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學校到處都很熱鬧,連課程也一口氣放了十天假,放假的天數多到讓我以為他們放假是放不用錢的。

 

總之學校會有這麼驚人的舉動我想應該都是因為年度學院運動會即將到來的原因。

 

在之前的大競技賽之後又過了幾個月,學校裡開始掛起了一些運動會必備的裝飾品,比如說每年都一定會掉下來砸到我的燙金字體以及通常會排排倒好死不死壓在我身上的祝賀花圈。

老實說他們用這麼普通正常的裝飾我真是訝異到說不出話來,我還以為這學校應該最少會搞個有嘴巴會咬人的彩帶這類的東西。

 

「不趕快幫忙在吵什麼吵!」

 

啪的一聲我的後腦杓被重擊,手上一整箱的裝飾品跟著我往前倒,就在我以為我會華華麗麗的跌進彩帶中的時候我的後領猛地又被人抬起,那一瞬間我真是完全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窒息的快感。

 

站穩之後我看到惡鬼般的學長只用單手抬著看起來至少好幾十公斤重的會場用木板鋼條那些,他居然還能面不改色的空出一隻手攻擊我,好吧我該高興他沒拿鋼條揍我,不然我大概會當場直接爆腦。

 

「快去幫忙!」看到我還不打算動作的學長抬起腳又是往我後面一踹,顯然他老大正在因為一大早被手機吵起來收到的任務居然是幫忙佈置會場而正感到極度的暴躁。

 

而他老大被吵醒之後居然就順便把睡在旁邊的我也叫起床,然後就在我剛睡醒腦袋還不清楚的時候就被拖來這邊幫忙。

學長,你這根本是遷怒!

 

「對,我遷怒,怎樣?」紅紅的眼睛朝我一瞪,學長很大方的承認,「是叫你來幫忙的不是叫你來站著發呆的!」學長的雙手都拿了新的木板往搭建舞台的地方走去,「礙事!」還順便把我踹去旁邊。

 

我再次體會到學長的起床氣很重這點。

 

抱起箱子,我摸摸鼻子認命的乖乖溜到喵喵旁邊幫忙佈置會場,免得等一下又擋道別人的路,我承認我很沒種不敢去招惹一個剛睡醒有起床氣的惡鬼尤其是他手上還拿著鋼條。

 

我接過喵喵手上的彩色旗子,踩上梯子幫她掛上比較高的地方,「漾漾,謝謝你和學長過來幫忙。」遞給我東西的同時喵喵開口和我搭起話題,「多虧有你們過來工程才能夠進行的這麼順利。」

 

廢話,看學長一個人就可以抵掉十個、不對,大概是百個的低年級學生,整個佈置作業當然會進行的很快。

不過我倒是覺得我沒幫上什麼忙其實。

 

「不會,反正學長要來我就順便了。」雖然說是被強迫順便的。

 

轉頭正要接過彩帶,剛好對上學長紅紅的眼睛惡狠狠的瞪著我。

老大你手上拿著一堆鋼筋鐵條欸拜託不要分心瞪我你不怕打到別人我都怕了。

 

「聽說今年的運動會跟往年的不一樣。」喵喵彎身從小小的箱子裡拉出超長的彩球,我已經不想去深究那個箱子裡面的空間是不是連接到異次元空間這個問題了,因為我發現自己居然已經看的有點麻木了還可以自然而然的接過東西掛在牆壁上。

 

「欸、為什麼?」一搭一搭的和喵喵隨便聊著,因為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所以其實我也不知道跟往年有什麼不同。

 

「比如說像今年的佈置都是學生動手做的,往年通常都是學校會請專人佈置好。」我拿著梯子跟喵喵移動到另外一邊,固定好梯架後喵喵從箱子裡抽出跟剛剛一樣的彩球遞給我。「這次學校有劃分範圍,每個班級佈置的範圍都不一樣,這個也會列入總成績的評比之中。」

 

