一個粗壯的硬物便抵在自己的臀縫上,溼漉漉地後穴很快地也染濕了整根燙人的雄性。

 

被潤滑及擴張良好的後穴不受控制地收縮起來,身體本能地想要追求更多,腰肢也不自覺地擺動起來,帶動著臀部磨蹭著對方的性器,偏偏那人卻一直沒有動作。

 

抬眼往上看,只見林又秋仍舊是一副游刃有餘的笑容,臉上明顯地寫著<b>想要就求我啊</b>

 

「你、快點進來!」微微撐起身子,難耐的後穴只能用穴口磨蹭著堅挺的雄性,卻遲遲無法獲得真正的滿足。

 

「再說清楚一點。」不甚滿意的撫著對方的臉,林又秋沒有想要動作的意思。

 

看對方一臉的堅決,林伊軒只得咬著牙開口,「我、嗯想要你快點、插進來!」騷癢到極致的後方已經無法忍受更長時間的空虛。

 

「這樣才乖。」獎勵似地給了對方一個熱吻,林又秋抬起他酸軟的腰肢一個下壓便進入到他體內的最深處。

 

「嗚啊啊……!」微啟的嘴流露出激動的呻吟,泛著淚的眼眶輕輕眨幾下便沿著臉龐滑落。

 

「好滿、好深!哈、嗯哈!」即使兩人間早已有過無數次的歡愛,但進入時被填滿的充足感每次都讓林伊軒難以習慣。

 

握住林伊軒揪緊了身下床單的雙手,林又秋很滿意的揚起笑容,拉著對方的手往下壓的同時自己的腰也跟著上挺,技巧性地讓每次抽插都能夠刺激到對方的敏感處,讓體內的硬挺能夠每次都進入到最深處。

 

「嗚啊、哈啊!嗯、嗯啊!」配合著抽插的上下律動而擺動著自己的腰肢好讓對方能夠進到更深的地方,接踵而來的快感一波波地傳來,蔓延全身,舒服的顫抖著身軀,就連放蕩的呻吟都無力掩飾。

 

在自己身上享受著性愛的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每次看每次都讓林又秋感到更激動,白皙的肌膚此時卻全身泛紅,姣好的臉蛋漲紅著因為自己的侵犯而蜿蜒著淚,偶爾會不經意地喊著自己的名字,所有的反應都讓林又秋無法克制地更加激烈地上下抽插。

 

「舒服嗎?嗯?」刻意地湊近他耳邊輕聲問道,伸出舌輕舔著對方同樣敏感地耳朵,不意外地聽見他又幾次拔高了呻吟。

 

「嗯、舒服好舒服唔嗯、嗚啊啊!哈啊!」在性愛中意外坦率的林伊軒乖乖地回答了那人想聽的話,同時也是自己最真實的感受。

 

聽見對方混著哭腔的嗓音一邊呻吟著一邊喊著舒服,林又秋終於忍不住的加重了力道同時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下腹滿脹的情慾就快傾瀉而出。

 

「唔嗚、不要這麼快嗯、哈會、會射的!啊、哈啊嗯啊啊!」體內的雄性被推擠進到自己體內的最深處,狠狠地撞上最敏感的地方,林伊軒顫抖著身體承受注入體內滿滿的熱液,同時達到不曉得第幾次的高潮。

 

軟倒在對方身上喘息,體內充斥著液體的感覺不太好受,但也有另一種被填滿的異樣感受。

 

「拔出來」累的不太想花力氣說話,林伊軒只懶懶地說了三個字。

 

應了聲,林又秋有些意猶未盡的從對方的體內退出來,接著抱著連站著都有些軟腳的林伊軒到浴室將兩人身上的黏膩弄乾淨順便一起洗了個澡。

 

泡在浴缸裡讓自己的身體稍作休息的林伊軒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抬頭。

 

「怎麼了?」親暱地鼻尖碰鼻尖,對方溼漉漉地頭髮和瀏海都被弄到後頭,露出整張臉的表情認真地看著自己。

 

「我先說,我不要清沙發喔。」

 

…………

 

 

 

***

 

日安,我是阿甲。

是說我差點忘了這篇有H!

我怎麼不記得這篇有H啊XDDDDD

總之這篇其實也是舊文,以後會陸續把一些庫存貼上來這樣,

順帶一提這篇也是兩篇合在一起的XD

然後我絕對沒有工商的嫌疑XD!

只是真的有這種餅乾喔wwww

因為親友說想看所以就生出來了這樣,

當初原本只打算寫一點歡樂短篇的,結果還是忍不住做了細部的設定,

總覺得這樣就能夠更融入角色的心態了呢。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