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中午十二點半。

地點:學校餐廳。

 

後來喵喵在餐廳吃飯的時候才告訴我,那類的裝飾品如果翻到底部看的話他會因為害羞然後惱羞成怒接著開始自燃攻擊你。

 

一顆彩球是在害羞個屁啊是擔心會有人想知道你下面穿圓點內褲還是粉紅內褲嗎!這種擔心根本是多餘的吧我說到底有什麼好惱羞成怒的啊…

 

「褚,吃飯的時候不要淨想一些骯髒的東西。」坐在對面慢慢咬三明治配紅茶的學長抬起眼鄙視的看了我一眼。

 

這裡最沒資格說我骯髒的傢伙就是你了啊混帳!

是誰剛剛在我旁邊性騷擾的!

 

「原來你這麼迫不及待啊。吃完午餐直接回黑館也沒問題,我幫你請兩天假。」擦掉手上的麵包屑,很優雅的把嘴邊沾到的美乃滋醬料擦乾淨,拖著腮悠哉的看著我。

 

不拜託千萬不要啊!「對不起我錯了。」我很沒種的一秒道歉,低頭乖乖吃完自己沒剩多少的午餐,沒膽去面對為什麼請假一次請兩天的真相。

 

旁邊也跟著吃完的喵喵很快的把自己的空盤子和其他人的都收拾乾淨,接著站起身,「那麼喵喵要先回去繼續幫忙囉,漾漾要先跟學長回去了嗎?喵喵直接幫你請假。」

 

大姊你居然把學長那句超不正經還隱含言語猥褻的話給當真當真當真了!

 

「沒有沒有我也回去幫忙!」我搶在學長之前開口,背後還聽到某個人的偷笑聲。

 

「太好了,那漾漾你等一下跟我去貼壁紙好嗎?」已經拿好背包準備走回場地的喵喵一邊從可愛的白兔包包裡抽出長寬目測超過一公尺、捲成厚厚一個圓柱狀的壁報紙,還滿臉輕鬆的雙手抱著。

 

「……好。」看著喵喵的手勁我擔心自己拒絕的下一秒會被那捆壁報紙打爆。

 

「那我也要去另一邊的會場幫忙了。」跟著站起來的學長理了理衣領,「你自己小心點。」說完便消失在傳送陣裡。

 

「漾漾、我們走吧。」

 

「喔嗯、好。」

 

 

 

 

 

等幫忙喵喵把壁紙貼好、順利回到黑館,已經是好幾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佈置告一個段落後,喵喵把剛剛在餐廳拿的限量點心塞給我一盒,回到黑館後直直的走上四樓轉進一個彎,站在學長的房門口。

 

「學長、我進去囉。」

 

不曉得學長那邊的佈置做的怎麼樣了、不過應該已經回來了吧?

 

走進房裡後帶上房門,學長果然已經坐在沙發上翻書打發時間了。把蛋糕盒放在桌上,我拿了衣服準備先去洗澡。

 

「怎麼搞成這樣?」顯然對蛋糕沒有興趣的學長闔上手裡的書,皺眉看著我,大概是在我身上聞到沒清乾淨的燒焦味。

 

「呃、弄壁報花了一點時間啦…」乾笑幾聲,我抱著衣服趕緊躲進浴室。

 

我發誓,我下次絕對不可以畏懼女性的強大而自告奮勇的幫忙佈置那堆見鬼的壁報紙!

彩球會自燃我就認了、為什麼壁報紙上面的花樣不但會亂動亂扭還很有生命力的從紙上把自己扭下來之後到處亂跑、接著據喵喵所說還因為第一次可以有活動的機會因此太興奮而自爆,結果不但炸壞學校的牆壁還炸飛一堆人。

 

腦袋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的同時,我也洗的差不多了,走出浴室時桌上的蛋糕和已經被收拾掉,只剩下兩份在盤子上擺的漂漂亮亮的蛋糕。

 

想也知道蛋糕的紙盒子應該是被學長先收掉了,剛洗完澡就能吃到蛋糕真是太棒了!

 

捧起桌上的蛋糕縮到學長旁邊的沙發上,果然不出幾秒溼漉漉的頭髮便乾的連一點水氣都沒有。

 

「護符有沒有帶在身上?」大概是在剛剛我洗澡的時候也順便把過程聽完的學長皺眉問道,我連忙用力點頭。「那麼只是那種威力的爆炸對你而言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吧。」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學長完全不採信我剛剛的說法。

 

「呃、爆炸是真的啦…」正想叉起蛋糕放進嘴裡,突然被整盤拿走。

 

「好好說清楚。」學長重新把蛋糕放回桌上,我敢打賭雖然是伸手就拿的到的距離不過他老大一定為了避免我偷拿這種無聊的原因而特地設下結界!

 

「知道就好。」瞥了我一眼,學長一把拉過我的手,把衣袖往上一扯,大片的擦傷便顯露無遺。

 

……糟糕。

 

「快說。」學長瞪過來。「不然你這輩子就別想再吃到任何一口蛋糕。」

 

好沈重的威脅!

