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對方怎麼樣都不肯抬起頭,他只得往後退點,「不然我跨年級跟你參加你們那邊的項目總可以了吧?」無奈的說道。

 

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容易妥協了的、確切的時間點雖然說不出來,不過這樣的改變卻意外的讓人覺得不錯。

 

「真的嗎?」太好了!

 

在看到對方因為自己而露出笑容的時候,這樣的感受似乎總是特別鮮明。

情緒起伏總是很大,容易因為一句話而高興、也常因為一件小事情而難過,表情什麼的全都清楚的寫在臉上。

 

「學長謝謝你!」眼眶含著熱淚的反拉住學長的手,我感動的想哭啊!一直以來說你是惡魔地獄惡鬼的我錯了學長根本天使!

 

原本握住的手突然被反握住,接著一股力量把我猛地往前拉,唇上的觸感蜻蜓點水邊輕觸即逝。

 

眾人譁然,接著開始發出起鬨的時候一定會有的超欠揍喔喔聲還少不了要拖長音。

 

「不客氣。」大概是對這個反應很滿意,學長拋下這句話之後便站起身,「我去登記參賽,你先回黑館。」說完就很瀟灑的轉身走掉。

 

你就這樣留我一個人被大家用各種眼神關愛嗎!你好意思嗎你!

啊啊啊居然會覺得學長是天使的我到底在幹嘛啊───

 

「喵喵好羨慕!」

 

看了旁邊一眼,喵喵正對著學長離去的方向閃亮亮的眨眼睛。

 

拜託不要這麼認真的羨慕啊!

說真的,自從跟學長認識以來我就有過無數次挖地洞鑽地板的衝動,今天這股衝動特別強烈。

 

「那喵喵也要去找歐蘿妲登記,對了漾漾,你等一下應該會被很多人堵,所以這張移動符先給你喔!」喵喵非常有遠見的把一張移動符塞進我手裡,我現在才想到學長剛剛沒順便把我傳回去絕對是故意的!

 

「謝謝你,喵喵。」和喵喵道謝過後我真誠的收下那張移動符,再次體認到我大錯特錯,喵喵才是真正的天使!

 

「不客氣、那喵喵先走囉!」喵喵和我揮手過後便打開教室的門輕快的一躍而下,我已經完全不會對這種情景感到驚嚇了,雖然聽說下面直達地獄不過我相信這群人就算真的掉到地獄也可以把閻羅王揍一頓再毫髮無傷的回來,八成還會喊著「什麼啊真無聊耶閻羅王也不過如此嘛」之類的鬼話。

 

咳,扯遠了。

我看了看手上的移動符,再看了看一班子想把我剁成肉泥再扔去餵豬吃的女性同學和一群明顯在看好戲的男同學,毫不猶豫的一秒扔下移動符,心理出現的場景是學長房間的那張超好睡沙發。

 

下一秒鐘,我便到了學長房間那張沙發…….旁邊的地板上。

雖然是能力在一定水準之上的喵喵給的移動符,不過目的地畢竟不是人住的黑館,因此還是跟原本的目的地有一點距離。

不過可以順利逃離搬上還沒有被傳到奇怪的地方我已經很感動了。

 

就在我正想從地上爬起來時,意外的還比我晚到一點的學長也正好開門走進來,一臉奇怪的看著我在地上還保持著要站不站要坐不坐的詭異姿勢。

 

「褚,你在幹嘛。」帶上門走進房間,學長把一堆表格和文件放到桌上,隨手一個施力把我從地板上拉起來,輕鬆的往沙發一推就讓我準確的落在沙發上,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沒有一點停頓轉折。

 

「沒有啦、剛剛用喵喵給我的移動符回來結果位置有點偏差掉。」隨手拿起桌上的東西看,其實學長放在桌上的文件我死都不會碰因為實在是太危險了上面絕對有詛咒之類的東西,不過我想這幾份應該是參賽須知之類的東西所以才安心的拿起來。

 