一邊在箱子翻找著什麼似的,喵喵一邊幫我解說,「像學長他們就是負責會場的舞台佈置這些最顯眼的重點項目,雖然容易被加分不過因為太顯眼了所以只要有差錯的話也會很容易被扣分。學長他們真的好厲害呢!」我第N次看見喵喵眼冒愛心對著學長。

 

然後我發現一直到剛剛還覺得他們的很裝飾很正常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因為我一轉頭就看到有學生不小心被綁著彩帶的細繩子給絆倒,結果反而是那條細繩像是發飆一樣整個突然暴增成原本的十倍粗,還在瘋狂的亂扭就是直直的往那個走路不看路的學生撲去,那個學生整個人被繩子給環環纏住,不到十秒鐘就宣告陣亡,整個人是躺著被抬出去的。

 

………這是什麼!誰來告訴我這是什麼!!

會耍脾氣的裝飾嗎!最好是裝飾品還可以這麼大牌!

 

看到我有點愣著,喵喵也順著我的視線看過去,見怪不怪的轉回來聳聳肩,「運動會期間常發生這種事情,漾漾也要小心一點喔,你手上的那個如果掉下去的話整顆會變成火球直到摔破他的人被燃燒成殆盡為止才會熄掉哦。上面每個分岔的地方就代表被吞噬掉的一個靈魂,吞越多彩球就會越大,因為是純人靈填充的所以顏色每個都不一樣、很漂亮吧。」然後喵喵對著我露出青春可愛的笑容,指了指我手上的啦啦隊彩球善意的提醒我,還順便幫我解釋這顆晶瑩剃透的彩球的製作過程。

 

聽他說完我差點沒把手上的東西嚇掉。「………我會注意,謝謝。」抖著手左右翻弄著彩球,說真的我怎麼樣都看不出來這傢伙會吞人。

 

翻到底部一看,喵喵沒來得及阻止我。

 

「漾漾不可以翻下面!」

 

彩球整個暴走就跟喵喵說的一樣整個開始秉持著燃燒自我照亮世界的偉大情操開始燃起熊熊大火,還一邊發出詭異扭曲的悽厲尖叫聲,爆火的一瞬間我嚇的把彩球……不是、是火球往外扔,站在梯子上的我也跟著重心不穩的往後摔。

 

老實說對這個突發狀況一點都不意外的我只希望等一下掉下去的時候拜託不要是頭著地我僅剩的智商已經禁不起摔了啊!

 

緊閉著眼睛,我原本以為會這樣直接被爆腦不然最少也會腦震盪的疼痛沒有傳來,反而是被一種強而有力的力道給穩穩接住的感覺,隨後是一股熟悉的清香竄入鼻尖。

 

什麼東西?居然還有香味欸、我該不會被用草做成的彈簧墊接住了吧?

這是什麼微妙的東西……

 

「你說誰是彈簧墊!」更熟悉的凶惡口氣從上頭傳來,抬起頭一看原來不是彈簧墊是偉大的黑袍學長衝過來從後面分毫不差的接住我。

 

真不愧是學長啊好強!連我從上面摔下來這種瞬間的事情都救的到!

 

學長的手環在我的腰上扣的緊緊的,似乎沒有放手的打算。

 

………那個,學長,我站穩了。」還有這裡是公共場合啊老大!我甚至看到校刊社的開始準備拿相機了啊學長!

 

看了我一眼,學長低下頭在我耳邊用只有我們聽的到的音量說了些什麼,而後便勾起嘴角滿意的鬆開手,自然而然地改成握住我的手。

 

「走吧,先去吃午餐。」

 

………啊喔、好。」

 

 

 

 

 

 

 

 

 

 

 

 「笨手笨腳的,回黑館記得報答我。」

 

 

 ***

 

 

不管是初次見面或是老朋友都夜安,這裡是阿甲(・∀・)

最近魚羊搬家因此都會在這邊更新,

魚羊搬家完這邊應該也會持續同步更新這樣,

不過魚羊那邊的本家收錄的作品就比這邊多很多了呢,

這邊就直接丟最近期的作品上來囉www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你也會喜歡我的下一篇文章!

留言/搭訕/支持都大感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甲 的頭像
阿甲

凡夫俗子

阿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