啊啊、果然想瞞過學長還是太難了啦。

 

「你想瞞我?」學長瞇起眼,握著我手腕的力量增強了點。

 

「因為只是小傷而已所以原本想說放一兩天給他好就沒事了啊…」搔搔頭,我把事情的原委大致說了一下。

 

我也是後來聽喵喵講才知道的、因為這學校比會自爆的壁紙還要詭異的東西太多了所以我其實完全沒有起疑心。

從壁紙上把自己扭下來的裝飾圖案一般來說太興奮頂多只會擦出一點火花而已,並不至於會爆炸。

因此後來勘查過現場之後才發現不知道是哪個笨蛋在旁便一整箱的裝飾品旁邊放了和引信成分差不多的東西,才會把原本的小火花點燃成大火,在箱子裡的其他裝飾品看到自家同伴突然自燃起來也因為驚嚇過度開始歡樂連環爆,最後爆炸的威力才會強到波及旁人。

 

不過幸好我身上隨時都帶著護符所以照理說應該連一根毛都不會被炸到,而且反應很快的喵喵也在第一時間把我從現場扯走。

 

不過就在那個時候、我居然看見了一個小孩就站在起火點的附近。

說真的,在這種地方會出現小孩子實在是很詭異的一件事情。

 

不過我的身體一向比腦袋還要快,等我回過神已經衝到小孩子的旁邊準備抓了人衝出火場。

結果好死不死平常只有隨意放在口袋的護符可能是中途飛掉還怎樣掉在外面,當時我身上又沒有帶移動符之類的東西,只好憑著連我自己都覺得堅韌無比的生命力直接衝出來,所以衣服才會變得有點破爛。

手臂、背部幾個地方也有一點燒傷。

 

因為只是皮肉傷而已,所以其實給輔長看過之後就沒什麼大礙了,只是這手上的傷有點麻煩大概明天才會好。

聽到我衝進火場救人結果自己也掛採的千冬歲也趕來保健室,看到我恢復的差不多才放心下來。

只是他說我身上的衣服很不妙,回黑館八成會被學長算帳。

於是從保健世界了幾套便服給我換,又用了一點我沒看過的法術想把我身上的焦味蓋掉,只是還有殘留一點。

 

原本以為可以瞞過去的、不過學長果然就是學長啊。

 

嗯、大概就是這樣。

 

學長聽完後嘆了口氣,「下次,這種事情讓更有能力的人去做。或是直接打給我,我馬上到,不要自己用肉身擋,你以為你的肉是鐵做的嗎。」學長不輕不重的往我的後腦杓敲下,大概是顧慮到我還算半個病人所以有控制力道。

 

「嗯、知道了啦。」當時沒有想那麼多咩。

 

是說、到底為什麼那邊會有小孩子啊…

 

「那應該是這幾天來學校評鑑的相關人員,不小心誤入的吧。」

 

喔喔、我有聽喵喵說過,還有一點印象。

不過,學校評鑑這種大是居然讓一個小孩子來負責?

 

「評鑑大會裡的每個人員平均年齡都超過千歲以上,小孩子只是他們為了避免引起騷動而偽裝出來的外在形象而已。」

 

意思是我不小心救了一個破千歲的超級人瑞這樣嗎?

不曉得這可不可以報最佳青年。

 

「想太多。」學長一秒打斷我的胡思亂想。

 

好吧、我想也是。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個星期,各班級的佈置也都完成的差不多了,幾項競賽的預賽資訊也依序公開。

 

看著手上的參賽資訊,我很認真的想把這張紙用力揉掉扔垃圾桶或乾脆拿來摺紙飛機總而言之眼不見為淨最好。

競賽項目那欄上除了一堆亂七八糟我根本不想看到更不想知道的內容之外,其實也有不少是寫著的是很正常的一百公尺個人短跑賽、四百公尺、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之類的,原本還覺得有點放心的我在看到下面的比賽規則寫著「在對手為生命體的前提之下,為得勝利不擇手段。」的時候徹底絕望了、相信他們會乖乖穿運動鞋和平跑完的我真是個笨蛋啊。

 

而且這種前提一點意義都沒有吧我說!

懷抱著不大的希望我直接略過中間大半的資料跳到團體競賽的部份。

「最刺激的屍變生存遊戲、你準備好了嗎?被屍變後的活死人咬到就會直接淘汰唷★」

…………淘汰絕對不是失去參賽資格這麼簡單,應該會直接走保健室吧?