「喔。你吃午餐了沒?」學長聽過之後稍微點個頭,不知道又從哪邊拿出一袋食物。

 

「欸、還沒。」不過沒很餓就是。

 

我剛剛在班上有先吃一點喵喵的餅乾所以沒很餓是真的,我發誓。

我瞪著桌上一大堆食物,很怕等一下會有人叫我全部吃光。

 

「你邊吃邊看吧。吃不完的就留著晚點吃。」學長拋來一個外型有點像麥當當那種麥香雞堡的東西,後面是良心發言。

 

「嗯好。」拆開包裝,我很慶幸裡面沒有一直活雞衝出來啄我臉,安心的咬了一口一邊應聲。

 

從表格最上方的參賽者姓名一路往下看到最下面的其他注意事項,我想我的臉色應該是很精采的呈漸層式的由正常膚色轉白再轉黑。

 

看著參賽項目上寫著隨機我整個超級驚恐啊!!

隨機!為什麼會是隨機啊!至少讓我死的有名目啊!

這也就算了連對手都是隨機到底哪招!好歹也讓我知道做掉我的人是誰啊

 

「我跟你同組你緊張什麼?」學長一掌從後腦杓啪下來,差點害我把剛吞下去的食物吐出來,當然我沒那個膽因為我坐在學長的沙發上。

 

「這樣比較快,要挑項目你一定不敢,挑對手又太麻煩,全部隨機讓大會系統排方便也省時間。」學長已經吃完他手上的三明治,這樣跟我說。

 

好吧被學長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道理的樣子。

不過我還是很怕臨時出什麼狀況我反應不過來,雖然跟學長一起參加的確讓我安心不少。

 

學長看了我一眼,開口道,「雖然我跟你一起參加,但我會放手很多事情讓你自己去試著解決。」將吸管插入飲料的孔洞中,學長緩緩的接著說,「畢竟這終究是你自己的比賽,我頂多只能算是從旁協助你而已,非必要我不會插手。」

 

「總有一天,你都得靠自己的力量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在那之前,我會一直在站你的身前。

在那之後,我會永遠站在你的身旁。

 

 

 

 

 

預賽在接到通知的一星期後開始。

 

學長那天所說的話我反覆想了很久。

雖然現在還是菜鳥一隻,但學長說的話其實沒錯。

總有一天、我都得學會在這個世界自立的。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看到我的表情漸漸沈重下來,那時候的學長伸出手用力捏了捏我的臉,「在那之前的時間還長著呢,擔心什麼。」

 

「唔、只是覺得很難會有那一天。」吃痛的閉緊了眼睛,學長鬆手後我揉了揉自己被捏紅的臉。

要像喵喵、千冬歲和萊恩他們那樣發展出自己能夠在這世界中生存下去的技能,總覺得距離自己還好遠。

 

「不準老是說那種話。」紅紅的眼睛瞪過來,「並不遠、也不難。」

 

手被學長拉過去,連同掌心都被大手溫暖的包覆住,「好好記著,你的力量遠大於你所知道的。」

 

印象中那天的對話就結束在這邊。

想了幾天的時間,即使能夠理解學長想表達的是什麼,握了握掌心,空空的、實在很沒有真實感。

 

總之那天所聊到的內容學長在後面幾天完全沒有提到,大概是想說到這邊為止。

 

而等到我想起來要去確認大會所公布的參賽項目和對戰隊伍時,才驚覺自己的比賽就在下星期。

 

這就是我現在正賭上自己的性命在學長房間做特訓的原因。

 

順帶一提,讓大會系統隨機抽取的比賽項目叫做「和惡靈一起追逐★是不是很浪漫呢」,姑且不說這已經不曉得讓人該從何吐槽起的項目名稱,光是看到惡靈我就想棄權了啊啊啊啊!!

還有我們的對戰隊伍,是兩個我沒聽過的紫袍搭檔。

 

明明是紫袍的來我們一年級的比賽湊什麼熱鬧啊混帳!

不過後來想想對方其實也有可能是和我們一樣用隨機的,不曉得他們看到對戰隊伍上有學長的名字隊員卻是一位無袍級路人甲的心情如何,應該有一種差點被嚇死又突然安心下來這種豐富多變的心情起伏吧?

 

「你以為我會容許自己的隊伍棄權嗎。」

 

在我提出這個想法的當下學長不出一秒燦笑著這麼回應我。

我絕望的看著參賽通知上寫著學長名字的「隊長」欄位。

雖然不管從哪個角度看由學長擔任隊長好像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不過這就代表著我在這次的運動會期間個人的生死權完全掌握在他老大手裡啊!

 

「很高興你有自覺。」把通知單扔在桌上,學長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外觀像圓形但邊緣稍微有稜角的盒子。

 

重點是那個盒子長寬再怎麼看都超過三十公分,我實在很懷疑他是怎麼從口袋掏出來的。

 

學長警告性的看了我一眼,我趕緊把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掃空,「雖然知道你的基本能力從各方面而言都很弱,不過既然下星期會遇到惡靈,只能先拿這個將就一下做相關的特訓了。」

 

你少說前面那句話會怎樣嗎!就算做特訓也要先損我是你的傳統嗎!

 

壓根不想理會我的抗議,學長將盒子放在地上,單跪著將一手置在盒子頂端,碰觸到地板的同時間,以盒子為中心散出黑金色相間的細線條,範圍一直延伸到將我和學長所站的地方包圍起來為止。

 

「『一聽我命二聽下令三聲服從,』」學長的聲音不大卻字字清晰。

 

「『逝去不必要的痕跡,給我精不可測的結構,』」黑金色的線條瞬間消散,只能隱約看見銀白色的線條在閃爍的樣子。

 

「『使你到該去的地方,給我堅不可摧的保護,』」原本只在地板上緩緩飄蕩的線條猛地擴散到房間的各個角落,接著往上延伸和天花板的線條接連在一起,形成一個網狀的四方形空間。

 

「『布下無限天羅地網,給我密不可破的防禦,』」網狀中間的空隙瞬間被一條又一條的細線給填滿,原本的網狀只剩下小到幾乎看不見的空隙,成了一張綿密的網子。

 

「『釋出你的力量,到吾心所想之處。』」原本的背景從學長房間在幾度扭曲之後霎時換成一個四周陰暗的地方。

 

學長站起身,將盒子重新收進口袋,然後從上衣口袋拿出另一個體型比較小的東西,是個有點像墜鍊的東西,只不過最下面懸吊著的是個血腥的人頭,看到人頭裡的白色腦漿緩緩流出的我肯定只是眼花錯覺!

 

通常會跟我稍微說一下咒文起源和用途的學長這次倒是沒有,開口又是另一段我當然聽不懂的話。

 

「『被我殺虐至殘的奴隸,獻上你最忠誠的心臟,』」地底下發出震天巨響,連腳下的土地都在跟著晃動。

 

「『被我拘禁一生的奴隸,允你短暫的自由解放,』」土地開始出現裂痕,伴隨著濃濃的惡臭。

 

「『展現你最原始的力量,許你一個重生的機會。』」爛到模糊的一大群生物緩慢的從裂縫中爬出,悽厲的嘶吼尖銳到幾乎要穿破耳膜,莫名的,我總覺得這群生物……呃,老實說我不知道他們是活的還是死的,只感覺的出來他們正興奮的蠢蠢欲動著。

 

將墜鍊收起來,學長轉過頭,「果然笨蛋的直覺其實比較準嗎,被關了好幾百年的時間好不容易能出來透氣他們當然很興奮。」

 

學長從口袋裡拿出第三樣東西,是我很熟悉的護符,一屢光圈隴罩住我們,我看了一下還在緩慢前進的那一大沱爛泥,加上剛剛的護符,嗯我想應該還會有段時間是安全的。

 