 

「漾漾、你決定好要參加哪些項目了嗎?」喵喵從旁邊蹦過來,他的單子上已經用紅筆圈了好幾個圈,應該是想參加的項目。

 

我看著其中一個被標記的項目叫做「搜惡靈、拿獎金」,深切的感受到不管是他家那兩個還是這邊的女性都是一種充滿韌性的生物。

 

「呃,目前還沒有……」我想以後應該也不會有,真的。

 

「沒關係,只要在下星期三之前跟班長登記要參加的項目就可以了,畢竟裡面有些活動是全年級的有點危險,漾漾考慮清楚一點也比較好。」從旁邊很順手的拖來不知道哪個同學的椅子,喵喵靠在桌子上這麼對我說,接著從口袋掏出紅筆,把我的單子拿到面前,「像是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是不分年級一起參加的,參賽者裡面一定也會有袍級,漾漾如果要參加的話要謹慎考慮喔。」喵喵大概是知道我第一次接觸這些活動,很認真的跟我說明。

 

「嗯,我知道了,謝謝。」點點頭,其實喵喵不用擔心這麼多因為上面的活動我一個都沒考慮。

 

「啊對了,學校為了避免活動當天有學生會偷懶躲在宿舍或偷跑回家,規定每個人一定至少要參加一項活動。」喵喵想起什麼似的補充道,隨手在單子的背面簡單畫了學校的地圖,把所有的出入口都用紅筆打上叉,「當天學校裡也會設結界,所有通往外界的出入口都是封閉的,移動符和傳送陣的範圍也會侷限只能在學校裡。學校的接駁車當然也不能用,要是想硬搭的話會被直接送到地獄喔。」

 

不過就是運動會而已吧有必要這樣嗎!

喵喵的提醒打破了我想翹課回家或直接躲在宿舍一整天不出門的妄想。

 

我把臉貼在桌上,整個人都無力,深深的長嘆了一口氣,運動會明明還沒開始我卻已經感到很累了啊。

 

「唉唷漾漾不用擔心啦,」喵喵一反剛剛正經認真的模樣,朝我綻出笑容,歡樂的指著單子上剛剛被我直接跳過的中間資訊,「你看、大會說就算是高中部的也可以參加國中和小學部的競賽喔!」

 

「…………嗯、好,謝謝。」

 

我完全沒有被安慰到啊喵喵!

 

「做什麼又擺出那張臉。」隨著聲音,一個力道覆上,接著是頭髮被揉亂的感覺。

 

「學長!」喵喵比我更快意識到學長的出現,臉上立即寫滿愛心。

 

就算不用想都知道這種口氣搭配這種動作的來人是誰,實在很懶得抬起頭,把貼在桌上的臉轉了個方向,稍微往上看,便可以看到應該是剛下課直接過來的學長。

 

「學長。」剛剛被一連串的消息打擊太大,啊,好懶得動。

 

學長做了跟剛剛喵喵一樣的動作,從旁邊拉來椅子就坐,還沒走的幾個同學當然沒有人表示任何反對意見,貌似是座位主人的某個女生還拉著同伴到旁邊臉紅著說些什麼。

 

我怎麼不記得我旁邊坐的是女生……不對,我旁邊有坐人嗎?糟糕,我在班上除了喵喵他們之外其他真的是不熟到一個極點。

 

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剛剛把椅子偷偷塞到自己旁邊的女生,不以為意的哼了聲,不曉得自家戀人到底是沒長眼還是太單純。「不用在意那種事情。」如果班上儘是愛耍這種小心機的同學,不熟也罷,熟識了搞不好反而對他有壞處。

 

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學長剛剛好像有轉過頭去瞥了那女生一眼,好像帶點什麼用意的感覺,不過我想應該是錯覺。

 

「倒是你,剛剛在想什麼?」學長將身體稍微往前傾,伸出手抓起我的頭髮把玩著。

 

「啊…沒有啦…」只是在為了運動會當天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憂慮而已。

 

學長從口袋掏出一張形式差不多不過顏色和內容都跟我們不太一樣的單子,慢條斯理的說道,「我跟你們的內容不太一樣,不過有兩人一組的團體賽,如果你覺得你們那邊的對你而言還太難的話,跟我搭檔也行。」

 

我啞口無言的看著學長,把臉轉到面朝桌子的方向,摀著臉發出無力的嗚咽聲。

學長你根本在耍我吧!連我們這邊的競賽都搞不定了學長那邊的怎麼可能啦───嗯、雖然跟學長搭檔這個提議還是讓我有點小心動,至少聽起來存活率就高很多。

 

勾起嘴角,一點帶著小惡意的言語就能換來對方這麼可愛的反應。「那不然你就自己看著辦了?」趁對方摀著臉,湊到對方的耳朵邊說話,滿意的看到漸漸通紅的耳根。

 

學長說話不要靠這麼近很癢很癢啦!還有你根本超故意的還叫我自己看著辦勒我很認真的在煩惱欸!

 

「抬起頭來,不要捂住鼻子,你想窒息嗎?」好笑地伸出手想抬起對方的臉,他倒是死命地按著臉不肯抬頭。

 

用盡力氣捂住臉,抬你妹啊誰敢抬頭啦我現在臉一定超紅的啊混脹!

 

***

 

大家夜安,

重新貼文什麼的真的好麻煩啊!(太懶#

所以ㄐㄐ忍不住把兩篇併在一篇了XDDD

有沒有覺得這篇特別長XD

總之當初想這兩篇時總覺得手感不太好,

角色個性可能有點跑掉還請見諒QQ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