突然覺得學長今天的道具還真多,而且那件黑袍根本超好用,我在想學長哪天從他的口袋裡搬出一整櫃的蜜豆奶我都不會訝異。

說真的學長,你可以考慮往魔術界發展,一定會一炮而紅的。

 

學長瞪過來,一臉我再廢話下去就要把我踢出去餵爛泥的表情讓我只能乖乖的認真聽。

 

「先跟你說明一下,以免待會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好吧這句我完全毫無反駁的餘地。

 

「我剛剛拿出來的那個盒子和墜鍊,基本上都是需要打契約的。」他老大居然直接坐下來不怕衣服髒,打算慢慢跟我說,「那個盒子只要到達一定的能力之後和空間管理者打契約就可以了,用這個盒子所製造的空間能夠保留原空間的特性,還能順便帶你到其他地方。」

 

老實說我聽不太懂。

 

「我剛剛不是在我房間弄嗎,而我住的黑館是在學校的範圍裡,意思就是說就算現在我們離開了校區也會因為有這個空間而同樣能夠有復活機制,算是給你最根本的人身安全保障了。」

 

我大概懂了,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基本上跟在學校沒什麼兩樣,死了也能復活。

在特訓之前就聽我靠該過很多次的學長意外讓我覺得很貼心的特地將學校的空間保存下來,其實讓我覺得蠻感動的。

 

「至於那個墜練就比較麻煩一點,需要的能力也比剛剛的更上一層。」

 

「雖然打契約的過程都差不多,但難易度跟剛剛的比較起來可差遠了。」掏出剛剛才收好的墜練,學長指著上頭的人頭說道,「過程並不複雜,只要到深淵去把他們的族人消滅完基本上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統領一定要徹底消滅,不然契約擁有者很容易被反噬。」學長用一種看到蟑螂把它打扁就可以了的語氣這樣跟我講,我一秒決定這個召喚咒我這輩子絕對不會想學。

 

「最後還是能用他們的怨念和意識來打契約,所以在殲滅對方時最好殺到一個也不剩,和他們打契約時需要一點時間,殲滅完全才不會在中途被突襲。」說完學長把墜練放回身上,是說學長他居然把這麼危險的東西隨時帶在身上耶,他本人倒是很老神在在,我都替他擔心了。

 

「相信自己的能力,對他們而言契約擁有者堅強的意志就是天敵。」站起身,學長看了我一眼,安定、沉穩的說道。

 

「至於我召喚出來的東西,可以算是惡靈的一種,只不過我也不知道學校今年會引進哪一族惡靈,所以跟比賽時會出現的可能不太一樣。基本特性是被締結過契約的惡靈行動速度非常緩慢,力道和蘊藏其中的能量卻不容小覷,以你的狀況來說大概被碰一下就直接趴了。」學長毫不留情的預測我等一下會被打趴這件事,「所以我要你在不碰觸的情況下乾淨俐落的解決他們。」

 

學長從口袋掏出另一樣東西,是個像是縮小版的迷你符咒,尺寸大概只有一般長形符咒的一半不到。

這和我之前看過的都不太一樣,居然是夢幻的粉紅色上面還有白色圓點。

 

…………學長原來你也會用這麼可愛的東西喔?粉紅色計算了但是為什麼會有圓點啊……哪天學長拿出有紅色愛心的我都不意外了啊、這完全不是用違和能夠形容的……慘了我想笑。

 

 

「敢笑出來我就撕爛你的嘴。」惡狠狠的視線掃過來,我馬上噤聲,用力咬著下嘴唇低頭憋笑。

 

「嘖,所以我才覺得麻煩……」學長皺著眉一邊碎唸一邊把迷你版的符咒按在手心,「正經點!」學長喝斥一聲,我趕緊回過神專注在學長的動作上,「給我看清楚了,等一下要是敢失敗你就等著被惡靈吞到連骨頭都不剩。」

 

撂下狠話之後學長轉過頭,表情變得平靜下來,闔上眼輕道,「『越過生命的另一端,在起點之前,在終點之後,在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南方,我看見了您足以貫穿人心的淨潔,豎立於我的前方。』」

 

緩慢地,學長的周圍漸進式的散發出一層層溫暖的淡黃色光蘊,環繞在其中的學長仍舊平定的開口,在他的聲音裡我聽見堅定。

粉紅色的小符咒隨著學長的一字一句而漸漸的褪去色彩,從粉紅到淡粉,再接著變成銀白,最後徹底透明,只剩下符咒最根本的文字還漂浮於學長的掌心。

 

「『我以莊敬肅穆的念獻上不曾有一絲動搖的虔誠,我所知道的都只是您所賦予的,依循著您的光輝我走在這路途,請回應我的祈求,請讓我再次見證,』」

 

糾結成一團的文字隨著學長的聲音而漸漸地分散、解開,然後重新組合,

像是在這文字裡的每一撇每一劃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裡,該往哪裡移動,原本深黑色的墨汁慢慢地重新染上和那光蘊同樣的淡黃,最終排列而成的十字架在學長的手裡沉浮。

 

張眼,啟唇,「『何謂真理。』」

 

話音剛落,十字架瞬間消散,爬滿周圍的惡靈有一半都在同一瞬間消失殆盡。

 

我睜大眼睛,看著不過在眨眼間才發生的事情。

 

「好了,教學就到這邊結束。」轉過身,學長拿出另一張小符塞到我手裡,「剩下的,就是你的了。」

 

咦欸欸欸欸────!

 

「鬼叫什麼,要特訓的人是你還是我啊?」學長一掌從後腦啪下來,沒好氣的瞪我一眼。

 

呃、話是這麼說沒錯……

問題是,學長你剛剛說的那一整段我沒背啊!

 

「誰要你背起來?」學長睨了我一眼,「那種東西就算你背起來了也沒用。」

 

「這種符咒叫做靈符,顧名思義裡頭有著和符咒本體密不可分的靈魂,通常是使用較高等的神靈分化出來的力量製作而成,也就是說要是符咒遭到毀壞裡頭的靈魂也會被破壞,神靈本身雖然多少也會受到一點傷害但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頓了頓,學長繼續說道,「相對的,要是能夠像我剛剛那樣正確、完整的使用,神靈本身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昇華作用。越高等的神靈分化之力所做成的符咒價格相對較高,不過品質當然也會越好。我剛剛使用的算是高級靈符,因此才能夠一口氣消滅這麼一大群惡靈。」

 

我大概懂了,不過給人感覺那麼厲害又神聖的靈符為什麼會有這麼花俏的外表啊

 

「符咒外觀由製作的商人決定,並不影響內容物的品質。」

 

看來製作高級貨的傢伙眼光都怪怪的。

 

「神靈便是惡靈最大的天敵,我想這應該不難理解吧,你以前看的漫畫裡應該都會常有類似的劇情。」

 

我點點頭,類似情節的漫畫的確很常見。

 

「這邊也是同樣的道理,記清楚了,對付惡靈第一優先考慮使用的就是這種靈符。至於使用方法,就像我剛剛所做的那樣,但這畢竟也只是一種過程、形式而已,雖然正式一點的起咒文效果會比較好,不過依你現在的情況而言,只要能夠表達出差不多的意思就行了,正確的形式我們之後有時間再討論。」

 

也就是說不一定要像學長念那麼長一串、只要意思一樣就可以了嗎?

 

「對。首先,你必定得先對這張符咒表達你的虔誠。要是連使用的人本身都不相信神靈的力量,那麼後面的也就不用說了。」

 

***

 

夜安,這裡是阿甲//

人感覺到這篇又更長了嗎(・∀・)

是的因為這篇是三篇合在一起的XD!

不過因為今天的份還沒更新,所以就乾脆合在一起囉XD

這篇也是第一次挑戰寫咒文那類的,

希望不會太違和QwQ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